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在线阅读
免费

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

阿拉不离梦

轻小说 / 同人衍生 · 106万字

猫咪心理问题观察师“正义”小姐,吻醒(划掉)唤醒睡觉的“愚者”先生~
阿罗德斯表示,天天睡觉好无聊啊,我要看主人谈、恋、爱!
奥黛丽:什么?愚者先生?这不是世田……被盲目吃鱼.jpg
猫猫虫们:羞耻得满地打滚中~
——关于世界需要正义的呐喊。
等等,你们以为这是世正文吗?不,这其实是镜克文(并没有)
诡秘同人,包含公众号的现代番外。时间线开始于1354年1月(愚者沉眠一年多后)。
含西大陆、天尊后手等等各种二设(不二设我也写不下去啊QAQ)
欢迎提出不同观点,作者接受各种建议(但不要太凶嗯,不然——单片眼镜警告!
总之,祝大家磕糖愉快~
书友群:438810262

目录

第1章 有病难治

平斯特街23号……15号……7号,到了。

一双毫无特点的女式皮靴踏上了台阶。

叮铃……叮铃……

声音似乎惊动了一只老鼠。它从旁边的灌木丛中窜了出来,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墙根的拐角。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随即,门把手一转,走出了一位发型凌乱、容貌俊美的男士。

敲门的少女认出了记忆中的面孔,抬手扶了扶脸上的银白面具。手腕一翻,露出了一张刻画着剑与天平的公正女神的纸牌。

塔罗牌,正义!

黑发绿眸的房屋主人连忙侧身,将“正义”小姐奥黛丽请了进去。

奥黛丽一如既往地观察着面前的人。

动作有点紧绷,不像平时那么随意……“星星”先生对于将要做的事情很紧张啊……

在此之前,“星星”伦纳德通过向“愚者”先生祈祷,请求和“正义”小姐在平斯特街7号见面,希望她的“织梦人”能力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

虽然“星星”先生连报酬都没有提及,但奥黛丽向来很有主人翁精神,认为失去了召集者的塔罗会更应该团结,互相帮助,因此很快从东切斯特郡返回了贝克兰德。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在塔罗会上提及?那样明明更加隐蔽……或者在祈祷的时候说明也可以呀……呃,也许是不想打扰沉眠的“愚者”先生……

奥黛丽嘀咕着走进客厅,一眼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位白发整齐的老人。

咦?我见过他的画像!这是寄生“星星”先生的那位天使?是祂?祂结束了寄生,塑造了新的身体?

嗯,看上去很和蔼,没有什么架子。这很符合我在那本书中听到的,源自莫贝特·索罗亚斯德子爵的描述……

奥黛丽连忙提起裙摆行了一礼:“您就是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殿下?”

在听过莫贝特的描述,并且从“星星”的言行侧面了解后,她对这位老爷爷很有好感,并相信这才是“愚者”教典中提到的那位“时之天使”。

帕列斯凝视着她,缓慢点了点头,身体微微前倾了一点:

“不用这样客气,你可以称呼我的姓名。‘正义’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动作虽然平稳,但还是暴露出少许凝重……究竟是什么样的任务,能让一位天使都感到凝重?

奥黛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

“‘正义’小姐,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情况,你再决定要不要提供帮助。”在问过相应的需求后,伦纳德为奥黛丽端来一杯红茶,邀请对方入座。

“咳,我想请求你帮助的这件事不便于在灰雾上讨论,所以我才无法提前告知细节。呃,辛苦你跑了这一趟。”

什么样的事情不能通过灰雾传达?莫非和我们塔罗会不相关?是黑夜教会的事务?

奥黛丽看着“星星”伦纳德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铁质卷烟盒,解开灵性之墙,掀开盒盖,暴露出内部的事物。

是一枚,呃,金币?

奥黛丽隐隐感觉到这枚金币不同寻常。她默默看着伦纳德摊平手掌,将金币倒了出来。

“这是‘愚者’先生沉睡的前一天,克莱恩给我的金币。”

“世界”先生!

突然听到这消失许久的名字,奥黛丽只觉得猝不及防。她一时睁大双眼,心怦怦跳了起来,无数感受在内心交织。

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于沉睡的前一天,给出这样一枚金币,“世界”先生对自己的未来可有预料?不,奥黛丽,控制一下,你不能失态……

在心绪纷乱的同时,这位资深的“观众”还是注意到,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的眉毛有些古怪地动了动。

有秘密……这位天使似乎知道什么,却没有告诉“星星”先生……奥黛丽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同时听见“星星”伦纳德继续说道:

“如果我在包含这枚金币的范围内使用入梦的能力,就可以进入克莱恩的梦境。”

奥黛丽的眼睛刷地亮了。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双手微微发抖: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这枚金币,见到沉睡的‘世界’先生?这是唤醒他的线索?我们可以通过进入他的梦境来帮助他吗?”

