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明商在线阅读
免费

正经明商

瑶光满山州

历史 / 两宋元明 · 8.6万字

穿越大明没带烟?
那就自己开个烟草公司。
从秦淮河畔的风流商人开始......
徐枭布局南北两京,纵横中外诸国。
一手掌朝堂,一手压皇权。
聚寰宇之财,续大明三百年社稷。

目录

第1章 一月不归家

昨晚酒喝多了,早上醒来脑袋生疼。

徐枭缓缓睁开眼,发现身边躺着个姑娘,惊得一骨碌滚到了床下。

揉着脑袋爬起来,徐枭心里一阵无奈,来到大明快一个月了,还是有点不习惯这奢靡的生活啊。

床上的姑娘翻了个身,继续酣睡,完全没被弄醒。

“想来是昨夜累了。”

徐枭咧嘴笑着,想着做一回暖男,就没有扰人清梦。

这一摔也没了睡意,徐枭穿好衣服准备起床。

刚穿戴整齐,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婢女拎着食盒,扭着胯走了进来。

婢女进来先问了安,笑盈盈的说:“徐公子,安妈妈说您昨晚喝醉了,早起这身子肯定不舒服,让婢子将这粥和解酒茶给您送来。”

徐枭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安妈妈心好,这秦淮之畔数十家歌楼舞坊,难怪你们朝月楼名头最响。”

婢女脸上笑意更浓了,声音娇滴滴的:“谢徐公子夸奖,只要徐公子喜欢就好,玩的开心就好。”

婢女是真的开心,眼前的徐枭徐公子家世好,人长得也好,对服侍他的姑娘更好。

这一个月来,徐公子几乎天天都流连在朝月楼,相对于其他客人,楼里的姑娘婢子都想服侍徐公子。

虽然堕身风尘,但碰到一个好客人,也是福气啊。

等徐枭洗漱完毕,婢女已经把早食摆了满满一大桌子。

两碗粥,一笼包子和几样小食,除了解酒茶外,还有几碟小菜,丰富的很。

世间唯有美人和美食不可辜负,这是徐枭的人生信条,一大早就占全了。

大明的生活真是快乐啊。

徐枭端起粥喝了一口,表情十分满足。

伸手掏出一块碎银子,轻声道:“拿着,也辛苦你了。”

那婢女笑的更开心了,接过银子连忙道谢。

徐枭笑着摆摆手,低头继续吃。

婢女刚走到门口准备离开,徐枭突然问道:“赵公子他们起来没。”

婢女转身道:“都起了,在茶室等您呢。”

“豁,这两懒货居然起得比我早。”

毕竟昨晚自己很累,起晚了些也是应该的。

能力强的人,总要扛起更重的担子。

徐枭恶狠狠的咬了口包子,自我疏导。

吃过早食,徐枭踮着步子来到茶室。

这独立茶室是朝月楼高级VIP才能享有的待遇。

当然,这高级VIP可不是徐枭,而是与他同来的赵元任赵公子。

徐枭就是蹭蹭,也能进去。

这赵元任长相一般,身材一般,能力一般,唯独家世不一般。

他爹是右副都御史赵文华,总督江南、浙东军事,实权正三品。

徐枭推门而入,还没开口,就被满屋子烟味熏了个跟头。

“那个缺德的,大清早烧房子。”

徐枭破口大骂。

隔着浓浓的烟雾,屋内传来浑厚的男低音。

“烧个屁,抽烟呢,要不要来一口。”

徐枭定睛一看,隐约可见一个胖胖的人影,反应过来这就是赵元任。

徐枭捂着口鼻,迈步靠近。

只见这赵元任斜躺在软塌上,旁边是同来的国子监好友沈昂。

两人躺在软塌上揉肚子,估摸着是早食吃撑了。

两人手上还拿着一根长长的玉杆,玉杆上端是个扁形烟嘴,下端是个敞口烟斗。

正在那吞云吐雾呢,满屋子烟。

徐枭脑子一震,来大明前他就是个老烟民,一打眼就认出这玩意是抽旱烟的烟杆子。

可是,明嘉靖朝就有烟草了吗?

徐枭深吸一气...

