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女史为何如此在线阅读

宋女史为何如此

秦晾晾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63万字

新书《夫君能有什么坏心思》隔壁连载中。
————
已经在韩来身边侍案九年的女史宋端,突然提出了致仕,自诩清寡的韩郎君在独立生活失败后,不得已的走上了漫漫追妻之路。
【女主重生文】
【书友群:429908206,秦家绺子】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韩来的疑惑

平序三十三年,四月春和。

山河复苏,万事稳进,鸾台所属的遥监殿此刻却乱成锅粥,崔郎君在发妻产子的时候都没如此挥汗,一个劲儿的高呼着:“杜大夫!快去请杜大夫来!”

等了许久,终于有人欣喜道:“来了来了!”

崔郎君连忙迎过去,只见杜薄不紧不慢的行至人群中央,瞧着他们一个个火烧眉毛不禁发笑:“什么天大的事把你们急成这样。”

崔郎君躬身道:“您总算来了,是韩郎君,他今晨来上职,到现在把自己关在上阁里不肯出来,凤阁拟的折子一方未批,我们也不敢……您看……”

杜薄顿时挺胸:“只要韩千年他没横死在里头,无妨无妨。”

对付韩来,他一向自信。

此话一出,崔郎君松开眉头,周遭官员也舒了口气,倒不是真的信服杜薄,而是热锅有人掀了,终归烫不到他们。

“不愧是杜大夫。”

“还是杜大夫最了解郎君了,有您在我们就放心了。”

“不愧是郎君的莫逆之交啊,若不是您及时赶来,属下等还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啊。”

杜薄摆手,天下马屁万千言,他独吃这一套。

韩来是鸾台的主舵手,作为他的挚友,在旁人眼中自是非同寻常。

杜薄笑的越来越目中无人,片刻才在众人的尴尬中收敛,前去最里间的上阁敲门,无人应答,推门进去,韩来正席坐在翘头案前。

杜薄眼露欣赏。

即便是单看背脊,韩来都是那么优秀。

玄衣如云,似卷薄雾在周身,长发顺高肩瀑布流下,盘于广袖间唯余淡泊和优雅。

如画中神仙。

杜薄若是女子,便是洞房后就悬梁也定要嫁与韩来。

那人是游兰献王后裔,太行将军独子,又称靖安神童,三岁文五岁诗七岁词满坊间,虽不通武,但还未及冠便中进入仕,自此在鸾台平步青云,至今高升至三品侍郎,又因上缺二品令君,遂鸾台皆归他一人所掌。

如此惊世人,自然也有绝世的貌。

韩来随了母亲,眉目清润,眼底柔和的似是初春的潮,而最是那一抹薄唇,点缀了千山万里穷叠不尽的枯枝,凤喉啼血的一点晶红。

杜薄在翘头案对面坐下,看清韩来的脸,脑中赞美一屁而散。

水是隔夜雨沟的臭水,红是鞋底拍死的蚊子血。

韩来好似被歹人糟践了。

看着他乌青的眼圈,杜薄心痛的捂胸:“千年,你这是……”

“出去。”

韩来直接赶客。

能和他做这么多年的朋友,杜薄的厚颜无耻倒是出了十分力。

他瞥眼那摞拟折,韩来一向雷厉风行,今天是受了多大刺激连公事都不理了,怪不得其余人如此慌张,不过这么严重的情况自己可处理不了,得另请高明。

“宋女史呢?”他脱口问道。

韩来猛地抬头,眼中射出钢钉来。

杜薄吓得缩肩。

这么大反应,杜薄明白些,试探道:“难不成是宋女史惹你了?”

韩来沉默片刻,忽然发问:“我为人如何?”

杜薄不解,心里想着嘴上编着:“高风亮节,赤子之心。”

“我学识如何?”

“满腹经纶,学富五车。”

“我容色如何?”

“面如冠玉,风流倜傥。”

韩来扶额叹息:“那宋女史为何如此啊?”

杜薄急的抓头发:“千年……到底所为何事啊!”

又多时,韩来才道出真相,而杜薄也有些诧异。

“宋女史……准备致仕?”

