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卿行记在线阅读
免费

玉卿行记

齐子奇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27.7万字

一桩白鹤冤案皇后自缢后宫,太子叛逃拉开乱世的序幕。
越玉卿坐在破庙牢房里看着漫天大雪,没想到古代的政治斗争如此惨烈,前一刻还是贵女后一刻便是人人可以践踏的尘埃。

目录

第1章 第一张前世今生

噼里啪啦,铜钱般的雨点打在屋外面的大缸上,一声响雷似乎在耳边炸开,越玉卿猛的从梦中醒来,胸口起伏不定,她只觉得口干舌燥,晃了晃床头的铃铛,侍女青草从脚边的软榻上起来,倒了一小杯水送到她嘴边。

“几更了?”越玉卿迷着眼睛问道。

青草看了看桌子上的沙漏轻声道:“刚过子时。”

越玉卿起身,趴开床帘看着虚掩的窗户,一道闪电像一把利剑,划破了天空她缩了缩脑袋,回忆着刚刚的梦境,怎么会梦到那么多的武器,那么多骇人听闻的场面,越玉卿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阿玉,又做噩梦了,明日让女君请个道士做法如何?”

越玉卿摇了摇头,听着外面的雨声道:“算了,千万别给阿娘提,这几天因为宫里的事情,够她烦心的。”

青草知道前几日女君进宫,回来发了好大一场脾气,还是阿玉亲自上阵,女君这才泄了这心头火。

青草上前给她肚子上搭了薄毯子道:“睡吧,明日一早你不是嚷嚷着和墨小君比武吗?”

越玉卿嘿嘿笑了几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听着外面骤雨打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回忆自己的前世今生。

越玉卿从记事儿起便开始吃药,有时候病起来真是浑浑噩噩。

直到三岁越玉卿自己才慢慢清醒起来,莫名其妙的知道如何吃饭,如何运动才能身体好,脑子里总会出现乱七八糟的东西,高楼大厦,各色肤色和各色头发的人坐在一起,还有一个极为精致的女人站在讲台上,一个按钮就出现许多的字。

越玉卿小时候总说给阿娘听,阿娘每次都喊着无量天尊难不成真是仙界下凡而来,怪不得如此难养活。

因是老来女越浩然与郑氏生怕这小女儿有个好歹,专门请了道人来看,这道人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能装模作样做了法事睁着眼胡说八道:“既然不能顺其自然好好养活,那反其道而行之,当成男孩子来养。”

从此家里的兄弟姊妹一起排序,起名字也是顺着男孩子,家中不管奴仆长辈兄弟姊妹,都叫阿玉。

越玉卿长大八九岁越发活泼好动跟着侄子一起习武学习,从来不学针织纺线,上头两个哥哥都已成年,最大的侄子都比自己大三岁,爹娘极为娇惯,连一句重话也不舍得说。

十岁之后梦中的画面更加清晰了,忽然一夜梦中惊醒才知道原来真有前世今生。

前世越玉卿高智商被送到少年班,十七岁保送清大,二十五岁哈弗大学博士毕业,回国后就开始进入高校和实验室,研究大型的涡轮机,也就是如何给山体打洞的机器,似乎除了学习的记忆,别的记忆极其模糊,隐约有一对夫妻陪着参加各种竞赛,没有一丝的空闲时间。

紧接着越玉卿脑中浮现一个画面,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悄悄打开电脑看了好笑的动画,接着画面一转,一个面容狰狞的女子拿着鞭子抽打这个小姑娘,让她跪在门口,越玉卿只要想到这个画面就痛彻心扉,头痛欲裂,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酸痛。

