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在线阅读

重生之似水流年

苍山月

都市 / 都市生活 · 372万字

7.9分 141人评分

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年灵魂倒退回时光里,拥抱98年的斑驳阳光。
蓦然发现,原来那时少年正好,岁月飘香。原来犯错才叫成长,青春可以如此飞扬...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我是你大姨

新书,当小白文看着玩就行了。

作者没啥水平,瞎写着玩。

当是一场回忆当年的胡说,嗨一下就行了。

---(正文)-----

1998年,龙江省,尚北一中,十七号考场。

齐磊怔怔地看着窗外,视线穿过葱翠的杨树林,定格在校外一间门脸房上——《潮流音像店》。

隐约有一道歌声穿透力极强,灌进耳膜。

仔细辨认,是张学友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真潮流啊!”

僵硬着脖子收回目光,身前一张课桌映入眼帘。

好吧,这课桌就更厉害了,纯实木无拼接,贴个牌子放在高档家具城,光桌板就值个千八百的。

就是有点旧,都掉漆了,不知多少位“神人”落下的数学公式和歌词、名言摞在一块儿。

其间,还有一段歪歪扭扭的真情告白:“别了,徐倩”。

嚓!放在二十年前,齐磊会觉得好清新。但现在,他会和广大网友一样,来上一句,“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目光从课桌移开,扫过教室里的每一件事物。

破了一个角儿的三合板黑板和课桌一样年代感十足。

铺着白桌布的“卫生一角”,木质格子窗上龟裂老化的绿油漆....

还有匆匆而过,各自归位的青春面孔,是那么的严肃且飞扬。

当然,黑板上的工工整整的几个大字更是惊悚:

《1998年尚北市初中升学考试,第17号考场》

“假的。”

齐磊看了看“别了,徐倩”,又看了看十七号考场,“一定是假的!”

最后,他把目光定格在隔壁桌,一位青春气十足的短发女孩身上。

“姑娘?....姑娘!”

“姑娘?”

短发少女半天才反应过来,隔壁叫的居然是她。

转头瞪了齐磊了一眼,除了七分怒意,最少还有三分嫌弃,扔下一句,“有病!”

在北方,同龄人是不能叫‘姑娘’的,那是长辈对晚辈的称呼。

“嘿!!”

齐磊也老大的不乐意,这孩子...长的挺招人稀罕,脾气咋还这大呢?

耐着着性子,“姑娘,别误会!叔叔就想问...”

话还没说完,少女原地爆炸,“我还是你大姨呢!傻冒儿!”

齐磊败下阵来,回过头,盯着课桌上的“徐倩”和自己那双白嫩嫩的小手儿,渐渐敛去神情,不再试探。

却开始莫名的激动,亢奋。

当下的情况……

说文艺点,那是一个男人,在近四十岁的蹉跎年纪带着疲惫与不甘倒退回时光里。

说直白点儿,就是——重生了!

从二十一世纪的油腻老男人,回到了20多年前的夏天。

不管是神的恩赐,还是时空错叠之下的意外,都值得齐磊为之雀跃。

唯一有些遗憾的,可能就是穿越的时间节点出了些偏差。

为什么偏偏是中考呢?

在齐磊前世的学生时代,可一点都不美好。

尤其是初中时期,他并不是那种上进好学的懂事孩子,心思根本就不在学习上面,导致成绩一塌糊涂。

中考就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600的总分,他就考了不到200分,嗯差几分。

还是算上20分的体育。

别说无缘重点高中,普高都不愿意要他,只能上个职高去混日子。

虽然在职高的时候浪子回头,开始把心思扑到学习上,但是一切都晚了。

一步慢,步步慢,职高的教学质量、学习氛围,以及高考专业的局限,使他根本没有机会和同龄孩子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齐磊从职高到十八本大专,从大专升到大本。

再从扑街专业到扑街专业研究生。

又从研究生毕业,再到就业难,生活难,结婚难,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辛。

别人付出10分的努力,他就要拿出20分的辛苦。

可是,怪得了谁呢?自己种下的因,才得半生艰难的果。

齐磊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如果那时能努力一点,中考能给力一些,哪怕上不了重点高中,只上普高,那之后的二十年也会完全不同的。

起码在高考时,能有更好的成绩,更多的选择。

但是,你把我放到中考考场上是什么鬼?

二十年前咱就不知道牛顿说过啥,二十年后连他老人家是谁都快忘了,这还怎么考?

难道重活一回继续到职高去学铺台、端盘子?

短暂的抱怨之后,齐磊开始冷静下来,中年人的灵魂让他拥有远超十六七岁小男孩的沉稳。

细想之下,好像也没那么糟糕,起码比二十多年前要强得多。

首先,老天保佑,他还记得中考的作文题目——《我的...》

齐磊的爷爷在中考之前查出结肠癌刚做完手术,万幸手术成功,全家人不亚于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从大悲到大喜的过程。

对此,齐磊深有感触,所以中考作文写的就是《我的爷爷》

因为切身体会,加上齐磊本身就有一点写作的天赋,所以那篇作文成了齐磊中考中唯一的亮点。

满分50分,他得了40分,至今记忆犹新。

其次,前世的他,语文、英语、数综、理综,外加一门政治,五门功课加一起才不到200分,再去掉40分作文...

