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宋在线阅读

玩宋

琉璃珍珠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104万字

北宋徽宗之子赵云桦与辽国天祚帝的养女李紫瑕在杭州相遇,两人以玉鲛鸳鸯帕定情,喜得徽宗赐婚。李紫瑕天生丽质,钦宗为之心动,多次对她威逼利诱,却难逐心愿。金国梁王兀术也垂青于她,为了得到她,不惜灭辽侵宋,攻陷东京。倾国倾城不外如是。

品牌:广东畅读

本书数字版权由广东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火海脱险

峰岭上暮云纷飞,江边处烟波浩渺,夕阳在远方渐渐沉落。旷野外树苗苍翠欲滴,绿萼纤细,香花清幽,春风和煦,杨柳摇曳,蝴蝶翩翩,黄莺引吭,白鹭飞舞,鸿雁掠影。江南的春天,格外妖娆。

宋元祐四年,年仅十四岁的哲宗赵煦借为妹妹徐国公主寻找乳母为名,暗中私访民间美女,闻知江南多佳丽,乘机下诏选秀。

温州山青水秀,孕育姝丽,村民们世代都靠种植柑桔为生,村上漫山遍野都是绿油油的柑桔树,轻风徐来,沙沙作响,犹如层层碧波翻腾,故而起名为“碧柑村”。

碧柑村由两个大家族组成,东村姓乐,西村姓盖,两大姓的村民由于土地和园林的问题,多次起了争执,两村的村民常常打群架,还死伤了不少人命,因此,两村的村民严禁通婚,若有人触犯了族规,不论身世背景,全部都要被大火活活烧死。

残酷的族规阻止了两村村民的恋爱婚姻,曾经有几对私奔的情侣,被抓回来后在村头的空地上被烈火焚烧至死,就连刚刚出生的婴儿也不例外。如此苛刻的族规,确令人发指。从此之后,很少有人再敢私奔了。

西村有个孤儿,名叫盖鸣渊,他刚出世时,母亲就撒手人寰,父亲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到十岁后,也身患重病不治而亡了。

东村有个八岁的女孩,名叫乐萍,父母双亡,与年过七十的老奶奶相依为命。盖乐两人自幼青梅竹马,同病相怜,虽未到婚嫁的年龄,但盖鸣渊便以祖传下来的银镯,与乐萍私订了终身。岂料天不从人愿,还未到他们长大成人,却传来了宫廷选美的消息。

宋哲宗赵煦征选江南美女,充实后宫,乐萍尚在稚龄,并未入秀女之列。谁知乐萍的奶奶贪财,收下了乐姓族长的十两白银,要乐萍顶替族长女儿入宫。

时值阳春三月,碧柑村柑桔花开,白茫茫的一片,远观如青山托云,近看分明碧玉映雪。在朦胧的清晨,乐萍身穿粗布黃衣,对挽着双髻,系着嫩黄的丝带,瘦瘦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那双灵活的秋波,充满着稚气。但此刻的她却玉惨花愁,魂不守舍,正在柑桔林中东张西望,寻找盖鸣渊。当她走到东边之时,身畔的树枝动了一动,花枝轻颤,簌簌落下了几朵洁白的花瓣。

柑桔林中走出了一位蓝衣男童,比别的男童长得高大,骨格奇特,神釆飞扬,目光如炬,炯炯有神,正是盖鸣渊。

乐萍满脸焦急地看着他,说道:“鸣渊,大事不好了,宫廷选美,过两天就要上京,如何是好?”

盖鸣渊机警地向四周一看,远处隐约传来了人声,他连忙向她暗示了一下,说道:“族规森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咱们晚上在后山见面。”

乐萍也知人多口杂,恐防给别人撞破,闯下弥天大祸,惊惶失措地离开了这儿。乐萍刚刚离开,乐奶奶闪了出来,她用冷漠的目光,斜扫了一下盖鸣渊。盖鸣渊十分精明,装作正为果树除草,并不理睬。乐奶奶自讨没趣,只得悻悻而去。

一轮圆月明媚新秀,斜照在柑桔林中。

乐萍依约来到了后山商量对策,盖鸣渊也只是个十岁的孩童,一时片刻也没有什么主张,他见乐萍哭得像个泪人,便决定明晚二更时分在村头的老柑桔树下碰头,然后私奔,岂料他们的说话,却被躲在了大石背后的乐奶奶听到了。

还未到二更,盖鸣渊就背着个蓝色的包袱,早早在柑桔树下等侯。不久,乐萍也携着红布包袱,借着月光,也来到了这儿。两人相遇后,来不及细说,慌慌张张地逃出了碧柑村。赶了一段路之后,两人又累又困,走入了山脚下的一个土地庙里歇息。

岂料他们刚刚走入了土地庙里,四周忽然亮起了无数火把,将两人团团围在了中央。两个家族的族长都在这儿,他们铁青着面,怒目喷火。原来,是乐奶奶通风报信,他们才设计在此地将两人擒住。

