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躯在线阅读
免费

先躯

眯眼的黑猫

短篇 / 短篇小说 · 3.2万字

故事以备好~
各位客官带好酒水哟~
别待会儿又花钱买小店酒水.
还要怪小店黑心哩~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薪火

正月十三,正平村方圆十里天空漆黑如墨,哪怕是夜里也黑那么的明显。

林中更是鸟不停林,兽走留巢,平日里村中最凶恶的狗却是在村口破庙里瑟瑟发抖。

村内,五大三粗的杀猪匠屠家老三屠苏在自家门前急得虚汗直流,口中不断念叨着“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脚出来了……脚出来了。”

“屠夫人加把劲。”

“嗯……”

……

听着自家院子里传来妻子的凄厉的哀声和刘稳婆的轻细吆喝声,屠苏双目赤红的在门前直转乎。

打猎的老大屠易和种地的老二屠忧坐在一旁悠闲喝茶,看着自家这位老三的神态,二人不禁嘴角轻扬,心中同时有语:呵,老三你也有今天。

当然,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老三急了,老大都得挨揍,就像当初三兄弟中最弱的老二敢一挑二一样。

某洲大训:别惹屠家要当爹的男人!

在三人身后一对少年少女坐在土坡上闲聊。

“呀,阿忽啊,转眼间你都快不是老幺了,真是时间催人老啊!”屠忧长女屠幼迟一脸唏嘘。

手持折扇的俊朗少年屠忽翻了个白眼,低声细语的说道:“大伯说这话还差不多……你才几岁啊,当真是马不知脸长~”

“你说什么?”屠幼迟一把抓住屠忽的耳朵怒道。

“没没没,我错了,大姐,我错了。”

“哼!”

哇~

随着第一声哭声响起,屠家第三代又增一员,屠苏喜极而泣,奔走数洲终救回独子,心里想着下次见面要好好谢谢那老神棍。

这时屠易和屠忧突然没了品茶的兴致,一人皱眉一人眯眼,抬头望天,余时屠易不忘一指点出,屋内刘稳婆晕倒在地,村内三十户人沉入梦乡。

抱着男哇哇大哭婴儿的上官铃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对于异动她也感觉到了,却不以为意,因为屠家的男人站在门外呢。

正月十三丑时,天空中的黑云散开了一个口子,一轮妖异的血月横空,将赤色月华撒到那刚出生的幼童身上,幼童额头出现一道赤红残月印记。

万恶之源?有些意思。

其母嫣然一笑,摸了摸孩童的额头轻声道:“我的儿子,就叫止戈吧!”

门外三人相视,眼低有寒光闪过,不远处的姐弟二人,不禁紧了紧衣衫。

而小村周边无数孤魂野魄从各处浮现,无数凶兽从沉睡中醒,尽皆朝着正平村赶来。

……

大秦国皇都

“吼~”

一头虎头长角,身带翼,尾似牛的凶兽突然发狂,一爪破开那道封印了它八百年的大阵,重创大秦三位守护者,破空离去。

鉴天台上,四周七盏长灯在夜风中不断飘摇,年迈的鉴天国师胡离盘膝而坐,身前有身着龙袍中年人,大秦之主赢秦。

他们都看到了凶戾红光离去,都不怎么在意,走了也就走了,反正又杀不死它。

“先生,可用派人护着?”中年人激动的问道。

“回陛下,那孩子不用我们操心。”

“哈哈哈,当是天佑我大秦。”这位素来天塌不惊的皇帝抚掌大笑。

“陛下……”胡离欲言又止。

“爱卿但说无妨,今日你就是骂遍赢秦六辈,孤也恕你无罪。”

胡离摇了摇头,轻声道:“当今天下我人族势弱,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丛生,我人族深受其害,而八国自斗,百姓更是苦不堪言,也许再过千百年等那些畜生厌了腻了,就是我人族灭亡之日,陛下以为然?”

龙袍男子点头,正襟危坐,以待下文。

“传闻八奇道子,天生至邪,乃世间万恶之源,每逢出世,必将扼杀于摇篮,这是古人的铁律,而这次我等举国力以唤之降世,臣问陛下,若他年这怪物,非但没思救世,反而先祸害我族,又当如何?”

“如先生言,我人族还有多久?百年?还是千年!”这位皇帝由轻笑转为满面狰狞。

“他们每年要以十万人族为食!可笑其余七国竟有五国还为那些畜生修庙堂塑金身,供之为神!”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疯狂:“乱世用重典,若我人族就此等死,不如就让我人族灭在同类手中,相较之下,岂不美载?”

胡离无言,此事他早就想了千百遍,如今问皇帝不过是想找一个人给自己一个让自己安心破釜沉舟的定心剂罢了,此番交谈牵扯之后谋算他能出几分力,因他胡离立身文字乃一个“值”字,价值的值!

皇帝一手抚面,稳定住自己的表情,再度笑道:“再着,我大秦如今文风鼎盛武道健全,前有儒家立世三圣贤,后有道家证道五掌教,足以为他八子争百年,为其塑人心,惯人性。”

“赌一赌百年后我人族会收获八为顶梁柱!

”赌一个他年我人族可以正面与此界诸族交锋的机会。”

用市井之言来说便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好,好啊,哈哈哈~”胡离突然仰天大笑。

“老夫就等此话,陛下即愿舍这一身龙袍气,当一次市井赌徒,老夫胡离一介书生便舍命为我人族争个百年又何妨!”

胡离起身,理齐衣衫满面严肃的双手作揖道:“恳请陛下,他年老夫坟前撒绿蚁,诉万民齐宴之乐。”

语落,胡离一步一登云,步步登天,直至天之尽头,方才朗声笑道:“离,今日愿死,请四位同道为离守陵百载。”

听到夜空中传来爽朗霸道之言,赢秦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读书人,今夜大秦第六代皇帝赢秦替万民作揖三拜,拜儒家圣贤,拜国师,也拜先生。

“此事……学生应了。”

西楚位于薪火洲极西,此时一位皇袍老者自皇宫走出,飞向边境。

北僵老皇、东越老祖,南宁剑仙亦如此。

哪怕在不愿,此事也由不得他们!

凡东南西北缺一角,待阵起,那一角所属之地必独遗阵外,搞不好会成为异族磨阵的炮灰。

禁阵【文圣锁苍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可哪位神坛境强者愿意死得不明不白?

真当数百年修为是酒后可乱神,张嘴就来!

所以那四人嘴上骂骂咧咧,可心里也是不得不服。

而此时,高空中的胡离被无数阵纹组成的铁链环绕,阵焰不断灼烧老人的身躯与魂魄。

滔天文气涌入大阵,山水气运凝聚与文气相融,薪火洲四极有四面汇聚一洲山水气运的高墙缓缓升起,四为神坛困于其中,老人原本所在之处一道光幕罩下。

【文圣锁苍穹】,成!

那沧桑的老人隔空望向那额间印有赤月的幼子,眉头舒缓不定。

下一刻,突然笑了,笑的无比的从容,无比的得意。

都要死的人了,还管他这些操蛋事?疯了吧!

老子,对得起这个“圣”字了,足以!

片刻间,老人化灰,随风逝去,当世儒家三圣,先去一人。

薪火洲的读书人在这一刻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皆是作揖相送。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