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读书人在线阅读

西游读书人

跟风成仙

仙侠 / 古典仙侠 · 69.6万字

9.2分 27人评分

我叫唐三藏,是十世金蝉,刚刚转生,还在娘胎。
如来以为我喝了孟婆汤,什么都忘了,他却不知道,孟婆是我粉丝!我根本没喝孟婆汤!这一次转生,我一定要灭了如来!
不过,我拥有十世记忆的秘密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我决定找个普通人家苟个十年八年,为了掩人耳目,我装疯卖傻,直到遇到一个一个帅到掉渣又满嘴骚话的废柴老爹……
我叫陈光蕊,是一个穿越者,穿越得到了一个黑化系统,原计划在长安喂马劈柴相妻教子,当一个普普通通读书人,可被儿子挑唆走上了一条征天称帝的西天之路,这件事情要从我儿子的那句我爹有天帝之姿说起……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我叫唐三藏,十世金蝉子,刚刚转生

贞观六百九十八年,洪州。

六月初六,宜迁坟,改嫁,求学,忌泅水,远游。

楼船尾栏处,一位白衣秀士正揽佳人共赏月,突兀被那船夫猛地一推,掉入水中。

轰隆一声雷响!

一道白雷劈入沂水河中。

水中,缓缓陨落的白衣秀士,身躯被那白雷击中,瞬间白衣秀士窒息的苍白脸颊上飞快的出现了一抹抹的血色,他睁开了双瞳,脑海里两个记忆飞快的愈合。

地球,父母双亡,无妻无房,心理医生,温文儒雅,暴躁老哥……

西游,大唐,科举,殿试上作灭佛富国论,封状元,得绣花球,娶娇妻,遇恶贼借尸还魂,名陈光蕊……

白衣秀士张开嘴,咕噜噜气泡外窜,他想说什么话,但是发现自己的身躯不受控制的开始下沉。

救我——我不会游泳!

临死的一刻,陈光蕊似是感受到灵魂离开了身躯,他看着自己的身躯,缓缓落下,一股莫大的悲哀涌现心头,仿若鲸落于海,英雄末路。

撼天狮子下云端,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一位无敌的穿越者,一个刚刚吃上公家饭,一个美满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宿主求生执念极其强烈,达到系统激活标准,黑化系统激活成功!”

一个声音传出,陈光蕊回应,“系统?是你吗?给个礼包,交个朋友!?”

“黑化系统开启完成!”

“天赋黑化——长鲸吞月功!”

“巨鲸落,万物生,一念百浪起,一念山河成!”

“巨鲸吞月自动晋级,当前第一层,长鲸击水!”

陈光蕊听着系统的声音,只觉得身上的压抑瞬间消失,自己不再下沉,而是站在水里,整个人飘然好像是在外太空,没有了重力,没有了窒息感觉。

陈光蕊睁开眼,看着恢复正常的自己,轻轻挥手,手落下,一道肉眼可见的水流冲击窜出去,直接把一块暗礁打的稀碎,意识深处,多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影五心朝天,双臂做太极双鱼游弋,他呼吸出没的气息化作一条条长鲸,鱼贯而出,吞月而长,鲸鱼回体,身影放亮,只觉得体魄身魂强壮了许多!

宿主:陈光蕊

性别:男

身份:贞观697年文科状元郎,广陵城长令史。

武道:一重一层,淬体境。

晋级武道二重需要内外同修。

内功心法:无(内功高低决定武道级别)

外功招数:无(外功强弱决定战力高低)

吐纳功法:长鲸吞月(辅助功法)

武道评价:不堪一击。

黑化系统,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反派系统?这就是鲁迅说过的,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

算了,顾不上那么多了!

“长鲸吞月,融合!”

意识海深处小人炸裂化作无数的文字汇入陈光蕊意识海里。

“鲸起!”

陈光蕊身影如巨鲸,轰隆而出。

楼船上,突兀的船后,水浪冲天,三层楼船猛地开始晃荡起来。

刘洪急忙道,“怎么个情况?”

