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长相见在线阅读

岁岁长相见

乐以柠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67.2万字

浴火重生长公主×手无实权国公爷多年相伴,倾尽谋略,助他为王,怎知毒酒一杯,断去了前尘断去了情爱,一朝重生竟成了同朝长公主,成了他的皇妹奢靡如何,嚣张狂妄如何,人人笑之又如何,既然她能重活一回,定要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还有前世所负她之人,这仇她定会一个个讨回本以为自己会孤独地在复仇的路上前行,可却有一人在旁“递刀子”她以为他助自己不过是想要那王朝罢了,却从未想到有一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化了她心尖上的雪,让她原本死去的心复燃“记住,有一天你累了,别怕,我在你背后。”“不过是王朝罢了,你若喜欢都归你。”“功成名就不过浮云,我此生之愿不过是想与你余生共度,岁岁相见。”【本文时代架空,文笔偏半古半现风】【冰心征文一等奖】本书于2020.03.10始?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已是凛冬之际,地上铺满皑皑白雪,枯萎的树枝上挂满了雪霜,路上均无行人,原本热闹非凡的城乡如今像一座死城一般。这是近三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风雪,风雪肆意地吹刮着这座白城,呼呼的风声像极了脱缰的野马,肆意地搜刮着这座城最后的温暖。

城中某处的房里,红色的床幔深处隐隐约约透着一倩影。虽是寒冬,可她身上盖的却是一薄薄的棉被,冷冽的空气在屋中蔓延,床上的人儿蜷缩着身体。她闭着眼,嘴里却阵阵地呓语,而后有汗珠于她额间滑落,似被梦魇所囚。忽然,她猛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似乎刚刚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所逐。十几年了,她一直做着这个令她心生恐惧的梦。

就在她惊醒时,原本紧闭着的门却陡然被推开,一丝寒气夹杂着飞雪往屋子里刮来,冷得床上的人儿颦眉。她长得一副极好的皮囊,像极了池中盛开的青莲,细眉红唇,肤若凝脂,乃是美人矣。可惜她那双姣好的眼睛却十分空洞,她凝视着屋中某处,嘴角勾起了嘲讽的冷笑,不知是在笑来者还是在笑话自己。

“妹妹,多日未来,身体可还安恙。”屋外,一青衣女子纤纤作细步而来,她言语虽有关怀之意,眼底却如利剑般,只见她看着床上的人,笑意愈发地深。

床上之人久久未发话,来者便也不多言,刹那间本就清冷的房间蔓延着一股无声的气息,如同剑刃出鞘,箭在弦上。

“说吧,你来做什么。”最后还是床上的人先发话。想必她早知道来者何人,也知道为何而来,可她还是装作无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留一个台阶,留一个妄想。

来者竟也不急,只见她轻步向前,头上的金钗随着步伐前后摇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在空荡的房间里像极了催命的符咒,一声一声,愈发响亮。

床上的人冷笑一声,“看来他待你不薄,连这支他视为珍宝的发钗也愿意赠予你。”

那只金钗是他的母妃生前遗留下来的,是他最为珍贵的宝物,曾经她开玩笑地想要一睹该金钗,却被冷眼所待,此后她与他见面的机会愈发地少,起初她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是自己揭露了他的伤疤,后来才知道,不过是她从未走进他的心罢。

女子摸了摸头上的金钗,似乎颇为得意,再看面前的人,脸上也省得露出虚伪的容颜了,“可怜了妹妹,这么多年来皇上都未踏进过这冷宫,也没待见过你,若我是你呀,我就该一头磕死算了,省得每天都当个废人,还浪费这宫中的膳食。”

闻言,床上的人手紧捏着身上的被子,被子本就薄,被她蓄力一捏,倒是皱巴的厉害。这是苏汐被打入冷宫的第三个年头,三年了,他从未寻过自己,从未听过自己的一句解释,她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可却不知道破镜终究不能重圆,迎接自己苏汐的不是他,而是面前人。

“安故衿,你究竟想如何。”似乎是被掀开了身上的伤疤,又被撒了把盐,痛得她再也不想伪装。三年前她失去了眼睛,也失去了他,可这三年她一直适应着冷宫里的生活,适应着一个人,每天翘首盼望地认为他会来寻自己,可惜她什么都失去了,连自己也丢失了。

“你认为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安故衿冷笑,“你不会认为我能来这儿没有他的主意吧。”

一句话,她的心直落千丈,原来......原来如此,原来在他心里自己什么都不是,原来他一直恨不得除了自己,原来这些年来一直执着的只有自己。

“不过是毒酒,我喝。”似是想通了,她轻叹。其实她一直都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罢,却未曾想他竟如此急切地借他人之手除掉自己。从安故衿进来的那一刻她便闻到了她身上所携的毒酒味,当年为了让他坐稳皇位她帮了他许多,就连这毒酒还是她亲手研制的,此毒的其一引子还是她乡青池水,就是那一年,那一青池,她对他暗生情愫。

这毒是她自愿喝的,没有怨,没有恨,只剩下解脱。毒酒一杯,世上再无苏汐。

也罢了,这一世,她也因情而困,若有来世,她定当飞鸟,此生盘踞高空,不落世间红尘,此生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窗外飞雪依旧,屋外落满雪霜,似乎是悲悯着这个苦情女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