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态万千在线阅读
免费

仪态万千

秋之涩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43.9万字

职场白领袁仪,赴闺蜜美食之约的路上意外穿越到历史上不存在的燕朝,成了京都袁府十一岁的三姑娘袁仪。
原主小姑娘三岁母亡,父亲外任多年,府里亲人众多还有一个亲弟,偏小姑娘身边只跟着几个忠仆独居三房。
昭德十三年冬天,她意外落水,恰袁仪魂穿而来。
好吧,这辈子总算有亲人,便宜爹爹靠不住?幸好亲弟是个贴心小棉袄。姐弟同心,什么妖魔鬼怪统统靠边去!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被洗牌的迷茫

昭德十三年冬,袁府。

京都的冬天干冷干冷的,袁仪不习惯,懒懒的不想起来。门外传来阿梅轻缓的脚步声,她似是没有知觉般。她知道不能这么颓废下去,可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刚到这里的时候,她整天的想回去,撕心裂肺的想!最好是睡一觉醒来就又回去了!

直到现在,她还是闹不明白怎么一觉醒来身体就缩小了,成了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勤勤恳恳几年,好不容易有望升职,这下什么都没了!

这个身体的原主亲娘早逝,亲爹在外做官,一个亲弟弟还不亲近。一个小姑娘在这么个大府邸生存,难怪孤僻。大冬天的,一个人跑到池子边还落水把命给丢了,比她还悲!

“姐儿醒了?昨儿下雪了,可要起来看看?”阿梅说着挂起了藕荷色的软绸床幔。前儿仪姐儿突然说要换这软绸的床幔,说是原先的厚了,喘不过来气儿。

“身子才见好,这样冷的天,就怕夜里着了风,又病着了!”阿梅暗自担忧!阿梅今年二十八岁,长相清秀,是原主生母三奶奶身边的大丫头,从小一起长大,定过亲,还没过门未婚夫就没了,就不愿再配人,三奶奶过世后就留在小主子身边侍候。

原主留给她的记忆不多,生母还有个叫阿菊的陪嫁大丫头,配了府上的管事,她病的这些日子来探过几回。倒是亲弟弟只见过一回!

“姐儿?”阿梅见袁仪呆愣的看着自己,不禁担忧的唤了一声。仪姐儿从二十多天前落水后整整烧迷糊了五六天,醒来后总时不时的出神呆愣,她总担心是不是落了病根子。

阿梅的声音拉回袁仪游走的神思,就着阿梅的手起了身。

袁仪慢吞吞的用着早膳,画儿走了进来“姑娘,四少爷来看您了”

她在府里排行三姑娘、亲弟弟袁立排行四少爷。这是她第二次见到原主的弟弟,八岁的男孩儿,一身粉蓝色的暖袍子,小小的身子笔挺着,鼻头都冻红了,进门来就只看一眼亲姐姐,便就安静的待在,也没喊人。

袁仪不自觉皱了下眉,这样冷的雪天,也没多加件袄子。

“哥儿可用过早膳了?”阿梅张罗着让人端来热水给小哥儿暖着手。

“用过了。”立哥儿轻声的应着。

“到哥儿院子取件袄子过来,再拿上暖帽。”袁仪吩咐着小丫头棋儿。立哥儿正泡着手,听到袁仪的吩咐,不禁微微扭过头看她一眼,见袁仪也在看着他,忙扭回头继续泡着手。

他俩并不住一个院子,袁仪还住着原先三房的院子,阿梅领着小丫头画儿棋儿侍候着。立哥儿由奶娘周阿嬷领着夏至与仲秋两个丫头侍候着,住在老祖宗的院子。

第一次见立哥儿是大奶奶带着大夫来时跟着过来见过一次,那次袁仪还起不了身。原主落水至今近一个月,这是头一回见他独自寻过来。小小的男孩面无表情着,袁仪差点没控制住手去揉他的脸。

立哥儿擦干手,捧着阿梅递过来的热汤,安静的低头喝,偶尔抬头看一眼姐姐,袁仪没话找话问他道“今儿没去学里?”

。“今儿是旬休。”府里请了先生办学,教导各房的少爷姑娘,往常这时原主和弟弟都在学里立哥儿认真的回答。

“这屁孩子!”袁仪暗自的腹诽,却没想她自己现在的身份也就是个十一岁大的丫头。

一会儿画儿就取来了袄子和暖帽子,还跟进来立哥儿身边的夏至丫头“三姑娘安,今早阿嬷去了小厨房,奴婢一转身就找不着少爷,见了画儿才知是来了三姑娘这。”

“阿嬷去了小厨房,你和仲秋谁留在屋子里当值?”袁仪双眼直直地看着夏至问到。

夏至楞了下忙低头回到“是奴婢当值,阿嬷和仲秋正各处找着。”

“你先回屋里等着阿嬷和仲秋。”

“...是,奴婢这便回去。”

看着夏至应声出来门,她转头看着阿梅说道“你与画儿帮着找找阿嬷和仲秋,我与立儿一会儿去给请老祖宗安!”

来到这里近一个月,看来是回不去了......!

“是,姑娘!”阿梅愣了愣,马上就又反应过来。

阿梅带着画儿出去,屋子里安静了下来,用完早膳,姐弟俩静默了一会儿“我身子养好了,明儿就该去学里,你明儿就在屋子里等着,我喊你一道儿?”

