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七斤七两.

历史 / 两晋隋唐 · 48.4万字

穿越到贞观九年李承乾的身上,本以为是天胡开局,谁知原主竟提前造反。
造李世民的反?
糊透了啊!
.
多年后……
李承乾回望过去。
呵,造反算什么?
ps:本书以不一样的视角看待初唐,大部分以喜剧形式来描写,不过剧情不会胡编乱造——七斤七两.敬上。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人在大唐,正在造反

贞观九年,初。

长安城城南,通善坊。

一座十分隐蔽的屋子内,有俩人衣着不凡,相对跪坐。

其中一人偏小,看模样不过十六七岁,仪表堂堂相貌出众,举手投足之间有着贵气流淌,给人种唐朝贵公子般的感受。

跪坐时,两膝着地,臀部紧贴脚跟,同时上身尽量靠后,背部挺直,令人赏心悦目。

同时,

贵公子左手食指轻轻搭在下巴上,两道漆黑的柳眉微蹙微颦,如黑宝石般泛光的眸子温和又内敛.神色间皆若有思,丝丝忧郁夹杂其中。

另一位,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大叔。

此二人,正是李承乾与侯君集。

若是要说的准确一点,是刚刚穿越不久的李承乾。

“殿下,为何现在唤臣前来相见?”侯君集语气低沉,紧紧盯着李承乾问道。

也不怪侯君集多想,起事在即,眼下绝对是要避免一切不必要的接触,这一点俩人早有约定。

李承乾自然也知道这事,在他穿越过来接收到原主记忆的同时就知道了。

这是唐朝,和历史中记载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唐朝。

太上皇李渊刚从大安宫搬进大明宫不久,此时正忙着给他儿子生弟弟妹妹。

皇帝李世民坐镇太极宫,处理天下政事,过着朝五晚九全年无休的生活,苦是苦了点,不过天可汗的称号已经挂在了头顶。

长孙皇后母仪天下,一生留给外人的永远是端庄,贤惠等词语,亦不愧是千古第一贤后。

至于前面为什么说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唐朝。

是因为唯一的那点偏差,就是......

我。

大唐太子李承乾。

提前造反了!

了解这事后,穿越而来的李承乾心中有且仅有一个字。

原本两人同名同姓,后世李承乾对唐朝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对唐初的这段历史可以说是烂熟于心。

混过点娘后,还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穿越成唐朝的太子会如何如何。

没曾想竟然真的穿越了过来。

本以为是天胡开局,但偏偏原主这二货竟然提前了几年造反,这不是全村老少等上菜的节奏?

满脑子的工业、金融、改革,还有什么奴隶、女性、土地,更别说还要和国际接轨这些,统统都靠边站,现在最关键是眼前这一劫。

吾苦原身久矣,心中纵有千种骚话,更与何人说?

拥有者后世知识的李承乾当然明白,这造反简直就跟闹着玩一样,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要知道历史上李世民本就是靠着造反上位的,原主这完全是在照虎画猫,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

所以,穿越而来的李承乾第一时间便找上了侯君集,想要叫停此事。

“殿下,为何现在唤老臣,可是出了什么要事?”

看着面色愁苦的李承乾,侯君集心头蓦得有种不祥的预感,眉头微微靠拢,再次出声问道。

“这个......候将军。”李承乾斟酌片刻,道:“你看此事可有转圜之地?”

“殿下所指何事,可否具体?”

侯君集双眼微眯,心中咯噔一下。

“自然是‘那件事’。”

李承乾眼睛朝着皇宫方向一瞥,确定了侯君集心中的猜想。

嘶...

真是这事?

侯君集表情管理险些失控。

自古以来哪有造反到最后一步了还想反悔的?

虽说今晚只有太子殿下和自己在这,俩人也是当之无愧的首脑元凶,但显然这件事的知情人并不止他俩。

至少手下几个关键位置的心腹大将必然是知道这一切的,并且暗中收买的那位禁军小统领也清楚。

就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说停就停?

关键是起事就在眼前,现在停下来,连灭口收尾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侯君集头皮发麻。

可惜造反这件事少了谁也不能少了太子殿下,真要是自己一个人造反,保不齐通善坊后街清理更衣室的阿姨都要跳起来骂自己。

侯君集有些愤怒,但毕竟又是自己选的路......

最终,只能开口劝诫。

“殿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现在距起事不过三日,该安排下去的早已就绪,现在要想停下,这可是大忌,保不齐那几人今后心思变幻,到时来个检举揭发,咱俩结局可就半点不由人了。”

“而且,就算他们不揭发,难道殿下愿意一辈子被别人拿捏吗?”

“为今之计,咱们只能坚定信心,只有彻底反了他李世民,咱们才有活路。”

侯君集说完,发现太子殿下依然有些出神,顿时更加烦躁。

要知道这造反可是殿下你先提出来的,自己不过是大力支持,结果事到临头你不干了?

有这么玩人的?

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这么一想,侯君集顿时觉得真相便是如此。

当即开口询问道:“殿下可是遇到什么事了?”

听见侯君集的描述,李承乾也知晓了当前局势的危急。

造反势在必行,不是想停便能停的,甚至强行停下此事,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玩命的可不止是自己一人,要是强行为之...

搞不好,今晚都走不出这道大门。

明白了这点,李承乾心里有所顾虑,于是只能顺着侯君集的话说。

“候将军明察秋毫,确实如此。”

“究竟是何事?殿下尽管说给臣听一听,若有变化也好早做安排。”侯君集连忙道。

“嗯,孤昨晚做了一个梦,咱们起事失败了,还没行动就被发现,死的老惨......”

李承乾把历史书上的小段落讲了出来,看向侯君集的目光中蕴藏着最后一丝希望。

就这?

做个梦而已?

侯君集把茶杯往桌上一放,明显松了口气,坐直了身子说道:“殿下啊,噩梦什么的完全是子虚乌有,根本不用太过在意,臣这些年也做过不少噩梦,这不什么事儿也没有。”

“甚至每次做噩梦,反而臣的运道会好很多。”

“而且不是说做了噩梦只要讲出来,梦就不灵了吗?所以,殿下这是好事啊,你可千万不要讲到底梦见了什么。”

“在这种时候,做噩梦明显比做好梦来得更好,咱们这次十有八九稳了。”

“殿下,坚定信念,此番我军必胜!”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