村里的山大王原来是美人在线阅读

村里的山大王原来是美人

千年老树精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53.8万字

7.1分 10人评分

【新文《蛮荒求生:反派大佬被迫种田》已发布,蛮荒求生+团宠+种田+基建+系统!】
老树村有女李怜儿,脸上长有胎记,奇丑无比。十里八乡都没人敢提亲,爹爹不疼奶奶不爱婶婶奚落。突然有一天住着大宅子的杨家公子来下聘了!
可听说杨家公子身染重疾,是个药罐子,根本活不久!
怕吗?她李怜儿才不怕,病秧子死了,她正好继承他的大宅子!
殊不知,病秧子竟是丞相家的小儿子,家财万贯还俊美异常。
李怜儿顿时心花怒放,这人,她得救!
手握空间,背靠病秧子,她买完山又买地,种完果园又开铺子,一跃成为了山中的大王村中一霸!
有好事者曰:再有本事还是丑,巨丑!真是可惜了杨家小公子。
李怜儿闻言,怒气上头!
面纱一揭,丑怜儿原来并不丑,人家也是一个大美人!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李怜儿

今天是杨家公子来李家下聘的日子。

屋外烈阳高照,李怜儿坐在一面破旧的铜镜前,望着镜中那张带有一大块黑色胎记的脸,有些恍惚。

她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

前世,她和父母一起经营着自家的果园,结果父母在给超市送水果的途中出了车祸,双双丧命,她刚把父母的丧事料理好,自己又失足跌落进果园后面的枯井里。待再次睁开双眼,她就莫名奇妙的来到了这个老树村,成为了李怜儿。

一个又黑又瘦,左脸颊上还带有一大块胎记的大龄剩女。

其实她满打满算不过才十六而已,奈何这个村子里,男男女女十四五都成了亲。她这个到了十六岁,还没有媒婆上门说亲的人,就成了村民眼中嫁不出去的丑姑娘。

连李怜儿的爹爹和婶子,都嫌弃她嫁不出去,在家吃闲饭。整日里对她各种奚落,家里的脏活累活全是她的。李怜儿性子又柔弱,逆来顺受,直到三天前,十里八乡最有名的黄媒婆敲响了李家的院门,说是来给李怜儿说亲了。说亲对象还是连县令都要给三分薄面的杨家公子。

说起这个杨家,整个株洲县怕没有人不知道。在好几十年前,杨家就整家迁去了皇城。据说杨家老爷现在都是朝廷的丞相了。杨家老宅也空了几十年,不过每年过年的时候,杨家都会派家奴回来清理老宅。

大约在八九年前吧,杨家从皇城送回来了一个小公子,据说他身体不好,疾病缠身,杨家老爷特意送他回镇上的老宅养身体。这一养就是这么多年,期间从未见过杨家人回来探望过。时间一久,就有传言说这个杨公子其实是杨家老爷的私生子,因不受杨家老夫人的待见,就被扔回了老宅自生自灭。

而这个杨公子从未出过门,也没有外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只知道他身体羸弱。还有去杨家老宅送过米面的人说,杨家公子之所以从不出门,是因为得了传染病,活不了多久了。

村子里的妇道人家,闲来无事最喜欢嚼舌根,久而久之,传言愈演愈烈,这个杨家公子也就成为了大家眼中的不祥之人。

即便如此,当杨家一传出要为这个杨公子说亲时,还是有不少人争着抢着赶去黄媒婆家,想要将自个闺女嫁给杨公子。

不管这个杨公子情况如何,毕竟大家都知道杨家富裕。在这个饥荒的时代,能填饱肚子比啥都强。李怜儿的爹爹知道自家闺女长得丑,压根都没想过攀亲,结果黄媒婆却主动找上门了,说是杨家公子看上了李怜儿,想要迎娶她过门。

这对李家来说简直天大的喜事,连问都没问过李怜儿的意见,也没见过杨家公子的面,直接就应了下来,甚至连下聘的日子都敲定在了三日后。

李怜儿虽然长得丑,但心思很细腻,她不愿意嫁给一个连面都见过的病秧子。她爹爹因着高兴,喝多了酒,见李怜儿脸色不好,就抽出皮鞭将她狠狠地打了一顿,大半夜里连骂带踢的,将她赶出了房间。

李怜儿本就瘦弱,又被打的半死,窝蜷在屋檐下,奄奄一息。偏偏夜里又下起了雨,饥寒交迫的怜儿,当天夜里就一命呜呼了。

现如今活着的李怜儿,是李怜儿,也不是李怜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既然穿到了李怜儿的身上,那她就只能代替李怜儿好好活下去。

反正前世的她,父母双亡,无牵也无挂。她掉入枯井莫名失踪,说不定都不会有人知道。唯一可惜的就是那一大片果园,她不在了,不知道会被谁接手。

李怜儿摸着脸上的那一大块胎记,重重地叹了声气。仔细看这张脸的五官,其实挺精致的,只可惜多了块胎记,让她整张脸看起来都变得狰狞了。

真不知道那个杨家公子怎么会看上她了?李怜儿正对着破铜镜感慨自己的容貌时,半掩着的房门被踢开了。一个身材臃肿,头发油腻的中年妇女踏进了屋里。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窝在屋内照镜子呐。那么一张丑脸,有什么可看的,也不嫌臊。难不成你真以为攀上杨公子,就变成少奶奶不用干活啦?赶紧洗猪圈喂猪去!”

来这里三天,李怜儿早就将情况摸透了,看着古招娣那一张一阖的厚嘴唇子,她心下翻了个白眼,这些活计分明都是老王氏安排给古氏的。古氏却回回推给她,有时甚至连她那个大肚子的娘都不放过,想到此她就有些生气,“三婶说的是,我这就干活去。”

走到古氏身边时,李怜儿忽的抬手,对着她的脑袋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呀,三婶你头上有好大一只虱子。”

不等古氏反应过来,李怜儿就掩唇溜走了。再活一世,她可不会再受人欺负。

古招娣头懵了懵,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最主要的是,她没想到李怜儿竟然敢打她?!

想她称霸李家十来年,有谁敢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缓过劲来的古氏,一口气憋在胸口,大步向外迈去,“李怜儿,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老远看着正在拌猪食的李怜儿,她跑过去就要去薅李怜儿的头发。

听闻动静的李怜儿,心下叹息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猪食,舀起猪粪泼向了古氏。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院子都寂静了。紧接着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李怜儿!你,你……”

古氏一开口,一坨猪粪从她的头上滑落到了脸上。

“噗,”李怜儿见状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院子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其他人。

正在后院劈柴的老三李三柱,听到自家婆娘的叫喊声,飞一般的跑到了跟前,“怎么了怎么了?”

“一个两个的,都狼吼什么呢?”正在屋里纳鞋底的老太太老王氏,一脸不耐烦的掀开屋帘子走了出来。看到一身猪屎尿的古氏,嫌恶的瘪了瘪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