她也不知如何与一个小孩儿相处,便试探着问他,立哥儿却惊讶的看着袁仪,好半晌才木木的点点头!

袁仪明白他为何惊讶,以往这个姐姐总对他不理不踩的,更别说主动找他了。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一个姐姐......试试吧,有这么个小家伙喊自己‘姐姐’好像也挺不错。

姐弟俩等了小半个时辰,阿嬷和画儿才回。因是要见老祖宗,阿梅给袁仪的两个发髻上一边戴一窜小挂珠子,配着鹅黄衫裙,边打量着边夸道“我们姐儿长得真好!”

袁仪汗颜,她这是宝妈心态,自家的孩子怎样都是最好的。

不过,这个身子也确实长得好,虽然年纪还小,没大长开,肌肤却是白嫩嫩的。穿过来的这二十多天,一直在病中,尤其她还颓废的很,只白白浪费了好底子。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只是简单收拾打扮,却实实在在是一个清丽小佳人的模样。再看看立哥儿,把拉他到自己身前,给他戴上暖帽子,顺手还捏了捏他的脸颊,看立哥儿瞪大了眼,赶忙装着没事儿样,扭过头去不看他。阿梅丝毫没察觉俩姐弟的小动静,取来一件淡紫色的小斗篷给袁仪系上,左右打量俩姐弟见都妥当了,才满意的点点头。

等姐弟俩穿戴整齐走出院子,辰时都要过半了,老祖宗心疼小辈,府里的众哥儿姐儿只在旬休才晨起给老祖宗请安,平日里也就是两位奶奶会在辰时初去请安!

三房的院子在西边上,老祖宗的益寿堂在府里东边儿靠后方向,走过曲折的游廊,要穿过大半个园子。这是她头一次游览袁府,这还要感谢身边这小团子,要不是他,她还颓废着!也或许是自己颓废够了,他正好就是那个让自己振作的理由。不论如何,总归是有他的功劳!

走着走着,袁仪牵起了身边小团子的手,立哥儿顿了顿脚步,就又安静的跟着。昨儿下了雪,走在园子里,风吹的人脸都木了。

益寿堂的守门婆子给两人行了礼,便转身进去禀告,主仆三个来到院子中间,老祖宗身边的大丫头冬雪就迎了出来“三姑娘安、四少爷安!”

冬雪扫一眼姐弟俩牵在一起的手,眼里闪过讶异。袁仪朝她浅浅笑着,在进门前一刻才放开立哥儿的手。

门外边就隐约听到有小姑娘欢快的说着什么,进了益寿堂,可见或坐或站着一屋子的人。姐弟俩先低头规矩的见过老祖宗“仪儿(立儿)请老祖宗安!”

“来,来老祖宗身边,老祖宗好好看看!”老祖宗的声音听着就是慈和的。袁仪松口气,抬头看了过去,面前的老夫人年约六七十岁,戴着黛蓝色缠枝花抹额,侧靠在榻上,依稀看得出年轻时的明艳;面上有些憔悴,眼神却是柔和的看着自己姐弟。

一个穿芙蓉色衫裙五官明媚的小姑娘轻依着老祖宗,凭着原主小姑娘的记忆,袁仪知道这是大爷房里的嫡女,排行二姑娘。

“仪儿身子好了,明儿就去学里,老祖宗您莫挂心!”袁仪声音低柔乖巧的回应着,全不同以往的木讷,众人皆是诧异!

老祖宗欣慰的一手拉着一个,“好,这一茬过去,往后我们三丫头福气着呢!”

“三姑娘真是长大了,懂得带着弟弟了!”边上坐着的小妇人浅笑着应合。这是二奶奶李氏,工部侍郎李大人家的庶出次女;身边站着的是她的一子一女,二少爷与大姑娘;二爷是庶出,在鸿胪寺领了差事,俩夫妻一向和睦。

“明儿去学里......先生近日教的可有习过?不然怕是跟不上呢!”二姑娘扬着眉问道。

“你这丫头,你三妹妹病了这些日子,你可要将先生近日教的都说给她!”老祖宗说着还宽慰袁仪“三丫头不怕,明儿问过了先生,咱们回头再慢慢补上!”

“三妹妹的字好,冯先生甚是喜爱。”二少爷袁清说着,大姑娘袁秀也赞同的点头。

袁仪暗自庆幸,好在从前自己也是喜好书法的。

老祖宗左手边立着的是一个十四五岁,身着碧青色锦袍的少爷,是袁家的长房长孙袁大少爷,他见立哥儿频频向自己的方向看来,便有些好笑的问他道:“小四今日可是有课业要问的?”

“晚些找大哥哥,可得空?”

“我今儿不出门。”

今日旬休,各房的姑娘少爷齐聚了益寿堂,满堂子孙,足见袁家子孙兴旺。

待到众人都散去,老祖宗单留下姐弟俩,“立儿,今早可是找你三姐姐去了?”

立哥儿老实着点头,却没半句解释,只是安静的立在老祖宗身前,袁仪忽然就有些心疼他。

“三丫头,今儿老祖宗让小厨房与你们做松子鱼可好?”老祖宗慈和的问道。

“是,多谢老祖宗。”袁仪规矩的行礼便与立哥儿一起也退了出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