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在线阅读

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

剑梦千年

诸天无限 / 诸天 · 110万字

6.8分 11人评分

一段旅程,一个故事。《师父》中的耿良辰,《左耳》中的许弋,《北京爱情故事中》的石小猛,《隐形守护者》中的肖途、《雪豹》中的周卫国。
这是一个穿梭影视诸天完成任务的故事。
(前期无超凡体系,以体验人生为主。预计世界:师父、左耳、北京爱情故事、隐形守护者加伪装者、三十而已、港综世界……)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师父?

破旧的房屋,一名身穿白色粗布衣的青年正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气息奄奄,特别是那右手臂上还缠着带了红的绷带。

而床边还有一身着红衣黑裙的姑娘守着,只见那精致的小脸上此时却是一脸的焦急与担忧。

过了半响,那床上的青年便慢慢的有了动静,只见他的眼皮开始翻动,嘴里也开始有了嘟囔声。

却是不知是不是实在太过虚弱,这青年叫唤的声音却是有些微弱,让得那姑娘不得不贴耳过去听他所说的话。

待得姑娘靠近,那本来微弱的声音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只听得那青年在说着。

“水、水,好渴啊!”

听到这那,姑娘只得连忙去到外面,端出了一碗水来,先是将水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开始缓缓地试着扶正那青年的身子。

那青年此时似也是有了一点意识,便借着那姑娘的力慢慢地坐起了身子。

待得这青年的身子被扶正,那姑娘又赶忙将那水递到青年的嘴边。

本来那姑娘怕那青年被水呛到,所以当水递到那青年的嘴边后,她倾斜水碗的速度本来是有意放缓的。

可是谁知道那青年才刚喝到水,便用嘴咬住了水碗,使劲便将一碗的水给一饮而尽了。

喝完后,那青年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自顾自地抿了下嘴唇。

而一旁的姑娘看到青年如此,也就有了些许心安,可又不知道青年现在身体的具体情况,于是开口问道。

“耿良辰,怎么样了,可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可是这一句却让得那青年脸上有了一抹异色,自喝水时,青年的意识已是差不多苏醒了。

只是实在是太渴了,所以也就没来的急查看自己周围的情况,而现在喝完了水,耳边就有一个女生对着自己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青年属实是有些诧异了,只听得那青年带有疑问的说道。

“耿良辰?”

一边说着那青年也是看向了那声音的来源,顺着目光青年看到了一副极美的面容。

五官秀丽还带有那么一丝异域的色彩,配合着那一身红衣黑裙的异域打扮再加上腰间别着的一把匕首。

属实让人眼前一亮,不过即便眼前是这么一位漂亮的姑娘,但是宁远也能确定自己从来都不认识她,而且她口中所说的那个“耿良辰”的名字,他也同样闻所未闻。

可正当宁远想要问这位姑娘时,他的脑海却是突然炸出了一大堆信息。

伴随着这些信息充斥宁远大脑的同时,在宁远的耳边还响起一连串的提示音。

“叮,影视诸天系统启动完成。”

“检测到宿主已达到初始影视位面——《师父》”

“本次任务为心愿任务”

“目前宿主状态:魂穿”

“替换人物:耿良辰。”

“载入影视位面信息,并启动位面任务。”

“影视位面:《师父》”

“影视位面简介:民国年间南派咏春传人陈识来到天津传武,结识了天津武术泰斗郑山傲,为在武术界开馆立足,郑山傲建议陈识用教徒弟踢馆的传统方式达成目的。

几经周折,收下了本地青年耿良辰为徒代其踢馆。但随着第八家武馆邹馆长和军界人士林希文的介入。

天津武术界面临着一场巨变,原本只想扬名的耿良辰不知已是卷入一场巨大的纷争之中。”

“系列任务:耿良辰的心愿”

“任务简介:本是武术奇才的耿良辰,本只想着练武扬名,可后却因为奸人陷害,白白丢了性命。

这一结局引得某位存在的不满,故而宿主此次要更改耿良辰原来的命运,为耿良辰重写一个结局。”

“任务一:击败郑山傲”

“任务奖励:初级抽奖一次。”

“任务二:咏春北传”

“任务奖励:咏春真解一篇。”

“任务三:成为天津第一”

“任务奖励:耿良辰的武学天赋”

“任务时限:三年”

“所有任务完成即可选择离开本位面,并可得到本世界世界钥匙。”

“注:若宿主在本任务世界死亡或时限内未完成任务,宿主也将返回原世界,而后系统将抹除宿主记忆,解除绑定。”

“注:本次位面任务为心愿任务,请宿主尽可能达成耿良辰未了心愿,并尽可能给耿良辰一个完美地结局。”

“现提供耿良辰部分记忆。”

在这一连串的声音和信息的冲击下,已是成为耿良辰的宁远好久都未能缓过神来,而那一脸失神的样子,让得一旁的姑娘又慌张了起来。

只听得那姑娘不停地唤着。

“耿良辰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而听到耳边那姑娘的叫喊,宁远也是缓过神来了,不过口中还是喃喃地说道。

“耿良辰?师父?系统?”

那一连的疑问句,却是加重了旁边姑娘的担忧,只见那姑娘带有几分哭腔的说道。

“不会是伤到脑子了吧?为了这么个小车值当吗?还有你那脚行的兄弟,怎么下手这么重啊!”

听着那姑娘的哭泣,宁远却已然清楚了自己的情况了。

自己应该是穿越到前世那一部电影《师父》里了,成了里面的人物耿良辰了。

时间点应该是刚刚拜师陈识之后,原本是脚行苦力的耿良辰因为要习武,便选择脱离了脚行这一行当。

但在那个时代要退出脚行,是要交退会费的,所以在耿良辰向东家支付了高昂的退会费之后,那拉货的小车他便没舍得归还。

为此就在今日,前身耿良辰便被脚夫里的领头人带人找上了门,本来也只是一顿修理而已。

可是前身耿良辰却因为刚学了几天功夫,又正好学了那咏春的八斩刀,所以在那车子底下也将本应放棍子的地方放起了刀以便练习。

而在被脚行的几个人围着打了几下之后,耿良辰许是被打急了,一时间没忍住从小车底下拿出了八斩刀,一出手那刀口也是直接到了领头人的脖颈。

而这一手却算是犯了忌讳了,本来这些脚行的人儿和前身耿良辰一同拉车运货,关系应该是不错的。

称一句兄弟也不为过的,所以这一群人一开始也只是想意思一下,应付一下后面的东家就算了。

可是这耿良辰却掏出来刀子,天津街面百年来便有着规矩,街面打架不见铁器。

而这耿良辰不仅亮了兵器,还是对着自己以前的兄弟,这一亮刀不仅犯了规矩,还将这么些年的情分给败了个干净。

那一时间耿良辰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失手了,也是失了神,而另一边的领头人却是挣开来就对耿良辰一顿猛攻。

失神的耿良辰哪能防备的住,竟是被那领头人给直接夺去了刀,还在与那领头人争抢的过程中划伤了自己的手臂。

一时间鲜血直冒,染在地面上一片血红,见到了这般情景,那领头人也终究是念着一份旧情。

并没有接着下手,只是气愤地说了一句“以后便不再是兄弟了。”

而后既没有管这倒在地上的耿良辰,也没有将那脚行的小车收走,只是自顾自地带着人走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