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在斩魄刀上起舞在线阅读

木叶在斩魄刀上起舞

我有躺赢权

轻小说 / 衍生同人 · 58.7万字

6.5分 12人评分

在止水自尽的第二天穿越成为宇智波族人,距离灭族之夜只剩一年时间
断浪在绝望之下,觉醒了可以拟化万千的斩魄刀——艳罗镜典
忍者世界,该怎样在我的刀尖上起舞呢?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绝望中盛开出刀刃

“我...穿越了?”

面容俊朗的青年躺在病床上,低头看着陌生的双手,心中既无悲伤也无惊喜,而是默默地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随后他抬手轻揉着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整理起了属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忍者大陆,木叶隐村,木叶54年7月...

宇智波断浪,中忍,因听闻弟弟宇智波止水的死讯而昏迷入院...

断浪的思维停顿了一下,随后惊愣地瞪大眼睛:“宇智波止水?”

作为《火影忍者》忠实粉丝的断浪对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很清楚这位绰号‘瞬身止水’的天才尽管出场不多,但对火影世界的影响却极为深远。

而他的死,也就意味着宇智波的灭族之夜已经正式进入了倒计时。

在这场杀劫中,整个宇智波一族都将覆灭,最后只剩下寥寥数名族人幸存,并且断浪很确定自己并不在幸存者之列。

“怎么我刚穿越过来就赶上这种倒霉事儿...”一想到距离灭族之夜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断浪就不禁有些发愁。

尤其令他绝望的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资质相当平庸,不仅至今仍是中忍,甚至直到今天才刚刚觉醒一勾玉写轮眼。

以这样的实力去面对宇智波鼬,显然就是在送菜。

想着自己渺茫的未来,断浪突然感觉自己的头痛了起来,让他忍不住抱住了脑袋用力揉搓起来:“嘶、怎么回事?”

然而这股痛楚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越发剧烈起来。

断浪只觉在剧痛影响下自己的意识变得昏沉起来,黑暗如潮水般涌上,瞬间将自己全部吞没。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总算是悠悠醒转,感觉身下柔软的病床已经被坚硬的地板取而代之。

“这里是哪里?难道我又死了一次?”断浪晃晃脑袋爬起身来,接着一低头,注意到了手上的茧子,“不对!这双手...还是宇智波断浪的手!”

确定自己没有再次穿越后,断浪叹了口气。

随即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条由木板铺就的道路之上,两旁还耸立着高大的白色石柱。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令断浪惊讶的是,这条道路竟然是悬浮于半空之中的!

从道路边缘望去,可以发现它的两侧均是万丈高空,只能看见大团大团的云雾。

腿肚子有些发软的断浪打了个哆嗦,连忙将脑袋缩了回去。

不过他的心中却浮现出某种奇异的熟悉感,仿佛自己看到过这副场景似的。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断浪思索了一会儿,却没有想出任何答案,只好顺着面前的道路向远方走去。

潜意识告诉他,只要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肯定能够找到自己的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断浪远远地发现了道路的尽头,那里有一座梭形的四层建筑,同样漂浮在半空中。

看着那座建筑的形貌,他脑中轰然一声,终于明白了之前的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这...这不是死神里的灵王宫吗?”

的确,眼前的景象除了缺少五座零番离殿以外,几乎与断浪记忆中的灵王宫一模一样。

“难道我又穿越到了死神世界?”他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起来,“不对,死神里灵王宫是有零番离殿漂浮在周围守护着的,但这里却没有,应该只是巧合吧...”

只是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断浪心中不免还是升起了几分希冀:“如果这里真的是灵王宫...那我岂不是发达了?哪怕只是找到几样宝物,也足够当金手指了...”

一边想着,断浪已经来到了道路的尽头,远处悬浮于半空的灵王大内里洒落下大片的阴影。

“咦?那是什么?”断浪眼尖,瞧见阴影中立着一座半人高的祭台。

他快步上前,发现祭台上刻印着繁复纹路法阵,而在法阵的中间则供奉着一把锋利的长刀。

那把刀的刀身上铭刻着优雅的云纹,耀出闪亮的光芒,刀锷则是由正方形和十字星组成的图案。

不知怎么,当断浪看向那把刀时,心跳忍不住加快,就连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几分。

“斩魄刀?这难道是一把斩魄刀?而这里则是斩魄刀映射出来的精神世界?”

断浪下意识地自语,随即皱起眉头来有些疑惑。

这把刀的造型他有些熟悉,像是见过一般,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它的名字。

“算了,先拿起来看看再说!”断浪嘟囔着,伸手抓向刀柄。

然而就在他的手刚刚触碰到斩魄刀的瞬间,那把刀便化为了一道流光。

断浪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束光没入自己的心口,紧随而至的是强烈的痛楚。

就在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千根针刺进了断浪的大脑翻涌滚动着,又像是有一千只虫子由内而外地从他体内撕扯钻咬着。

断浪曾经以为自己的意志还算坚定,但是如今在这样狂风暴雨般的剧痛之下,还是忍不住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翻滚起来。

在这种剧痛的折磨下,断浪下意识地双眼一开一合。

接着他的双眸之中亮起了腥红色的光芒,单枚黑色的勾玉在瞳孔中飞快地转动起来。

在写轮眼瞳力的作用下,断浪清醒了一点,能够清晰地察觉到一股信息流涌入自己的脑海,像是有人把一枚烧红的钉子硬生生地楔入了他的眉心。

啊!