回应她的,是两位屋主凝重的沉默。

这是,有困难?可是无论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磨灭我唤醒“世界”先生、唤醒“愚者”先生的决心!奥黛丽没有说话,以坚定的目光表达自己。

看得伦纳德抓了抓头发:

“是这样,克莱恩的状态非常不好——他好像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不是那种正常做梦状态下的不记得,而是,梦中的他根本就是一个与现实不同的另外的人。”

“他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曾是克莱恩·莫雷蒂,曾是夏洛克·莫里亚蒂,曾是格尔曼·斯帕罗……”

他越说声音越微弱,表情中的担忧和无力却愈加强烈。

奥黛丽也听得微微皱眉。不过对神秘学知识的了解令她很快有了思路:

“也许,这就是‘世界’先生将金币给予你的目的?”

“‘星星’先生,我曾经通过设计梦境的情节,治疗他人的心理疾病。也许现在我们也可以借助梦境相关的能力,唤醒‘世界’先生的自我意识。”

“可以是可以——”伦纳德的神情一时竟然有了点畏惧,“但可怕的是,他的梦境似乎被什么操控着。”

“我在第一次入梦时,在聊天中提及魔药积累的疯狂和代价,却突然半途退出了梦境。等到我再次进入时,梦境的内容已经向前推进了许多,我曾经的那段聊天就那么被强行中止了。”

有另外的力量……那是什么……奥黛丽刚想进一步探讨,就听到帕列斯突然插嘴:

“这是污染。”

污染……奥黛丽悚然一惊,双腿忍不住向后收了收。

她想起了“世界”先生在最后一次治疗时提到的内容,连忙问道:

“是来自最初那位造物主的污染吗?”

我记得,那一次治疗中如果不是“世界”先生及时出手,我很可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遭受了侵蚀。而那时,“世界”尚且情绪稳定,认知清晰,不像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这就是任务的艰巨之处吗?

奥黛丽感觉到了凝重,却没有丝毫的退缩。直到帕列斯在短暂沉默后,后靠椅背,苦笑一声:

“其实,‘愚者’遭遇了类似情况。”

什么!竟然是这样?

“愚者”先生的处境这么危险……我,这是我有资格知晓的事吗?奥黛丽一边难以克制地觉得自己在亵渎神灵,一边隐约觉得头皮发麻。

那可是强大的“愚者”先生啊!

心绪电转中,奥黛丽忽然想到了小“太阳”曾在塔罗会上分享的那句,源自“暗天使”萨斯利尔的话语:

“原初在我体内苏醒了……”

这就是其中的恐怖吗……

伦纳德于此刻跟随补充:

“这也是为什么不能通过灰雾传递消息。”在被污染的神国讨论对抗污染,这无疑是在挑衅。

这……这简直让我们失去了塔罗会的大部分便利。奥黛丽稍一细想,便发现自己熟悉的所有解决问题的捷径都受到了影响。而其余能够想到的办法,在强大的“愚者”先生都无法抵御的污染面前,似乎脆弱不堪一击。

一直乐观向上的她,此刻也忍不住对于自己能否帮到“愚者”先生,帮到“世界”先生,产生了一点怀疑。

不,我绝不会放弃!“观众”很快调整好了自己: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尽量避开灰雾的前提下,进入‘世界’先生的梦境,一边应对梦境中的污染,一边唤起‘世界’先生的自我认知,还有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现在看来,直接催眠将会导致污染;言语就像‘星星’先生你的经历那样,会受到干扰。虽然我们依然可以自然地推动梦境变化,使‘世界’先生产生相应的认知,但这将是无比浩大的工作量。”

确实叫人无从下手。

奥黛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伦纳德已经在加深困难程度:

“不仅如此,梦境本身也十分诡异。非凡能力在那里会受到明显的削弱。”

“而模仿梦中人的生活需要大量的知识,在那里即使是平民也会频繁使用十分复杂的机器。”

“而且……”伦纳德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他们使用的文字,竟然是罗塞尔文。”

这……这不是只有“愚者”先生和罗塞尔大帝才懂得的文字吗?难道我们进入的梦境其实是“愚者”先生的梦境?可是为什么“世界”先生要在沉睡前送给“星星”先生进入“愚者”先生梦境的媒介?

不对,“星星”先生对“世界”先生那样熟悉,他说是“世界”先生,那他见到的应当就是“世界”先生。至少“世界”先生是在这个梦境里的。

也许,“世界”先生和“愚者”先生在同一个梦境中沉眠?或者,“世界”先生也能够解读罗塞尔文?不,如果在梦境中还能将一种文字当作通用文字使用,那绝对不是能够解读这么简单。这种文字必然是他极为熟悉,出于本能想使用的。

这……罗塞尔的文字绝不简单!这背后或许有更加深刻的神秘学含义!而这样的深层次含义,只有“愚者”先生才能够知晓!

奥黛丽于情绪的凝重中,突然有了思维的发散。这并非异常,而是源自她在晋升序列3“织梦人”后为自己选择的“锚”。

那是自己向往神秘与梦幻的初心!

思绪很快归拢,奥黛丽重新专注眼前。刚刚那一瞬间的发散让她平复了心情,稳定了精神,也坚定了信念。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恐惧退缩!

她深吸口气,直起身体,真诚地看向伦纳德绿色的眼睛:

“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信息,‘星星’先生。”

“即使困难重重,我也依然愿意加入你,唤醒‘世界’先生。”

“这不是帮助,是我内心一直以来的愿望!”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