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在线阅读
免费

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耳东归人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31.8万字

从小被娇惯长大的陈兮死后穿越回了十岁那年,前世眼光甚高,被渣男蒙骗,一意孤行,最后落得家破人亡,自己郁郁而终,病死后宅的下场。
重活一世,陈兮发誓,定要寻一位良人,护亲友一世平安喜乐。
这世陈兮寻夫只求安稳可靠,跳出来的潜在夫君对象却一个比一个优秀。
ps:1V1?全程无虐温馨向,作者为女主亲妈,无朝廷斗争,尔虞我诈
男主前期食草系寡言后期肉食系隐藏大佬
女主表面乖巧佛系心里黑,抓住机会不放手
小剧场:
新婚之夜第二日清晨。
某男长身玉立,微笑着整理着朝服,凑上去给了娘子一个亲亲:“你惯的。”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薛府

清晨,几个青衣小丫鬟正零星打扫着一个略有些破败冷清的院落,主母的病让这个院落死气沉沉。

新入府的小桃见碧儿只坐在一旁嗑瓜子,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便问道:“碧儿姐姐,可是昨日没睡好?”

碧儿吐出一口瓜子皮:“别这么殷勤了。还是为自己找找后路吧。这主母估计时日无多了。”

她瞄着小桃勤快的样子,不屑道:“别说姐姐没教你,给管家些好处,许是能在白姨娘那找份事做。在这你就算把这院子扫出花来,又给谁看。”  

小桃好奇道:“不是说夫人那个做京官的表弟打算过几日上门拜访吗?老爷也敢如此冷落?”

“就咱们夫人那病秧子,能不能等到那位来还不一定呢。若是自己病死,外人又能说什么呢?”

碧儿撇嘴:“咱们这位夫人一无娘家扶持,二无主君敬重,三无才貌。如今也病了大半年了,眼看着是不好了,你还是早做打算吧。”  

窄小的东厢中,一声声压抑的低咳从七分旧的帷幔中溢出。一个慈眉善目的婆子端了汤药进了来,轻声喊道:“夫人,药来了。”  

候在房内的小丫鬟忙撩了青幔,露出里头面色蜡黄的半躺妇人来。

妇人在丫鬟的帮扶下依靠着靠枕坐了起来,婆子刚喂了一口药,药液就被妇人尽数咳了出来。

“别,别费劲了,咳咳,外边怎么样了?”  

胡婆子拿帕子擦干妇人嘴角残留的药液,叹了口气:“您病着的这些日子,白姨娘越发肆无忌惮了。连主母院子的分例也敢克扣了。”

妇人嘴角勾起一个惨淡的笑,淡淡道:“我这身子也等不了多久了,她倒这般沉不住气。”

“夫人,您要爱重身体,舅老爷过几日就会上门拜访,到时老爷也会忌惮几分,我们院的日子便也能好过一些。”  胡婆子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内疚,又舀起一勺汤药。

白氏确实等不住了,让夫人喝完这碗汤药,胡婆子的女儿便能去白姨娘那做大丫鬟。她可以不顾念自己,但总要为女儿打算。

“胡妈妈,让我说完,再喝吧。”妇人抬手颤巍巍的挡住递过来的汤勺:“这薛府我再没什么留念的了。”

她深深吸一口气,却抑制不住的咳了起来,好一会才平复下来:“阿续如今官途平顺,姨母必定也是过的好的。咳咳,只是去前见不得舅舅姨妈一面,仍是遗憾了。” 

胡婆子放下汤碗,看着眼前这位主母,妇人形容枯槁的脸隐隐和十年前那位沉稳秀丽的小娘子重合了起来。

岁月磋磨,西厢那位姨娘仍是千娇百媚,眼前这位却仿佛已经年过半百了。

“夫人,药要凉了。”胡婆子低声提醒,夫人心善,她们这些仆从向来是得了她恩惠的,可叹如今她也是身不由己。

薛夫人勉强坐直了,就着胡婆子的手饮下一口黑汁,抬眼看她:“胡妈妈,这些年辛苦你了。”

她抬手费力将自己骨瘦如柴的手腕上仅剩的一环银镯取下来,递给胡婆子:“这是我最后剩下的东西了,你若不嫌弃晦气,拿去融了给你家姑娘添妆吧。”

胡婆子怔住,这银镯是夫人的陪嫁,这十年不见她离手,如今却…胡婆子眼中是有了些真实的水意了。

“夫人,这…”

