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身娇体软在线阅读

夫君他身娇体软

依颖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0.1万字

【大昭系列之二】
【又美又飒相府嫡女vs白切黑病娇王爷】楚嫣,人如其名,生得明眸皓齿,丰肌秀骨,素有“沉鱼落雁”之美称,却因从小生活在老宅不懂规矩礼仪而成为临安城内达官贵人闲余饭后的谈资。
一道圣旨将她指婚给短命的宁王墨锦城。
据说墨锦城天生就是孤煞之命,六亲缘薄,所以父母惨死,只剩下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然,他也仅剩三个月的寿命。
众人都在等着看楚嫣的笑话,可谁知他们方才成亲一月有余,众人便看见夫妻二人携手游湖的场景。
有人大着胆子上去询问墨锦城,“王爷如今身体看着尚好,是夫人的妙手回春吗?”
“你觉得呢?”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圣旨到

盛夏的清晨,微风吹过也无法挡得住这份炎热,窗外葱郁树林上蝉鸣鸟叫的声音好似在吸引同类。

房间内的窗户都开着,矮几上放置着几个柏木制成的冰鉴散发着凉意,方才能驱散一点房间内的炎热。

倚靠在窗下的身影未施粉黛,一双眼睛状似瓣瓣桃花,带着几分迷离妩媚之感。

她梳着垂鬟分肖髻,身着一袭素色罗裙,除了左手手腕上的一条妃色芙蓉石手链并未佩戴任何饰品。

她便是方回相府数天的大姑娘楚嫣。

楚嫣的双腿随意弯曲着,左手拿着的书籍放在膝盖上,右手拿着一支笔偶尔低头画画改改。

她的身边放置着一些凌乱的纸张,每一张纸上面都画着密密麻麻的小人,看上去竟还有几分可爱,乍看之下似乎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她听力素来极佳,加之又有凤姐姐这些年的刻意培养,远的不敢说,可只要但凡踏入她这个院子的每一个人,她都能够分辨出他们的脚步声。

熟悉的脚步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想到那个人提供的消息,她的唇边漾开一抹弧度。

她刚刚站起来,就听见一个声音响起。

“大姑娘,稍后会有宫里来人宣旨,夫人让你过去呢。”

来人的声音带着些许傲慢,显然并未把她这个所谓的“大姑娘”放在心上。

楚嫣不怒反笑,挑开帘子看了她一眼,唇边带着一抹笑意,“有劳红叶姐姐亲自前来通知。”

楚嫣没有得到红叶的回复,而是得到了一个傲慢不屑的眼神。

看着想要上前的麝月,楚嫣微不可察地移动脚步拦住她的去路,随后目送着红叶离开。

“姑娘,她这是明显不把你放在眼里!竟然鼻孔朝天的和你说话!”麝月面色不满,就连语气都染上浓浓的愤愤不平。

“好啦,我们回府并非为了这些琐事,何须在意红叶的话。”楚嫣伸手拍了拍麝月的肩膀,“且如今眼下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吗?”楚嫣说着加深唇边的笑意。

待楚嫣收拾妥当见到赵氏已是一炷香之后。

前厅的正院除了夫人赵氏并楚婵姐妹外,还三三两两地站着几位姨娘并她们的子女,至于府上的太夫人则是在她回来的一个月之前去了临安城外的云林寺。

楚嫣抬头一一望去,她虽不认同楚航的宠妾灭妻的做法,可不得不说能够被楚航一眼看中且带回府上的这些姨娘,个个都是个美人儿。

哪怕是最晚进府江姨娘样貌都堪称极佳,虽说出身不高,奈何哄得太夫人开心,在太夫人的帮助下成为了楚航的姨娘。

“大姑娘,你方才回府四五天,想来这些姨娘都是未曾见过的。”赵氏面上带着笑容走过来执起楚嫣的手,语气温和,“你有所不知,自从你离开相府后,不仅添了一些姨娘,你又添了一些姊妹。”

“那不如嫡母给我介绍一下?”楚嫣看着赵氏面上带着些许笑意,语气透着几分温和,看上去就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楚嫣的手被赵氏拉着,在经过那些姨娘时也一一给她介绍,看上去果真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

“你下个月就要出阁,我如今才接你回府,你心中可曾怨我?”赵氏抬头看向楚嫣,语气中透着几分委屈,“也都怪我,当年我本是想要留下你的,奈何太夫人执意想要送走你。”

赵氏的一字一句都将母亲的本分演绎得淋漓尽致,好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楚嫣这些年所遭受的委屈一笔带过。

“母亲说的哪里话,我怎会与母亲计较?”楚嫣轻笑着开口,“母亲有所不知,我在老家挺好,族中长辈对我多有照拂。”

楚嫣迎上赵氏的目光,一双眸子里带着几分坦然与镇定,似乎并不担心赵氏接下来的动作,饶是如此她仍故意加重“照拂”二字。

她在老宅这些年的确得到不少特别地照顾,不过她全都靠着一些手段逢凶化吉。

楚嫣瞧着赵氏,她虽面上虽情绪不显,可眼底却还带着几分凌厉与不甘。

赵氏容不下她不是一两天的事,毕竟当年送她回乡的路上就准备置她于死地,只可惜那个楚嫣的确是一命呼吁了,大概就连赵氏都想不明白被一箭穿心的她为何能够活到现在。

“大姑娘明白就好。当年太夫人一直说你的生辰八字克了我肚子里的儿子,只可惜……”赵氏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反而一脸愧疚地看着楚嫣,若非楚嫣知晓赵氏为人,估计都要被她感动得涕泗横流。

楚嫣扫了一眼各位姨娘身边的孩子,清一色的都是女儿,想到凤姐姐说过的那些话,楚嫣压着唇角,面上情绪不露。

“只可惜母亲这些年也不曾给父亲诞下弟弟,当年兄长与我一同被送走,也不知他如今可好?”

