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城的收尾人在线阅读
免费

不夜城的收尾人

刀锋Fire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6.6万字

28世纪,地表的每一处都被密集的城市所覆盖,世界成了赛博朋克风的钢铁森林。
彭湃,一个能操纵时间的收尾人,努力地想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第1章 正义(一)

“砰——!”

通常来说,中弹前会先感受到子弹入体的冲击感,随后才会听到枪声。运气好的人还能提前看到枪口两侧爆开的火光,和火焰中冲出的子弹。

但这一次,彭湃却没看到子弹,只瞥到了一团火光。一幅画面闪过了他的脑海。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颅,他向后倒下。

然而,现实中,子弹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直接“穿”过了他——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于此处。

......................

几分钟前,彭湃正在清扫本地帮派。他是个收尾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砰!砰砰!”

“去死吧啊啊啊——”

帮派人怪叫着在巷口开枪,被彭湃一枪放倒。

“系统,标记方向,让秋叶去堵住另一头。”

他熟练地发出指令,将残余的帮派人赶入狭窄的巷中。这次委托很简单,他都在想完成后要去哪儿喝酒了。可惜,一声枪响打碎了他的考虑。

“砰——!”

他没看到子弹,只预知到了自己倒下的画面。子弹穿过了他的位置,他毫发无伤。这并非什么尖端科技,抑或魔法,而是他自己的特殊能力。

“砰——!砰——!”

同样的枪声再次响起,仿佛鼓点般不断重复。每次枪声响起时,彭湃的终端上象征着敌人的信号就会消失一个。显然,开枪的人在无差别杀戮。

又是个疯子,彭湃想道,不过疯子也好,帮我把活都干了。

于是,他躺在地上,等待着射手将所有人屠戮殆尽。随后,他拍了拍衣服,爬了起来。

....................

彭湃,前“维度猎人”,现四阶收尾人。他退役后,就开了家收尾人事务所。所里只有两个人,秋叶和他自己。秋叶是一名前街头武士,有着火焰般的红色蓬松短发和同样红色的眼睛,喜欢在枪战里用刀。

通常来说,他们接的委托都是干掉某些倒霉蛋,就像这次。中途遇到些小插曲也不意外,至于能不能从小插曲里活下来也看人本事。不过毋庸置疑的是,这些委托都很赚钱。

回到事务所后,彭湃和秋叶讲了自己遇到的事。

“你就别想了,反正活也干完了,钱也收到了,想那么多干啥。”秋叶一边嚼着薯片,一边评论道,“后巷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去了,你这都排不上号。”

“你懂个屁,”彭湃嗤之以鼻,“这叫求知欲。”

两人正聊着,事务所的玻璃门自动打开,走进来一个男人。这个人是彭湃的中间人,叫切那。

“彭湃,有个新委托。”中间人切那进来就扔下一摞资料,“你应该会感兴趣。”

“不感兴趣。”

“后巷最近又来了个疯子,见人就杀,还枪枪爆头。”切那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们的客户对他很感兴趣,想要他手里的枪。”

“哎小彭,这不就是你——”

“没,我完全没听说过。”彭湃按住了秋叶。

“报酬很不错,有六十六万,”切那笑着看向秋叶,“我记得你们是六四分的,那秋叶,你估计能分到二十五六万这样。”

“好!这活接了!”秋叶拍案而起,屈服于金钱的诱惑。她立刻被彭湃按回了座位上。

“切那叔,你继续说。”彭湃开始对这件事有了点兴趣。这个委托的报酬相当于普通委托的两到三倍。自然的,报酬高了,风险往往也会跟着往上涨。

“委托方是个恶魔,”切那继续说,“你只要知道那把枪上有恶魔的力量就行了。前期工作我帮你做好了,喏,这是相关的位置,你从那里找起来就好了。”

切那顿了顿,接着说:

“如果真搞不定,也别勉强。”

...................

直到切那走后,秋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小彭,这么好的活,切那叔为啥找我们?”

“难道不是因为你是他最信任的超一流的收尾人么?”

“好啦,刚刚对不起了。还不是因为他给的钱实在太多了嘛!”

“行吧,原谅你了,”彭湃盯着地图,“我和他以前是战友,一起在‘维度猎人’服役。这委托他硬塞给我,肯定有点问题。”

“哦。”秋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算了,你不懂也没事,先专心把委托搞定吧,”彭湃放大地图,指着切那给的坐标说,“这个地方在‘手掌战争’的边缘,难搞。把你的刀带上吧。”

...................

吉他,这座不夜之城永远都在狂欢。橙色的霓虹灯光透过弥漫的工业废气照亮了整座城市,城中人抬起头的话,都没法分辨出太阳和月亮的区别。这便是彭湃所在的世界。

烟雾之上,艺术品般的反重力平台所构建成的“巢”漂浮在云端,为同样身处云端的富人们提供居所。烟雾之中,矗立着巨人般的“塔”。“塔”是维持和掌控世界的数个资本财团的运作之处。而烟雾之下的“城”,则是如齿轮般生存着的人们的栖身之地。

“城”也分区域,最为混乱和黑暗的便是由帮派所掌控的“后巷”。在那儿,掌权的两大帮派永远都在争斗,无意义地为了明天就会易主的某条街的掌控权而争斗,如同两条为了鲜肉而角力的恶犬。由于掌控“后巷”的两大帮派分别被称为左手和右手,因此这场争斗便被称为“手掌战争”,也有人亲切地称之为“狗咬狗”。

而战争边缘的某处,是两人这次的目的地。

约半小时后。

“就是这儿了。”

彭湃说着,下意识地观察了圈周围。眼前是一排颇有年岁的小楼,底下几层还被租出去当店面。跟着导航,他在早餐店和奶茶店中间找到了一个狭窄的入口。入口无人问津,里面的楼梯上也积了一层灰。

“小彭,我先上。”

秋叶拉住彭湃,走到最前面。

墙边挂着蜘蛛网,上面很多灰。显然,这里很久没人来过了。那么,切那为什么让他们来这儿?

得提高警惕,彭湃心想。他又想到,如果再朝自己脑袋上开一枪,也许自己的“能力”这次就没用了。

秋叶走上楼去,靴子发出的轻微响声在狭窄的空间里格外刺耳。她慢慢地将打刀抽出,小心地前进。

两人走上二楼,映入眼帘的只是几间布满灰的办公室。办公间已经被灰尘覆盖,椅子很乱,看起来像是几个月没有动过了。秋叶试着按下墙上的开关,但灯完全没反应。

“唔,没交电费吗?”

秋叶自言自语道。另一边,彭湃发现了有人来过的痕迹,但已经是很早之前——起码是一个礼拜前的痕迹了。他顺着痕迹走进了一个不大的房间前。

门框上写着几个字——社长办公室。

就在这时,彭湃有种不同寻常的感觉。他知道,这时候该试试自己的特殊能力了。

他集中精神,努力地去“触摸”周围的时间乱流。随即,他的意识被拖入了虚无之中。

.......................

彭湃看到了桌上的合同。晃眼的白色灯光。西装革履的男人和身着皮衣外套的男人。

“你想当英雄么?”

“哈哈,这我倒没想过。”

“换个说法吧,你想让坏人得到惩罚么?”

“那当然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