5门功课,才200分啊!

这已经不是成绩不好可以解释的了,这是衰神附体才能考出来的分数。

就算重新再蒙一次,也会比原来强吧?

最后,后世的他为了找工作多一点底气,在社会上多一点自信,大学和研究生期间苦学了英语,也过了托福。就算和初中英语有一点出入,应该也差不太多。

所以总结下来,再考个100多分,应该比考上重点高中都难。

他的要求也不高,过普高线就行。要是再想想办法,可能重点高中的议价生分数线也有一丝希望。

当然,很渺茫,不用抱太多幻想。

但是,做为一个过来人,他知道,一个小镇青年,尤其是在北方,如果没有一个“牛叉爹”,学业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中考,就是人生的第一道分水岭。

职高、普高、重点高中,三者之间的差距宛若天渊,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可能,都值得去拼一下。

想到这里,齐磊凝重起来,看向黑板一侧的考试时间。

一共两天,今天上午第一场是数学综合,第二场是政治,下午一场语文。

明天上午只有一场理科综合,下午英语。

两天时间五门考试,考虑到考生状态调整,所以时间并不宽松。对于齐磊来说更是异常紧迫。

而且,就在此时,监考老师已经捧着大摞的考卷进场了,齐磊重生后的第一场考验正式开始,完全没有任何缓冲。

....

数学综合,即代数、几何综合卷,时间两小时。

拿到卷子,齐磊先是把姓名、学校,又照着贴在桌角的准考证抄了考号。

马上开始答题,好吧,说是答题,其实就是找哪道题和他有缘。

毕竟二十多年了,学霸重生也忘的差不多了,更别说是学渣,而且还是文科学渣。好吧,就算考也白费。对于他来说,考研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即便是初中数学不难,可也基本全是陌生的。

不过,齐磊还是认认真真的审着每一道填空、判断和选择题。

因为有个别题目还是能答一答的,比如可以通过高中、大学知识反推出来的。

虽然高中和大学的知识对齐磊来说也很模糊,但起码认真学过,有些印象的,现在就能派上用场。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干脆就是送分题。

他就算再渣,‘勾股定理’总知道吧?‘一元二次方程’还能解吧?还有‘等式运算’、‘换元’、‘消元’,这些都可以解一解。

尽量送分题拿到手,保证不因失误而丢分。

只是这种题终究不多,齐磊快速的查完除大题以外的大半试卷,也只有那么十几题,剩下的就真不会了。

不过没关系,此时考试才开始十来分钟,所有考生都在闷头苦思,唯独齐磊慢慢的伸长脖子....

把一双8.0的慧眼瞥向隔壁,那个长相哇塞,可脾气挺大的女同学。

没办法,能多得1分是1分,哪怕是抄来的。

还别说,虽然是双人课桌坐一个人,中间还隔着过道,可还是让齐磊瞥到了不少,直到被女同学发现。

因为之前的不愉快,对齐磊印象本就不好,短发女生立马恶狠狠地瞪了齐磊一眼,还用雪白的小臂把考卷挡了个严实。

“真白!”齐磊暗赞。

果然是不管十六岁还是三十六岁男人,都喜欢十六岁的女孩啊!

朝短发女生抱歉一笑,然后不再冒犯。

中年灵魂的优点就是要有分寸,而前面的监考老师本来已经到嘴边的警告也是咽了回去。

其实,她早就发现齐磊不太老实。但不到万不得己,是不会出声警告的,更不会行使监考权利驱逐考生。

毕竟,这些孩子不懂,可她却知道中考对学生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教育资源不再公平,意味着一个好学校就是一个好的起点。

齐磊这边没得抄了,扫了一遍试卷,除了大题,竟也填上了一大半儿,可就是不知对错。

但自己也明白,到头儿了!

把剩下填空、选择和判断题胡乱写满,然后....交卷。

是的,大题直接放弃,尝试都不尝试,没意义。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短发女生投来诧异的目光,”他...交卷了?”

监考老师也是微微皱眉,”抄都懒得抄了?直接放弃?”不由微微摇头。

做为一名老教师,差生没什么,就怕学生自己放弃,像这种自甘堕落20分钟就交卷的,还不如那些敢抄的,毕竟还知道多一分儿的重要性。

然而,齐磊下面的动作更让监考老师意外。

只见他把试卷送到面前,然后露出一个很阳光的笑容,站定,微微颔首,不掺一丝做作与敷衍:“给您添麻烦了。”

说完,才大步离开考场。

怔怔地看着齐磊的背影,监考老师一时没反应过来。

添麻烦?

他不会知道发现他作弊了吧?还能做出这样的举动...

却是无语一笑。

初中像这样明白事理的孩子不多,这孩子显然不错。十五六岁就这么从容,有眼力见,以她从教二十多年的经验来看,确实不错。

好吧,这监考老师翻脸比翻书还快。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