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扶苏的次元聊天群在线阅读

大秦扶苏的次元聊天群

左行听云

历史 / 秦汉三国 · 101万字

前世为庸碌凡人,今世却为大秦扶苏,身怀沟通幻想次元的聊天群。
天地如此钟爱扶苏,那将让扶苏改变大秦国运,创诸天仙秦。
让无数幻想世界,尽皆传颂我大秦义师之威名;让大秦始皇之威严横跨诸天万世。
前世平庸,今世不凡。
既然天生我扶苏,当如长夜万古诞明灯,千秋万世耀光芒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大秦扶苏

“如非你我处地不同,想必我们将会是很好的朋友。”

满饮石桌上的一碗醇香美酒,纵使凉亭外肃杀的项家军士阵列,扶苏亦是风轻云淡地凝望着石桌对面虎目怒睁的魁梧壮汉,柔和白皙的脸庞上不显波澜。

西楚霸王啊!

果真名不虚传!

只不过,

他的出现当真让人意外。

“哈哈哈!原来是我项羽小觑了天下人。”

项羽一改怒容,爽朗大笑间豪饮一大碗美酒。

“你真的就是扶苏吗?”

一个俊秀小生把脸凑到扶苏的面前,手舞足蹈地惊喜道。

“小川,如此毛躁成何体统!”

项梁怒斥了清秀小生一声,看着扶苏的眼眸丝毫不显露柔色。

以眼神示意左右的军士,于凉亭外呈合围之势,似有掷杯为号,将扶苏斩杀于此的决心。

扶苏看了项梁一眼,轻笑间仿佛不知大祸将临。

项羽有霸王之心,堂堂正正不屑于使那般小人伎俩;言说天真,却让人不禁心生钦佩。

然则项梁不同,如是有倾覆大秦的希望,纵使背负身后骂名,项梁也不会有半分怨言。

故而此时见大秦公子扶苏孤身在此,岂有任其归去之意。

“叔父这是何意?”

扶苏身后的军士凶相尽露,项羽紧蹙浓眉,质问着身旁的叔父项梁。

“羽儿糊涂!”

项梁恨铁不成钢地怒喝一声:“暴秦势大,凭你我叔侄二人灭秦之日遥遥无期;如今秦国大公子有勇无谋孤身来此,岂有不杀之理。”

“扶苏若死,暴秦必乱;如此方是你我叔侄起事良机。”

“叔父休言。”

项羽没有丝毫思索便直接开口打断项梁的劝谏:“扶苏公子携勇而来,羽儿亦是敬佩,又怎能做出如此小人行径?如若传扬开去,岂不让人耻笑。”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此在意这些旁枝末节,岂能有所大为。”

项梁痛叱项羽之后,举起石桌上的酒碗,对着扶苏大喝一声:“扶苏小儿,今日你有身死之祸,插翅也难逃!”

正待项梁努掷手中酒碗之际,扶苏拿起桌旁的酒坛,满上一大碗酒后,轻声而道:“扶苏师承蒙恬将军,于十三岁时便已征战沙场,如今回首然有二十余载,生死大难早成常势。”

“扶苏既然孤身于此,必有安然离去之力。项老将军何不坐饮美酒佳酿,不负如此良辰美景。”

所以说,这就很离谱!

掷杯为号的戏码千百年间都玩不烂吗?

扶苏心生好笑,脸上却是不为所动,一双明亮纯粹的双眸直视着项梁略显举棋不定的眼神,儒雅淡然之态让在场的几人心中尽皆感叹不已。

大秦生有扶苏,怕是我等之难。

项梁叹了口气,也随即将手中的酒碗置于石桌之上,淡了心中的思量。

“所以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喝一场酒不好吗?没事干嘛非要打打杀杀的!”

清秀小生拉着项梁喝了口酒,一双精灵古怪的眼珠子在扶苏身上流转不定。

“原来扶苏是这个样子的啊!”

“小川你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项羽皱着眉头看着没有正行的清秀小生,一把将之拉回自己的座位。

“传言扶苏公子有不败军神之称,一柄三尖两刃枪让外族闻风丧胆;亦是治国之奇才,于秦国朝堂独断国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叔父还想凭着场中军士留下扶苏公子,岂不知这些军士连项羽都拦不了,对扶苏公子而言,又何足道哉。”

“项将军廖赞。”

扶苏淡笑而对,没有反驳项羽的话语。

事实便是如此。

征战二十余载,扶苏师承蒙恬将军,又得奇遇,一身武艺非万人不可敌。

就算是场中百余军士加上项梁项羽叔侄及那个清秀小生,扶苏亦有不败之能。

此世再无敌手!

这是一个穿越三十多年的穿越者心底的自信。

“不知扶苏公子今日到此是为何故?想必不会是为喝酒而来吧!”

“项将军果真快人快语,扶苏于此,一为与当世豪杰对饮,二为天下苍生。”

“如今六国已故,大秦一统;项将军再起兵祸,何曾想过天下无辜百姓?”