楚嫣说出这些话时一直盯着赵氏,她心中知晓赵氏是害死兄长楚昊的凶手,可凤姐姐却一直告诉他,兄长还活着。

可若是兄长还活着,为何又不来寻她?

“大公子自然是过得极好。”

楚嫣能够感受到赵氏语气中的不甘心,见她如此,楚嫣压着唇角。

楚嫣跟在赵氏身边听着她说了不少话,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让不要计较当年之事,楚嫣也坦言并未将那些琐事放在心上,顺便还告诉赵氏,她在好好地备嫁,其余相关事情还希望赵氏多多照拂。

就在赵氏差不多结束时,楚航跟着元帝身边的宣公公也一并到了。

楚嫣抬头望去就看见两人面上俱是带着笑意,只是那宣公公的笑意不曾企及眼底,面上还隐隐带着几分不屑;

楚航面上情绪虽不显,可一双眼睛里也透着几分不耐。

她的这位父亲,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素来都是做个好人,只可惜在他的眼中权力胜过他们这些子女,纵然前世她没有得到好下场,可她这位父亲,以及整个相府,亦是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

感受到楚航的目光,楚嫣抬头望去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在确定府上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宣公公才开始宣旨,宣旨的内容令人捉摸不透,竟是要将尚未及笄的楚婵指婚给宁王墨锦城。

元国素来都是及笄礼之后才出嫁,可元帝这一操作,的确令楚航非常惊讶,毕竟楚航心中想的一直都是楚婵能够成为太子妃。

如今太子元勋虽已满弱冠之年,可不知为何到现在尚未成亲,府中除了几位良娣、美人之外,太子妃之位一直悬空。

不仅仅是楚航,城中不少重臣之女都肖想太子妃之位,甚至还有人不惜在各种宴会上一展风采,就是为了想要得到太子青睐,只可惜到现在都无人能够入得太子青眼。

至于宁王墨锦城,据说是其父墨知书战死沙场之后,元帝怜其父功勋,才将其子墨锦城破格封为宁王,且世袭罔替。

这墨锦城十岁继承袭爵,虽和祖母一家生活在一起,可他父亲战死沙场、母亲殉情,只余下一个妹妹与他生活在一起,至于宁王府上的那些腌臜事儿,暂且揭过不提。

按理来说,相府之女配宁王应当是绰绰有余,更何况元帝许的还是正妃之位,可巧的是,三天之前坊间就有传言墨锦城活不过三个月。

“相爷,这是不满意陛下的婚配吗?”

宣公公尖细的嗓音让楚嫣回过神来,她抬头望去就看见首位的楚航跪在那里动也不动,至于那宣公公睨着眼看着他。

“相爷,你若是不满意陛下的婚配,不如到陛下面前说一说如何?”宣公公尖细的嗓音再次响起,“相爷,陛下这是看重你才将府中嫡女许给宁王殿下,你可莫要在如今触了陛下的霉头啊!”

宣公公的语气里尽是阴阳怪气,好似并未把楚航放在眼里。

作为元帝身边的大太监,巴结他的人多得是,又怎么会选择与他为敌,毕竟侍奉元帝多年,将元帝的喜好、性格都摸得一清二楚,据说后宫想要收买这位宣公公的人大有人在。

这样一个人又岂会将楚航放在眼中?

“相爷……”宣公公的语气中已经隐隐透着几分不耐,好似楚航再不接圣旨,宣公公就能够将圣旨强行塞到楚航手中。

到时只要宣公公回宫之后稍微添油加醋一番说给元帝,按照元帝多疑的性格,楚航这相爷之位恐将难保。

“谢陛下隆恩。”楚航从宣公公的手中接过圣旨面上带着笑意,饶是如此,还是能够感觉到楚航的几分咬牙切齿。

“既如此,咱家就回宫向陛下复命了。”宣公公临走之前再次睨了一眼楚航。

楚嫣感受到宣公公上下打量的目光,抬头看去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宣公公之所以不愿意被任何人收买,那是因为他效忠的人是……

楚嫣发现,待宣公公走之后,众位姨娘都仔细观察着赵氏并楚婵姐妹二人面上的表情。

纵然她们都相当开心元帝的这道圣旨,只可惜碍于楚航在场,她们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有素来和楚婵姐妹二人不对盘的楚婉想也不想来了一句,“三姐姐能够嫁给宁王殿下,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只可惜宁王是个短命鬼,三姐姐若是嫁给这样的人恐怕就要一辈子守活寡了吧!”楚婉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阴阳怪气。

“婉儿,这样的话岂能乱说。”江氏上前一步捂住楚婉的嘴巴,她抬头看向楚航面上带着几分歉疚,“让老爷看笑话了,婉儿这个孩子是妾没有教育好。”可心中却相当赞同楚婉的这个说法。

“江氏,你这是何意?你若是想要这份福气,我便把这份福气让给你。”赵氏看着江氏训斥道,“你一个妾室有何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赵氏说着就将指甲嵌入掌心,可面上端的仍是相府女主人的派头。

“夫人,是妾不好,妾不应该妄自议论这件事。”江氏咬着唇低下头去,她的肩膀微微轻颤着,好似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江氏你……”赵氏指着江氏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楚嫣带着麝月站在一边,正欲看戏就听见楚航的声音响起。

“你们暂且退下,夫人以及婵儿留下来。”

楚嫣正欲抬脚离开就听见楚航的声音再次传入耳畔,“嫣儿也留下来,为父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