盖乐两人被带回了村头,两村的村民全然出动,男女老幼都集中在空地上,明晃晃的火把,亮如白昼。

盖乐两人被反绑在木桩之上,四周堆满了柴火,只要两位族长一声令下,村民们便会将他们活活烧死。乐萍的奶奶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在乐姓族长的面前又拜又跪,苦苦哀求。由于乐萍即将应选,两族长老商量一下后,决定放乐萍一条生路,让她入宫应选,以免秧及池鱼,连累整条碧柑村。

乐萍当场释放,被两名健壮的村民架开,她回头向盖鸣渊叫道:“鸣渊……鸣渊……”

盖鸣渊道:“不必管我,勇敢地活下去。”

乐萍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盖鸣渊道:“乐萍,只要你能活命,我万死不辞。”

两位族长亳无恻隐之心,下令点燃了柴火。熊熊烈火迅速燃烧了起来,将盖鸣渊困在了火海之中。

乐萍惨叫道:“放了他,都是我的错,要烧就烧我一人。”

乐奶奶冷冷地道:“住口,不知死活的丫头。”

乐萍叫道:“鸣渊,你若是被大火烧死,我绝不独活。”

盖鸣渊道:“不,你一定要独自活下去,清明时节,别忘了给我上炷香。”

乐萍哭叫道:“不,既然生不许相爱,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人影从天而降,纵身跳入了火海,用长剑割断了绳索,将盖鸣渊从大火中救了出来。来者道士般打扮,武功很高,他不待村民们有何反应,踏着村民的人头,挟持着盖鸣渊绝尘而去。

乐萍见有人出手相救,才止住了哭声,由于又累又困,她双眼一黑,昏迷了过去。乐奶奶大惊,忙叫村民将她抬回了家中。

救走盖鸣渊的那个道人,正是峨眉山中的冷月道人,由于他迟来了一步,盖鸣渊身上多次被火焰灼伤,仍然昏迷不醒,只得躲在一个山洞中,为他疗伤,幸而并未伤到脸部,半个月过去了,他才渐渐清醒过来。

冷月道人道:“娃儿,你终于醒了。”

盖鸣渊刚刚清醒,便叫道:“乐萍……乐萍……”

冷月道人道:“乐萍是谁?”

盖鸣渊道:“求道长救救乐萍,她……她不想入宫。”

冷月道人道:“太迟了,秀女们都己经入了宫,想必乐萍也在其中。”

盖鸣渊道:“我要到皇宫救她。”

冷月道人道:“皇宫守卫森严,你毫无武功,怎能入宫?怎能保护乐萍?”

盖鸣渊道:“道长武功盖世,求道长收我为徒,我一定要救乐萍逃离禁宫。”

冷月道人起初并不答应,但见他言词诚恳,人又机灵,经不起他的苦苦哀求,不久便改变了主意,收他为入室弟子,传授了刀法。

且说乐萍,在上京的途中,与另一位苏州秀女刘清菁同住在一间驿馆,两人风雨同舟,感情曰益而增,渐渐无话不谈。

刘清菁约摸十一二岁,比乐萍大上几年,个子也很高,婷婷玉立,婀娜多姿,艳如桃李,丽似杏梨,不啻为美人胚子。

乐萍道:“清菁,你为何会选为秀女?”

刘清菁道:“我是刘府的婢女,宫廷选美,小姐刘仙芝不肯入宫,故而让我来顶替。”

乐萍道:“原来如此。”

刘清菁道:“即将入宫,你可有心里准备?”

乐萍道:“我心里非常害怕。”

刘清菁道:“别怕,倘若我能出人头地,一定会提携你的。”

由于刘清菁貌美如花,果如她所言,很快就被赵煦看中,飞上了枝头,住进了徐国公主的宫中,她名义上是公主的乳母,实际上是小皇帝的侍妾。

原来,赵煦并不满意两宫太后给他安排的二十多个老态龙钟的白头宫女,常常偷偷来到徐国公主的宫中,瞒天过海,掩人耳目,与刘清菁卿卿我我,如胶如漆。群臣与两宫太后得知,多番阻止,但赵煦却仍然沉迷于女色,在刘清菁的循循善诱之下,尚未成年的赵煦与她云雨情浓。

乐萍入宫后就与刘清菁天隔一方,她被调拔到了隆裕宫,成为向太后的宫女,与她一起侍奉向太后的,还有一个叫郑儿的宫女。

郑儿与乐萍年龄相仿,却相貌出众,擅长诗词歌赋。小小年纪便懂得观颜看色,投其所好,由于她冰雪聪明,善解人意,很为就得到了向太后的欢心,成为她身边的宫女。她虽得到向太后的赏识,但在这森严的深宫却举目无亲,好在有乐萍相互照应,姐妹相称。闲来之时,她教乐萍读书写字,度过漫长的岁月。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