“大秦暴虐无德,建长城劳役百姓,筑阿房敛民薄财;如此暴秦,我等六国有志之士必然再起义师,推翻暴秦统治!”

项梁不待项羽开口,便已然怒骂出声。

项羽虽是没有多言,却也抱着和项梁一样的心思。

“可正是秦国一统六国,这才结束战国时代;虽然大秦只有短短几年,却是为了华夏一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清秀小生出言反驳了项梁的言论,引来项梁的一双怒目,只能讪笑着埋头捧着手中的酒碗。

除了扶苏之外,没人能真正领会清秀小生口中话语真正的意思。

“建长城意在阻外族于长城之外,使边境百姓不受外族侵略;罪在当代,然功在千秋。”

“至于阿房宫委实太过奢靡,早已被扶苏否决;征迁而来的民工也早已遣送回故里。项老将军以阿房罪大秦,有失偏颇,着实不妥。”

扶苏摇了摇头,反驳着项梁的言论。

事实上,知道自家老爹瞒着自己死活要建阿房宫的时候,扶苏也是非常纳闷的。

我这边找不到你的老相好俏寡妇,没钱建你麻痹!

好吧,依照扶苏前世的模糊记忆,秦始皇貌似也没有和那个知名的寡妇富婆有什么关系,大多都是后人以讹传讹的。

阿房是建不了的,扶苏明着死谏,暗着许下不少空话虚诺,最终还是打消了始皇帝的阿房之梦。

“长城阿房不提,暴秦残杀我六国后人!若非羽儿勇猛,如今我这老骨头早已是你暴秦刀下之鬼。”

“项老将军自问,六国后人大多迁居咸阳,名为软禁,却无性命之忧。其余六国后人亦分封高官厚职,不曾落下锦衣玉食。如此大秦,何来残杀六国后人之说?”

“大秦所杀之人,无不如项老将军这般,身负复国执念,乱我大秦治世之辈。”

“再起兵乱者杀之,此为扶苏所举之策。”

“既然暴秦已然容不下我等,扶苏公子又何必惺惺作态。”

项梁冷哼一声,惊于扶苏杀伐果断,感慨着暴秦能人多如过江之鲫。

昔有白起,今有蒙恬;秦始皇有五帝三皇之明,扶苏亦有天人之相。如此暴秦,难道真有天眷不成?

“非是大秦容不下尔等,实为项老将军眼中容不下大秦。”

“大秦横扫六合,天下一统,百姓再无战祸之苦;始皇立文字度衡量,南北之人通货交流无碍,更助天下大同。”

“建长城以阻外敌,饶恕六国后人以表大德。”

“大秦远非项老将军口中言说的暴秦,只是向老将军心念国破之恨,从来不曾以正确的目光评价过大秦。”

“既是如此,项老将军何故将过错归咎于大秦,却不思量自身之罪?”

“国恨家仇固然难以释怀,七国征战多年,此间仇恨已是多年顽疾,谁又能真正忘却亲人君主之仇?然则如今六国尽覆,天下百姓只需以时间淡化彼此仇怨。”

“项老将军妄起战事,让天下再入纷争;如此作为,敢问项老将军,扶苏杀之何错?”

项梁此人于扶苏而言不过只是疥癣之疾,可是听闻项羽刑场救人,又有术士从旁协力的时候,扶苏已然知道困惑多年的疑虑已经到了释怀的时候。

为什么咸阳宫中不见赵高?

为何蒙恬之弟蒙毅亦是无踪?

难道真的就是史书上记载有误?

一切疑惑早为扶苏多年心病。

如今孤身来此与项羽项梁一会,便是扶苏为了探求真相而来。

“易小川啊易小川,没想到我苦觅多年的真相竟然是你!”

扶苏举碗饮下一碗秦时佳酿,心头百感交集。

纵使早已揣测此大秦非彼大秦,但是如《神话》电视剧中那儿戏般的大秦,扶苏也是感叹不已。

“哼,暴秦势大,一切对错皆在公子之口,项梁无话可说!”

“哈哈哈!是无话可说,又或是无理可驳?”

“你!!!”

“杀项老将军易尔,安六国遗族难哉。如是只为杀人而来,又何必扶苏亲身来此。”

“只要项老将军肯放下谋逆之心,纵使揭过项老将军之罪又如何?大秦煌煌天朝,岂无容人之德。”

“天下非是苦秦久矣,而是苦战多载;项老将军若是发誓不起战事,扶苏自可承下项老将军往昔罪名,还项老将军清白名声。”

“即使项将军有为将之意,大秦将军之位,扶苏也可力保。”

“昔时七国之分,非再是你我之间的隔阂。此世大同之景,亦需你我携手开创。”

听闻扶苏的话语,项梁似有意动:“此言当真!”

“扶苏不屑虚言,项老将军勿忧。”

“需知战场无义,凭着公子空口白话就想让项梁投诚,莫不是小看项梁不成?”

“扶苏不曾小看项老将军,仅仅只是为了诠释心中善意。项老将军如是不信,自可离去,亲眼看着扶苏是否言行如一。”

“那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大秦是否真有你说的容人之量!”

“羽儿,我们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