周朝一个越玉卿不了解的朝代,听阿爹讲古,越家本家在并州,居然挖煤起家,两三代进入朝廷,算是一个新贵小家族。

越玉卿的阿爹越浩然长的清雅绝伦,风度翩翩,去荥阳郑家求学的时候遇见了郑家三房的嫡女,惹得郑家女儿非君不嫁。

阿爹越浩然不但长的清雅绝伦,居然才华横溢让郑家只有捏着鼻子点头,身份虽然有些低,但学识上没有辱没郑家门风。

并州小贵族越家与荥阳郑家攀上亲戚后,入了先郑太后的眼,越浩然跟在当时还是瑞王的皇上身边做幕僚,瑞王被立为太子越浩然成了太子门大夫,皇上登基大力提拔原来的东宫门人,越浩然更是通过智谋和皇上的信任官运亨通现任尚书仆射,真正让越家在京城立足成为新贵的还是因为出了一名皇后。

郑太后原本想求娶郑家本家女,但本家女子中适合的少,合适的少女又不想跳进皇宫这个大坑,越家阿姑越婷,少女时期貌若朝霞,体态风韵绝伦,又是越家倾尽所有培养出来的贵族少女,带到京城本想着配个老牌贵族嫡长子,谁知道这越婷随着郑氏进宫被当时的瑞王看中,郑太后也喜欢她丰盈的身段,不像流行的纤细赢弱姿态,便聘了越家小贵族之女越婷成了瑞王妃。

越婷生下皇长孙第四年,瑞王被立为太子,越婷成了太子妃,越家水涨船高一跃成了京城新贵。

越玉卿自从知道自家是外戚,心里就一直打鼓,以古鉴今外戚下场都不咋好,尤其是皇上的舅舅或者太子的舅舅,没有权利还好,一但有了权力,就守不好本心,总要筹划一番。

更何况自家阿爹门生遍布,让十岁的越玉卿纠结了两年,后来看皇上与阿爹君臣相宜,皇上虽然后宫嫔妃不少,依然对皇后宠爱有加,对现在的太子表哥欣慰有子,越玉卿感叹自己杞人忧天了。

直到两年前,后宫冒出一个明贵妃,长的倾国倾城,更是勾引的皇上信道,服用丹药,以祈求长生不老。更惹的皇后心情郁闷常唤阿娘进宫排解,让越玉卿有种靴子掉地上的郁闷。

越玉卿郁闷的一段时间也就丢开了,有什么事情总有爹娘皇后姑姑太子表哥撑着,太子表哥聪慧过人,总比自己这个理科女强很多。

想想七八岁对太子表哥说什么枪杆子出政权就觉得傻的想捂脸,那时候情智未开,为此太子表哥还问越玉卿什么是枪,居然画了一幅火龙枪图,专门给太子讲了什么是枪,黄纸十六重为筒,长二尺许,实以柳炭、铁滓、磁未、硫黄、砒霜之属,以绳系枪端。军士各悬小铁罐藏火,临阵烧之,焰出枪前丈余,药尽而筒不损。

越玉卿开始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些东西,前世的记忆开启之后才明白了前因后果,越玉卿大学时期与外国同学辩论枪支到底是不是中国最先发明的,查了大量的资料证明最早就是中国蒙古族发明了枪的前身—火龙枪。

如今她心智开通后,再没有胡言乱语过,为此郑氏真是松了一口气,专门带她出门去三清观上香。

青草提起的墨小君就是越玉卿的二侄子,二哥越诚卿的嫡长子越子墨,由于前二嫂生产落下疾病没两年就去了,自小跟着祖母郑氏长大,只比越玉卿小一岁,俩人开始在一个床睡觉,小时候越玉卿每次见到越子墨就叫小弟弟,渐渐大了心疼侄子从小没有娘,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给他留着,所以两人比旁人都要亲厚。

越玉卿快睡着的时候,想起二嫂子过几日的小宴会,紧接着又开始做梦,漫天的炮弹在头顶炸开,似乎有个人抱住自己,拼命的喊,声音带着颤抖与恐惧“阿玉,阿玉,醒醒千万不要闭眼,阿玉阿玉······”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