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逐光者在线阅读

黑暗逐光者

咸鱼怡一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150万字

8.7分 47人评分

(重点:非自嗨中二文,非无敌爽文!面向老书虫,想看主角随心所欲,大杀四方勿入。)
拥有超能力真的幸福吗?
你会选择成为惩恶扬善的暗夜英雄还是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平凡之人?
这是一个发生在平行世界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少年不断成长,接受自我,接受社会,建立自己的道德底线,从一个游离在社会之外的孤独观察者慢慢融入其中的故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艾凉

早上六点钟,高级公寓内,艾凉准时睁开双眼,他穿好衣服后,来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熟悉的面孔。

艾凉,十五岁,目前是一名中学生。

这就是他穿越后的新身份。

穿越的原因很狗血:跳水救人反成殉情,关键那他妈还是个男的......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是实打实的从出生到现在,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四年,说是第二人生还差不多,而且这个世界的历史和前世也有很大的区别。

历史上从唐朝开始出现分化,唐太宗利用当时强盛的国力一统亚洲大陆,并大肆建造船只舰队侵入其他大陆企图统一世界,很遗憾虽然唐朝国力强盛,但再强盛也终究是封建时代落后的生产力,无法支持他一统全球的野望。

统一行动自然是失败了,但这一举动反而刺激了其他国家的野心,纷纷效仿太宗大肆征战,直到十八世纪末,最后一个刚成立不久的独立国家在北美洲消失,世界正式分割为五大政治体,亚洲的人民联合会、欧洲的共荣联盟、美洲自由联邦、非洲的国际共和国、还有因独特地理位置半封建半资本的西奥国。

艾凉出生于亚洲内华市,父亲是一家企业的高级管理层,母亲开了一家美容院,属于十分富裕的家庭,双亲事业有成经济宽裕,孩子懂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在外人眼中这就是幸福的代言词。

这种家庭并没有给艾凉带来任何幸福,因为腐烂的淤泥无论怎么装饰,也改变不了它肮脏丑陋的本质,有着上辈子二十年人生经历的艾凉,从记事开始就发现了他在家庭中的地位。

父母双方并不相爱,只是商业伙伴关系,他的出生只是某个夜晚的一场意外。

因为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贸然打掉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没有办法两人只能在形式上结为夫妻。

既然都把孩子生下来了,碍于名声也只能出钱供养,但他们根本就没做好父母的本职工作的打算,在艾凉小的时候都是二人轮流请保姆照看。

父母平时也不怎么回家,这个地方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类似旅馆的地方,他们在外面都有各自的情人,平时也都待在那边。

前世双亲病逝的艾凉,本以为这辈子可以体会到亲情的温暖,但现实给他浇了一盆冷水,他们对待艾凉的关心就是单纯的给钱。

每个月生活费都会给的特别多,仿佛是在说没事就别来烦我。

双方情人那边都很介意艾凉的存在,谁也不想在离婚后多带一个孩子,所以父母的离婚手续也就一拖再拖,这个畸形的家庭也就一直维持至今。

艾凉毕竟有过二十年的人生经历,这种前世只在狗血电视剧里见到过的身世,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是无法接受,只是令他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

但配上镜子里完美的长相,这点瑕疵也只会被同学说成高冷。

拿上手机换好鞋子,艾凉关上了公寓门来到楼下,走了几百米后来到另一个小区外的早餐店。

“早啊艾凉,今天也是小笼包加豆腐脑?”老板瞅见艾凉进门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嗯,要甜的。”

“现在有点忙一会你自个盛一下哈。”

老板正忙着和面,吩咐服务员帮忙搭把手,然后给艾凉拿了一笼刚蒸好的包子而不是前台放着的。

艾凉接过热气腾腾的蒸笼放到空桌,拿起小碗盛了半碗多一点的豆腐脑,加了一勺糖,他吃的不多盛多了也是浪费。

和艾凉搭话的是这家店的老板,从上小学开始他就一直在这家店吃早餐从来没有换过,长达八年时间,老板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

“老板来笼包子,要现蒸的!再加碗胡辣汤!”

在艾凉差不多快吃完早餐的时候,一个留着中分和八胡子,夹着黑色皮包的矮小中年男子大步走进店内,在前台拍下十几块零钱喊道。

“老孙,瞧你说的,这可都是我今早儿天没亮起来现做的,都刚蒸好没多久。”

老板貌似也认识这个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开口,然后从前台一摞蒸笼中挑了中间的一笼递给他。

正当老板打算拿碗给他盛胡辣汤时小胡子摆摆手说:“哎呀,你看店里人这么多,还不赶紧和面去,我自个来就行别耽误了你的生意。”

“那成,我先忙去了。”

等老板转身后,小胡子拿起勺子在锅里搅和了几下,把粉丝和肉片都翻上来,然后半勺半勺的舀着肉多地方,直到汤碗都快要溢出来了才撒手。

盛完胡辣汤后,小胡子唰唰唰的连续扯了七八张餐巾纸,把其中一张餐巾纸撕成两半,装模作样的擦了擦手指,剩下的七张半全部叠好装入老旧的西装口袋,然后他才端着那碗牛肉和粉丝满满的胡辣汤,来到过道边坐下。

艾凉也吃的差不多了,刚打算起身,他便感受到一股恶意在迅速接近。

旁边小胡子才刚坐下吃没两口,一个青年急匆匆的跑进来路过小胡子时脚滑了一下。

“哎呦!走路长点心!”

漫到碗边的胡辣汤经过这么一撞,一下洒出来不少,他眉头紧锁嘴角的八字胡一跳一跳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老板拿笼包子!”