然后呛的满脸通红。

“咳咳咳,这味太正了。”

大清早就吸了满满一口二手烟,徐枭呛的咳嗽不止,差点把早餐吐出来。

“徐枭,你轻点咳,咳死了我们可不负责收尸啊。”

赵元任毫不留情的嘲讽一波,沈昂更是哈哈大笑,根本不捂嘴。

徐枭也是老烟民了,二手烟的味道早就习惯了。

之所以咳成这样,完全是太久没抽了。

穿来大明没带烟,这一个多月烟瘾早犯了,却只能憋着,对于一个老烟民着实有些残忍。

虽然搞不懂这个时候的南京城怎么会有烟草,但徐枭也管不了这么多。

抬手接过沈昂递过来的旱烟杆,凑上去吸了一口。

心情瞬间放飞。

缓了缓,徐枭瞥了眼赵元任,装作不懂的问道:

“这是什么新鲜玩意,从哪弄来的,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赵元任吐了口烟圈,说道:“我也不清楚,沈昂带过来的。”

两人转头看向沈昂,后者揉着肚子,十分嘚瑟的说:“没见过吧,这就是旱烟,两广那边才有,以前和我爹在那边经商时见过。”

徐枭有点明白了,这沈昂他爹是南京城富商沈万贤,生意遍布两湖、两广和江浙。

而根据记载,明万历朝时,两广确实有民众抽旱烟的情况。

按照这个时间推算,相隔不过二十年,嘉靖三十五年在南京出现烟草也说的通,

“所以,这是你从两广弄来的?”徐枭追问道。

沈昂摆手否认:“码头上停了艘两广的船,带了点旱烟卖,我也就顺道买点尝尝。”

“也就是尝个新鲜。”

“对”,赵元任接口道:“这东西一点都不好抽,抽多了咳嗽。”

两人边抽边咳嗽,沈昂都快熏吐了。

徐枭怜悯的看着两人,熟练的吐着烟圈。

毕竟是没抽过烟的大明人,这两人起个大早抽烟,完全是为了装逼,毕竟他们三人的年龄也就和后世那些高中生差不多大。

徐枭不免想起自己第一次躲在厕所抽烟,烟雾缭绕间,衬托出一个忧愁的装逼少年。

眼见二人咳的越来越厉害,徐枭起身打开窗户,让烟雾尽快散去。

“你能不能把窗户拉开,得让这阳光照进来,哪有关着窗户抽烟的,呛不死你们。”

“我们哪懂这个啊,就是觉得好玩,尝尝而已。”赵元任眼泪哗哗流,边咳边回话。

徐枭扫了眼眼泪直流的两人,又扫了眼满屋子白烟,心里有点疑惑。

按理说,哪怕是第一次抽烟,也不至于这么大反应。

再说了,这烟雾怎么这么大?

徐枭迈步走到桌旁,看了看盒子里的烟丝。

又看了看快咳死的两人,一阵无语。

沈昂带来的,是最粗糙的生烟丝,采摘之后只经过晒干和切碎这两道程序。

作为老烟民,徐枭也试过自制烟草。

因为好奇,曾经直接抽过这种最粗糙的生烟。

别说没抽过烟的赵沈二人,就连当初的徐枭,都扛不住。

徐枭凑近烟丝,仔细闻闻,确认这烟丝的质量很好,只是加工太差。

毕竟这是大明,烟草和旱烟才刚刚出现,整个大明没有一个人懂得怎么生产和加工烟丝。

不像后世,烟草加工已经成了一门学问。

“可惜了,烟草生意可是能成为一国支柱的。”徐枭喃喃道。

确实可惜,后世之所以有这么多老烟民,就在于烟草加工工艺成熟,烟草味道好。

再加上卷烟携带方便,香烟才能迅速被大众接受,形成了超级庞大的烟草市场。

而大明可没有这些条件,就这种粗糙的生烟丝,口感很不好,苦涩还呛人,很难被大众接受。

赵沈二人就是尝个新鲜,后续肯定不会再买。

徐枭是没得选择,总比抽树叶要好些。

再次看了看盒子里的烟叶,徐枭突然笑了。

“谁说大明没人懂得烟草加工,我不是来了么。”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