“别喊我夫人了,我叫陈兮。”

薛夫人眼中似乎焕发出了光彩,她微微笑,重复了一遍:“我叫陈兮。”

女人留恋的看着那枚银镯,眼前浮现了父亲和母亲将它送给自己作为十岁生辰礼的场景。

那时多好啊,她有父母疼爱,长辈爱护,十岁的陈兮在自己家里做的是名副其实的娇娇。

后来呢?陈兮不愿去想后来,她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半躺着,轻声道:“爹娘,兮儿这便来陪你们了。”  

真的累了,磋磨在这泥潭里二十年,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

妇人靠在靠枕上,嘴角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好想,我们家院子里的那棵梨树啊。好想,回去啊。”

如果,能回到以前…陈兮安静的闭上眼,带着笑,再也没有醒过来。  

恍惚中,陈兮感觉自己似乎魂魄离体,晃晃悠悠的飘离了这禁锢自己数年的府邸。

她看到前拥后呼的白氏听到小丫鬟报信后微弯的嘴角,她看到前院薛立听到消息后毫无变化的脸,仿佛只是听到家中死了一只虫子。

陈兮的心情很放松,她甚至瞥着薛立这张死人脸,想着白氏的眼光真差,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男人勾搭进来。

全然忘记自己当年哭昏在父亲书房外要嫁薛立的窘态。

陈兮的魂魄在薛府上空飘到了她丧礼那日。薛立将她当个摆件,丧仪的规格却是当之无愧的主母规格。

陈兮看着白氏气到扭曲的脸,倒也觉得有趣。如此做的理由自然不是余情未了,而是最后一次利用她陈兮,给他薛立立个爱重亡妻的好名声。

当初,父亲对她说:“薛立是没有心的。”她只道薛立对她是不同的,可如今看,又有什么不同呢。

一辆马车稳稳停在薛府门口。来丧礼的人自然不少,大部分都是看着薛立的面子来的,连这位久病缠身的薛家主母的面都没见过。

可这辆,却是实打实为她陈兮来的,她贪婪的看着马车车身刻着的“季”字,近乎要落泪了。

陈兮困在这后宅后就很少哭了,她总疑心自己眼泪怕是和心一样干涸了。

这会她才记起来年少时,她年少时是爱哭鼻子的,总被表兄弟们取笑,然后她便会跑去长辈那里告状,看着他们满屋子乱跑躲长辈的打。

陈兮想,许是只有被偏爱,才有资格胡闹。

马车上下来一个男子,长身玉立,白净秀气。

阿续一点没变,陈兮笑起来,记得他刚出生时小小软软一团,陈兮趴在弟弟的摇床旁边盯着弟弟看,问另一边躺在床上笑的姨母:“姨母,弟弟叫什么呀?”

姨母温柔回道:“你叫他续哥儿吧。”

“若阳来了。”薛立早听下人禀报,赶来。若阳是续哥儿的字,他倒是殷勤。

季续官职不高,却很得圣上看中。年纪轻轻,自然前途不可限量。

见到薛立这惺惺作态的样子,陈兮抿唇冷笑。当初他们成婚,薛立对还未考取功名的续哥儿可不见这般客气。

季续冷淡的点头,面色有些憔悴。他伸手又从马车中扶下一位老妇人。

心头一震,陈兮近乎要喊出那句“姨母”了,却又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她紧紧盯着那对母子,视线模糊。

季老夫人小徐氏是陈兮母亲徐氏的嫡亲妹妹,性格直爽利落,相比于旭哥儿的疏离冷落,她看薛立的眼神充斥着厌恶。

即使扑了粉,她脸色也是显而易见的不好,眼圈红着,靠在儿子身边,仿佛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倒下了。

薛立还想寒暄几句,季老夫人便扭头对儿子说:“跟他说,我现在就要看到兮儿!”

前几日还说是惯发的病,要慢慢养,突然就去世。若听不出什么异常,季老夫人几十年的后宅也白管了。

只叹兮儿所嫁非人,他们又离得远,顾不到这边。如今再相见竟然已是天人永隔。

等下了九泉见了姐姐,如何跟姐姐交代。

陈兮想随着他们进灵堂,忽的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她的时间到了吗?罢了,能见到姨母和续哥儿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朦朦胧胧中,陈兮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梨花香,她感受着这熟悉又陌生气息,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一切都结束了,她可以在地底下和家人们相会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