“不,不知道!”

“快去船尾看看!”

轰隆一声,又是巨响,一道足足两丈来高的巨浪拍打而落,浪打在楼船上,整个楼船晃荡破裂,疯狂的摇曳时,有人惊呼,“大哥,大哥,快看!是陈光蕊!”

刘洪看向了巨浪。

两丈多高的浪头上,一袭白色锦袍,风度翩翩的状元郎冷着脸,双瞳里,杀机暗灭!

刘洪盯着陈光蕊,怒道,“不可能!”

陈光蕊扬起手来,“受死!”

陈光蕊脚下一踹,两丈来高的水浪拍打下去!

巨大的水浪铺面,就好像是一堵墙砸在身上,一帮小弟各个恐惧无比,怎么会这样,这陈光蕊怎么变得这么强!

他不是个文状元吗?

文状元现在都这么能打的吗?

刘洪双臂回旋,一拳砸出,“找死!”

一拳轰出,沙包大小的拳头冲碎了陈光蕊劈来的水浪墙壁。

陈光蕊双臂一震,背后水气鲸鲲拍打水面,又是一重重水墙重叠扑来。

楼船厢门推开,殷温娇看着踏浪归来的夫君,喜出望外,“夫君,夫君你没事吧!”

趴在一侧的刘洪看准机会,猛地抽刀对准了殷温娇,“陈光蕊!现在滚下来!要不就让你的夫人身首异处。”

陈光蕊踩着水浪看着面前的女子,温柔贤惠,哭的是梨花带雨。

刘洪色厉内荏,“陈光蕊!别忘了!你已经得罪长安所有权贵了,你以为你能逃的了吗?就连你岳父也不敢保你!长安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光蕊抬起左手,五指张开,“下辈子,做个好人。”

陈光蕊猛地握拳,五指合拢。

刘洪瞪大了眼,刘洪看到自己身上的那一滴滴的水珠瞬间变成了锋利的水刺,水刃,水剑!

轰——

刘洪身上的每一滴水化作水刺,水剑,水刀直接劈在了刘洪身上!

而刘洪的身体里,一道道血水化作红色血刀从皮肤里直接外戮而出!

瞬间刘洪身躯爆裂开碎,无数道的血水冲天而!

血色的浪花里,殷温娇傻傻的站在原地,这一切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自己的夫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一只温暖的手擦拭过殷温娇的脸颊上的血渍。

殷温娇嘤咛一声抱住了陈光蕊,痛声哭泣。

陈光蕊抱着殷温娇,看着周围数个帮凶,双掌迂回,水气,水珠,水浪汇聚在身侧化作一条游弋的长鲸,长鲸足足一丈之巨,环绕周围,冲击在那些帮凶身上。

一个照面,刘洪这帮水贼被水鲸贯心而过,一个个心口出现头大的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

陈光蕊揽着夫人,看着沂水河上的血水,五指之间,一条手指大小的鲸鱼随心所欲的游弋。

血味儿的晚风吹过陈光蕊的脸颊,

陈光蕊没有注意到,殷温娇的肚子里,一个小生命感受到了危机,被剧烈打斗声惊醒。

小生命第一次通过神念扫视着陈光蕊,好奇的看着外边,这就是我爹娘?

娘亲很富态,很慈祥,我爹……

卧槽,我爹怎么这么俊朗!这容貌比我上一世还要英俊三分,这优雅不羁,翩翩如龙的气质,该死的迷人笑容!我一个男的都有想法了!

看来我出生之后,颜值什么的根本不用愁了。

想我金蝉子,九世善人,十次转世,如来以为我喝了孟婆汤,什么都忘了。

可惜他算错了一点,孟婆是我知己,那碗为我调制的特别加强版孟婆汤,我根本没喝!现在的我十世记忆都在,大劫统筹在胸,只要闷声发大财的发育几十年,踏临西天,把如来的骨灰都给扬了,我现在不能慌张,我要安心发育……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