断浪痛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

但顷刻之后,他便发觉自己落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精神恍惚地在床上躺了数分钟后,断浪才总算是逐渐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离开精神世界,回到了木叶医院的病床上。

断浪有些后怕地抬手摸摸自己的眉心,却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之前那股痛楚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但身上已经被冷汗所浸透的衣物却明白地告诉他,刚才的经历并不是自己的臆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断浪艰难地自语,感觉嗓子有种缺水过度般火烧火燎的干痛。

随即他目光下移,心神瞬间为之一摄:“等等!这是!”

在他的视线里,同精神世界里那把十字星斩魄刀一般无二的利刃正摆在自己的腿上。

“艳罗...镜典?”

根据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信息,断浪呆滞地念出了斩魄刀的真名。

...

过了许久,断浪才总算是从惊愣中缓过神来,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斩魄刀。

艳罗镜典,死神世界最古老的斩魄刀之一,是五大贵族首席纲弥代家代代相传的神兵。

尽管相比起流刃若火、镜花水月之类大名鼎鼎的斩魄刀,只在官方小说中出现过的艳罗镜典名声不显。

但拥有复制其他斩魄刀始解能力的它,在可怕程度上却丝毫不逊于任何斩魄刀。

只可惜即使是如此强横的艳罗镜典,却依然存在着两个缺点。

一个缺点是它复制的能力强度受限于使用者的实力。

例如在官方小说中,纲弥代时滩复制山田花太郎的瓠丸,其治疗能力远超正版,但复制总队长的流刃若火,威力就远远不及正版了。

另一个缺点则是艳罗镜典在使用过程中,会持续衰变劣化持有者的灵魂。

简而言之它就是一把‘氪命’的斩魄刀,只有以生命力为代价才能够驱动它。

不过在穿越到火影世界之后,艳罗镜典似乎也发生了变化。

在整理了自己脑海中的信息之后,断浪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依靠写轮眼瞳力催动艳罗镜典!

也就是说只要瞳力还足够,他完全可以无伤使用艳罗镜典。

这一发现令断浪不由得精神大振,不过他的兴奋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发现了另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瞳力!

很显然,艳罗镜典这样强大的能力使用起来,注定会消耗大量的瞳力。

而以此刻断浪一勾玉写轮眼的瞳力来看,别说是解放斩魄刀了,就算是半解放都坚持不了几秒。

所以目前的艳罗镜典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只能看不能用的装饰品。

“看来我的当务之急不是开发艳罗镜典,而是尽快提升瞳力啊!”

断浪叹了口气,然后将艳罗镜典小心地放到了一边。

尽管可以将斩魄刀收回内心世界,需要的时候直接召唤到手上,但刚刚得到斩魄刀的他却还是认为随身携带比较有安全感。

在做完这一切后,断浪倚靠在床头皱眉思索起来。

根据他整理的记忆来看,写轮眼瞳力自然增长的速度很慢,以自己一勾玉的水平,就是十年恐怕也达不到自由解放艳罗镜典的程度。

而宇智波族人想要快速提升瞳力,也并非没有办法,最简单也是最普遍的方式就是战斗。

经历的战斗越多越激烈,瞳力提升速度也就越快。

不过这也正是断浪头疼的地方,因为目前忍界明面上还处于和平时期,自己如果呆在村子里肯定没有跟对手生死相搏的机会,瞳力的提升自然没有那么快速。

至于申请出村进行历练?普通的宇智波族人或许可以,但是断浪不行。

因为他的身份非常敏感,尤其现在还是止水刚死的时间点,就算是三代允许,老阴比团藏肯定会跳出来搞事情的。

断浪低头自语起来:“看来只有找人切磋这条路可以选了,尽管效果肯定不如生死之战明显,但胜在比较安全。只是我该去找谁呢?”

要说切磋,他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著名的战斗狂人阿凯。

只是他和阿凯并不算熟,之前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这样贸然找上门去,对方恐怕不一定会接受自己的挑战。

断浪也不是没考虑过和其他宇智波族人切磋,不过原本的断浪却是族内少数认同村子的温和派,平日里和那些激进派关系不睦。

但宇智波一族就是这么奇怪,性格越是偏激、情绪波动越大,实力也就会越强。

所以能够在切磋中给予断浪压力、刺激他瞳力提升的基本都是那些鹰派,这些人显然不会好心到帮助断浪进行修炼。

断浪揉揉有些发痛的额头:“看来我的身份很尴尬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