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锦鲤福妻致富忙在线阅读
免费

重生八零,锦鲤福妻致富忙

何以歌歌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59.8万字

8.6分 29人评分

重生回到二十岁,韩秀梅发誓,这一世绝对不要重蹈覆辙。
她抱紧了自家丈夫的大腿,一改往日的刁难骄横,更是对家人百般照顾。
韩秀梅也持家有方,有口皆碑,上山了,能捡到山鸡野兔;下河了,能带出大鱼小虾;就连出门种个菜,都比别人家的菜地长势好,村里各个都夸是个能干的好媳妇。
这辈子,踩极品,虐渣渣,和自己那便宜老公携手共进,连带着一家老小,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本着勤劳致富的思想,想要带着家人走上人生巅峰。
却没想到,自家身潺体弱的老公也是一路开挂,上大学,开公司,惊才艳艳,一路直奔亿万富豪而去。
在外面冷若冰霜,回到家里却抱着韩秀梅撒娇说道:
“媳妇儿,计划该提上日程了。”

版权:昆仑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重生

一九七七年,五月中旬。

太阿县,韩庄村。

韩庄村在整个县城偏北的地方,背靠着太青山,周围环水,是个水土肥沃的好地方。

正值春末夏初,天气渐渐的开始变热了,地里到处都是绿色。麦子已经开始接穗了,沉甸甸的,微风吹来,掀起了阵阵的麦浪。

已经到了中午的时候,知了开始树上不停的叫着,让人听了,凭添了一份儿热气。

屋外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哎,姐,东屋那个,现在怎么样了?还能活不能?要是不行了,趁早卷了扔后山吧。放在家里也晦气。”

“嘘,小声一点儿。刚刚我进屋看了一眼,还有气儿呢,没死。你说话别这么大声,要不然让她醒来,听到了,指不定怎么跟你闹呢。”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渐小了。

窗外的知了叫的人心烦,韩秀梅躺在床上,只觉得身体又热又冷的,浑身都是疼的。

【叮——系统已更新完成,正在等待宿主绑定。】

脑海里的机械音让女人的头更疼了。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糊着新纸的房顶。韩秀梅忍着疼痛,四处打量着是周围的环境。墙壁粉刷的一块儿白一块儿灰,十分的不匀。身下躺着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土炕床,上面的被褥还是喜庆的大红色,墙上还贴着大大的“囍”字,桌子上还放着没有烧尽的红烛和瓜子糖盘。

这不是她刚嫁入韩平山时候新房的样子吗?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什么力气,躺在床上直喘粗气。

是了,可能是在那个小破茅屋里烧糊涂了,所以她才会怀念她刚结婚的日子。

在娘家的时候,后母为了让她嫁人,说了许多瞎话。现在想来,一个家有瘫痪老母。下面又是两个妹妹的书生,家里怎么可能会过得滋滋润润,顿顿大鱼大肉呢?

可是她当时就是被猪油蒙了心,听信了后母的鬼话,上了韩平山的驴车。

所以当她得知真相之后,在韩平山家里大闹了一场,砸了好多东西,搞得韩平山一家人颜面尽失。

虽然是被后娘骗着嫁给了韩平山,但是他对她也是真的好。男人木讷又没情趣,可是每天都会带回来二两肉给她吃。那些村里面女人没见过的珠花、碎花裙,还有蛤蜊油,润唇膏,那些知青带回来的稀罕玩意儿,她韩秀梅全都有。

村里的女人们看着眼红的不行,谁不酸言酸语的夸一句韩平山“疼媳妇儿”。

可是韩秀梅却犹不知足,成天在家里不是摔摔砸砸,就是指桑骂槐,除了小姑子韩萍菊,家里谁也不敢对她说个不字。

“妹妹,你在这儿先做着,我去厨房看看,给嫂子熬的那个药粥好了没。”

韩萍菊放下了手里的竹篾筐,拍了拍手,就起身往厨房去。

“姐,你别管她。她都能做出来这种事情,还给她治病干啥?”

韩萍兰使劲儿一掰手里的竹篾,咬着牙说道:“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想的,这种腌臜货色,留在家里有什么用?活儿活儿不干,娘娘不管,吃得比谁都多,跑的比谁都勤,结果呢?”

“我不管,反正咱哥回来了,我就要实话实说,我才不想被全村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

说完,韩萍兰把手里的活计往地上一扔,起身回屋了。

韩萍菊也没办法,看了看东边的屋子,叹了口气,往厨房走去。

院子里安静了下来。

韩秀梅躺在床上,姐妹俩的对话让她想起来了,她和知青队的李广安相约在小河边的那片儿麦地见面,结果……

李广安跑了,她却没跑得及,掉进了水里,被人救了起来。

虽然村里人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但是到底还是一条人命,村里人把她送回了韩平山家。

这件事私底下都传开了,韩萍菊年纪小,总爱跟着村里的孩子们跑着玩儿,这事儿就叫她听了去了。

小孩子都知道脸面,她在外面跟人打了一架,回来就把这事儿倒了个底儿朝天。

本以为韩平山会气愤难当,把韩秀梅扫地出门,结果他却只是沉默不语的去村医务室给韩秀梅抓药去了。

五月的天,说冷不冷,说热也不是多热,一个女人掉到水里面,那不好好养两天,决计是缓不过来的。

韩平山安顿好老娘之后,就让妹妹照顾好韩秀梅,上山去了。

韩秀梅蹙着眉,看了看天色。她记得韩平山当时是踏着夜色,跛着脚回来的,还带回来了一只山鸡。当晚,她就喝上了鲜嫩的鸡汤。

再后来……

韩平山为了让韩秀梅过上顿顿都有肉的日子,什么活儿的抢着干,结果身子骨撑不下去,直接病倒了。

韩秀梅却看他哪里都不顺眼,觉得他就是懒,是装的。她也不愿照顾,只是把韩平山扔在村医那里不管不顾的,自己在外面好不快活。

她清楚的记得,就是在这年之后,国家突然改革教育制度,决定恢复高考。

也就是这一年,韩平山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在那场声势浩大的考试中斩头露角,直接考入了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校之中。

也就是从这里开始,韩平山的命运完全的改变了。在学校里就受到老师的关照,没毕业就有数家国企向他抛出橄榄枝。紧接着,韩平山凭借着自己的学识,先是进入了企业做了技术工,后来又凭借自己过硬的技术下了海。自己开起了工厂,生意越做越大,最终变成了全国首富。

而她呢,她当年一心扑在了李广安的身上,还跟着他回了城里,这才知道,原来李广安家里已经安排了结婚的对象,对她只是玩玩而已。

如果当时她能好好的和韩平山过下去,那么她现在怎么会如此狼狈的等死呢?

不一会儿,韩萍菊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她一眼就看到了睁着眼躺在那了韩秀梅,下意识的避缩了一下,才尴尬的笑笑说:“嫂子,你醒啦?来,趁热把这粥喝了吧。村医说你这身子骨受了寒,得好好养两天才行呢。”

韩萍菊看着她一动不动,连话都不说的样子,心里直突突,早知道就不来这一趟了。

她仍然记得,她哥和嫂子结婚的第二天,韩秀梅在韩家状若疯狗,拿到什么东西都乱砸,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街的场面。

她端着碗一动不敢动,手指尖都被烫的有些发红。

可是韩秀梅突然开了口,说出来的话让人吓了一跳,韩萍菊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发烧了,怎么就会幻听了呢?

女人说的是:

“谢谢你啊,萍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