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在线阅读

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新巢

都市 / 都市生活 · 265万字

6.5分 70人评分

都市之中,繁华之处,有一座小道观。
天上地下,四方八荒,唯我一人修仙。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道士的一天

PS:【平行世界,书中一切,与现实无关!读者大老爷们,不要把现实带入书中,以免影响阅读质感!】

清晨,给祖师上香之后,张青云就盘膝坐在院子中,开始早间功课。

道观门前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却少有人,看道观里面一眼。

行人多了,自然喧闹不止,张青云却恍若未闻。

多少年了,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

“如果...”

早课诵经之后,张青云站起身来,脸上还是有些遗憾:“天师观,要是在深山野林,哪怕在郊区也好...这里...”

张青云不止一次这样想。

红尘绕绕,喧闹不休,如何修道?

道教在魔都起步比较晚,到了近现代才开始在魔都传道。

当年张天师在魔都传道,这座道观也应运而生。

只是后来,战乱中,这座道观逐渐被舍弃。

直到最近数十年,天师观才又有了主人。

这几十年经济发展,这里本是荒芜一片的地方,耸立起了高楼大厦,天师观被高楼大厦包围其中。

天师观就在一条步行街上,人流量很大。

可是...最为一座子孙观,不接受外来香火,多少年来这里香火几乎没有。

道观不大,占地不足三亩,分前后两院。

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天师观就在张青云名下。香火虽不盛,道观无人问津,好在他是正儿八经的道士,每个月还有一份单费,生活还算过得去。

在这里能拥有这么一片土地拥有权,张青云却高兴不起来。

拿着扫帚,打扫着院子,张青云偶尔还会抬头,看一眼头顶。小心空中坠物,有一次,张青云就被空中坠物砸中...

一个泥胎花盆,不知从哪一楼,因为什么掉落,砸中张青云的脑袋,脑袋被开了瓢,缝了十几针。

很快,垃圾归堆,成分很杂。

有烟蒂、有塑料袋、有废纸......

把垃圾送入门前垃圾桶,张青云又去了后院。张青云独自生活在这道观,每日产生的生活垃圾少之又少。

奈何这里经济发展的很快,四周不是什么高档小区,反而是廉价出租房。这里的人口成分很杂,来自全国各地,甚至还有外国人。

人的素质有高有低,空中坠物难以避免,这些垃圾,都是道观两侧的高楼空中抛下来的。前院垃圾成分还算正常,后院就略微有些惨不忍睹。

要是有摄像头,高空抛物还有迹可循。

安装摄像头,他没钱啊...吃喝都快成问题了,哪有这闲钱?

就是没有证据,报警多次,都是毫无结果。

人口成分太杂了,这里居住的,九成九是租客,外来务工者,你来了,我走了,不是固定居住地,警察也无奈。

让张青云感慨不已:“不知是谁...”

地上,一个装满了液体的垃圾,很是刺眼...

拿着扫帚扫入垃圾堆,张青云又无奈的把一个粉红凶兆归入垃圾堆:“好在这里没人来,不然贫道名声就要被毁了...”

把这些垃圾装起,放在角落。这样的垃圾,张青云不敢白天扔,他实在是怕引起误会。被人发现这样的垃圾,他恐怕...

打扫完了前后院,刚到前院。

“啪...”

一个塑料带摔在了面前,汤汁四溅。

默默地把垃圾袋捡起,送入门前垃圾桶。抬头看向西面楼层,无奈叹气:“屡禁不止啊,只希望他们自己能够...算了,他们要是还有素质,我每天还要这样辛苦吗?”

拿着拖把,擦了擦汤汁,早晨上班高峰期总算过去,张青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班高峰期还好,要是周末...”

周末,这些来自国内四面八方的人,没有什么娱乐,窝在出租房,反而会有更多空中抛物出现。

清理了院子,张青云又搬来梯子,清理了房顶,这才开始洗漱。

洗漱之后,张青云开始清理自己的长发。挽成道髻,又给祖师上了香,这才清闲下来。

他每日没有什么特定工作,忙完这些,已经到了日上三竿。走出道观,去菜市场买些食物,返回道观,除了诵经,就是练习书法。

今日,张青云心思有些烦乱。

看着窗外,神情落寞:“就这样度过一生?”

张青云不止一次想过这种问题,天师观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陪着说话。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没人送上一声祝福。

“不知不觉,三十二岁了...”

在魔都三十多年,张青云发现,自己竟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别说朋友,曾经熟悉的人,也都变成了陌生人。

他记忆里,从记事年龄,就是在天师观跟着师傅修行。他曾经听过师傅讲过他的身世,当年也是刚刚成为天师观观主的师傅,早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被抛弃在道观门前的张青云。

魔都人口构造很复杂,天南地北,国外国内,特别是三十多年前,魔都经济开始腾飞,人口流动性更大。

也不像现在,处处都有摄像头,还有迹可循。三十多年前,还没有摄像头的。

所以,张青云的身世,就无法解开了。

既然静不下心,张青云就出了门,在后院他开辟了一片菜园子。这个时候青菜绿油油,长势很好。

刚出了门,头顶一阵轰鸣。

下意识的抬头,一道火光从南向北,如流星般划过。他刚抬起头,火光却诡异的调转方向,向院子中坠落。

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躲闪,张青云还没反应过来,就砸中了他的脑袋。

“#¥%&@”

瞬间,三十几年的修道养气,道心崩溃:“天杀的,这是要我的命?”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被空中抛物砸中,以前还是一些生活用品,顶多扔下一个花盆...现在倒好,直接开始用火攻了。

干脆直接泼汽油,把这里烧光得了。

“这下脑袋不用开瓢了,我直接要燃烧了...”

然而,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头发还在...也没有疼痛感觉。

“嗯?”

跑到洗漱间,照了照镜子:“不应该啊...”

刚才那一道火焰,可是很粗的,足有水桶粗细,长有数米的...落在了头顶,恐怕他已经被大火吞噬。

现在,镜子中的他完好无损,梳头的时候,那倔强的几根顽固头发,还造型独特的朝天耸立。

摸了摸脸,捏了捏耳朵,转着脑袋仔细看了看,张青云耸了耸肩:“刚才...一定是幻觉...必须要改善伙食了,五天开一次荤,营养跟不上,一定是血糖低了...”

虽然每月都有单费,却也不多,足够他日常开销,购买道观一应所需,他根本不敢挥霍。

所以,日子过得轻松,金钱方面却紧紧巴巴。五天开一次荤,还是他这里省点,那里抠搜点,省下来的钱。

“啪...”

刚走出洗漱间,一个黑色手机,落在脚下。

霎时间,手机四分五裂。

身上惊出一身冷汗,抬头看去,就看到五楼楼梯窗口,一个身穿性感的女子,一巴掌甩在一个长相帅气,打扮很潮的年轻男子脸上,狠狠地骂了一句:“渣男!”

然后恨恨下楼。

“这世道啊...”

伸脚,把摔坏的手机,踢到垃圾堆,张青云摇头叹息:“这个世道啊,男人女人...不知道到底是谁渣了谁啊...”

还是收拾菜园子吧...

与院子中一样,菜园子每天都需要清理,多少一夜过去,都会有些许垃圾。

清理了菜园子,刚要把垃圾归堆,再提水浇灌一番。

“大师,打扰一下,我刚才手机掉到这里了,你看到了吗?”

大师?

摇了摇头,也不纠正。

称呼道士可以称呼大师,却总让人感觉别扭,有一种僧道不分的感觉。

转头,本想提示来人摔坏的手机在哪里,张青云却猛然顿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