韩来点头:“宋端今晨同我说的,她准备致仕归乡,去太丘找她师父。”

“宋端十五岁入上御司,后又指派给你,整整侍候了九年。”杜薄摸着下巴徐徐分析,“这九年来她跟着你出入朝堂,无不得势,如今除了太后娘娘身边的梁女史,便是她最得脸,如此权柄旁人求而不得,她怎么好端端的要致仕?”

又提到症结所在,韩来百般难解,忽又一本正经的问杜薄:“莫非是我太优秀,宋女史每每自愧不如,侍奉书案如履薄冰,所以……”

“切莫再言。”

杜薄差点伸手去捂韩来的嘴,他怎么忘了,自己这位挚友除了高贵的出身和优异的容貌才学外,毫无内在涵养。

韩来的心若是春饼,那定只以自恋做馅。

“我看宋女史致仕皆因为你。”杜薄一针见血。

面对韩来的疑惑,杜薄一股脑的说道:“女史不是侍女,专侍文案不近内事,你倒是好,宋女史不但要侍奉文案,还要伺候你日常起居,每日鸡鸣起狗吠睡,过的委实惨……”

见韩来面堂发黑,杜薄抿住嘴,深觉此地不宜久留,起身出去。

“杜大夫。”

侍奉杜薄的女史程听迎了过来,告诉他陈郡公来访,还特地询问宋端去向。

陈郡公?

此人是朝上出名的和事老,和韩来素无往来,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细问之下才得知,陈郡公知晓宋端将要致仕,特地来访。

朝廷培养女史的机构名为上御司,其中女史又分掌内掌外,掌外便如同宋端和程听这般,可随主侍官员行走于朝堂间,掌内则是掌外的备选人员。

陈郡公的次女陈殊,就是上御司掌内女史的一员,宋端刚要致仕,他便前来拜访,目的昭然若揭,为爱女铺路罢了。

不过宋端要致仕的消息自己今天才知道,陈郡公是如何提前晓得的。

杜薄看向程听,那人一脸无辜,他无奈的捂脸,程听与宋端一向交好,肯定就是眼前的长舌妇把消息说出去的。

要是让韩来见了陈郡公,知道消息来源,自己和程听都活不了了。

“告诉陈郡公,韩郎君今晨病了不见客,请他改日再来。”杜薄说着擦汗,“宋端今天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关键的时候人不在。”

程听虽然大嘴巴,但人很听话,又对杜薄道:“下臣明白,对了大夫,平年姑娘派人送来了一个锦盒,下臣想着许是点心一类,就叫先送去府上了。”又狡黠一笑,“夫人前些日子同您闹脾性,大夫正好借花献佛,拿这点心哄夫人高兴。”

杜薄一听,如遭雷劈。

平年是春意楼的清倌儿,他最疼爱的红颜知己,可发妻凶悍,他始终无法为平年赎身,昨日去见平年,相约索她一枚手帕,那锦盒里装的定是这个!

什么点心,什么借花献佛哄夫人开心,只怕夫人收到锦盒,要拿了镰刀来索他的命。

见杜薄脸色变化莫测,程听以为他高兴坏了,欣喜的邀功道:“这都是下臣应该做的,大夫不必如此。”

杜薄强压怒火,笑的狰狞:“宋女史如此,敢问程女史有没有致仕的打算呢?”

程听立刻严肃道:“大夫放心,下臣定会好好侍奉大夫,呕心沥血,在所不辞。”

杜薄七窍生烟,忽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进遥监殿,立刻喊道:“宋女史。”

身后上阁的门砰的打开,殿中众人纷纷看来,韩来一脸阴沉的站着,直盯着姗姗来迟的宋端。

女子一身清爽的蟹壳青官服,腰身极窄,绑着黑色的珠穗,头上发髻盘桓不散,极净整齐,肌肤瓷白,眉鼻秀意柔软,一对瞳如棋盘黑子晶莹透澄。

她走到韩来身前,恭敬行礼:“公子,已到下职时辰,回府的车轿已经备好。”

韩来目不斜视:“你去哪儿了。”

宋端温柔道:“天热贪凉,下臣出恭去了。”

韩来面无表情,伸手捂住了鼻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