青年从小胡子身边直起身子连忙鞠躬道歉,然后站在柜台前递过一张纸币。

艾凉起身站在青年身后,等待付账。

青年拿到包子后猛地转身和艾凉撞了一下。

“对不起。”艾凉率先开口道。

刚打算开口道歉的青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急匆匆的跑出去。

确认青年走远后,艾凉没有急着付钱,而是从兜里摸出一个手机来到小胡子面前:“你的手机。”

“哎?我去!我的手机怎么跑你那去了!”

小胡子先是摸了摸口袋惊叫一声,然后从艾凉手中一把夺过手机,面色不善的盯着他。

这一叫瞬间把店里客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刚刚那个买包子的从你口袋里顺走的,我刚从他身上拿回来。”

艾凉没有介意小胡子的动作,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接着开口:“你不信的话可以找老板调监控,刚刚那个人故意摔倒在你身边,从你口袋里把手机顺出来,这个角度监控应该能看得见。”

“咋啦咋啦?”老板听到小胡子的叫声闻声赶来。

经过路人解释后老板虎着脸看着小胡子:“我说老孙,人家帮你把手机找回来,你一句谢谢都不说怎么还怀疑起人家来了,你这做人不厚道啊!艾凉都在我这吃了几年饭他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

“就是啊,人家小伙要是偷了你的手机,直接走不就是了,哪还会特意跑过来还给你。”

“老孙,你这不去找小偷反倒在这冤枉好人我可看不下去了啊。”

客人们也纷纷开口站在艾凉这边,说的小胡子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我又没说是他偷的,我就问问!”

“行了行了,反正东西没丢,别扯了,你要是真想抓小偷赶紧报案去。”

老板一拍桌子在桌面上留下一个白色的手印,瞪着小胡子。

“对对对,我这就报案去。”

小胡子架不住一群人数落自己,顺着台阶找了个理由离开,离开前还不忘扯个塑料袋把包子打包。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胡子艾凉轻轻叹了一口气,正打算掏手机付款时,老板却拦住他。

“哎,不用给了,这顿算我请的,要是老孙手机真在我这丢了到时候肯定又要跟他扯皮,你也算帮我解决了一件麻烦事。”

听到老板这么说艾凉也没跟他客气点点头说道:“谢谢。”

说完后又对着旁边的路人再次道谢。

“谢啥,应该我谢你才对,哈哈哈。”老板本来想抬手拍拍艾凉的肩膀,但手刚抬起来突然想到自己手上全是面粉又放了回去。

店里的顾客看着老板爽朗的大笑也情不自禁的轻轻笑出声。

艾凉还要赶公交,没有过多和老板客气,直接走出早餐店,刚走没两步,他就看到刚刚跑出去的小胡子拎着包子在路口站着,仿佛是在等他。

“你要是真不信可以找老板调监控老板也知道我住哪,我待会儿还要上课,没时间和你纠缠。”

闻言小胡子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说:“小兄弟,我不是内意思,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他打开黑色皮包开始翻弄,好像是没找到零钱,只好不情不愿的掏出一张二十的递过来故作大气的说道:“怎么说你也是帮我找回了手机,我也不能没点表示,刚刚那顿饭我请了!”

他在请字上面着重加深语调,仿佛是做出了莫大的牺牲。

看着小胡子递过来的纸币和微微泛白的指甲,艾凉摆摆手。

帮他取回手机只是顺手而为,并不奢求他能回报些什么,大家也算是“熟人”。

小胡子望着艾凉离去的身影也没再把他叫住,提着包子重新回到早餐店。

“怎么,老孙你还有事?东西落下了?”老板见离去的小胡子重新回来有些疑惑。

“没啥事,老罗,那个小伙子经常在你这儿吃饭对吧?”小胡子鬼鬼祟祟的越过柜台来到后厨。

“咋地,你还真要报警?不会是看他穿的鞋子裤子都是名牌货想敲一笔吧?”

老板诧异的看着小胡子,两人也是老邻居了,虽然他看上去不像个好人,但也不是啥大恶人不至于干出倒打一耙的事。

“我是那人吗?我只是想意思意思,既然明早还来,那他后两天的早饭我请了。”

小胡子把攒在手里的二十块钱递过来:“他有不有钱不关我事,帮我拿回手机我怎么说也得表示一下。”

“得了,一次透析要几百块这钱你还是自个留着吧。”老板瞄了一眼后继续和面瓮声瓮气的说道。

小胡子站在原地努努嘴最终还是没有吭声,只是倔强的把钱塞到蒸笼下面压着,背对着老板挥挥手。

和他刚进店里那精英做派完全不同,此时的他背影像是垂暮的老人一样。

“唉......老孙也是个可怜人,好端端的老婆突然查出尿毒症。”旁边带孩子吃饭的家长长叹一声。

来这吃饭的大多数都是小区的邻居,对于小胡子的情况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

“老孙长得不咋滴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换做别人早就和老婆离婚了......”

“是啊是啊,他老婆平时待人挺和善的以前还去山区里做过支教,你说这年头怎么好人都......唉,这遭老天。”

艾凉听到这里默默的收回探出去精神力。

没错,艾凉并非凡人,五岁生日那天他觉醒了超能力,心灵感应,精神操控,念动力,读心......等等这些都是他能力的表现形式,或许这就是他穿越后的金手指?

不过这份能力还处于成长阶段,和漫画中那些动不动毁灭一座城市,徒手撸星球的存在差远了。

嗯,未来可期。

平时艾凉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绝对不会胡乱读心,更不会去操控别人的思想,因为这种事就像是禁忌的果实一样,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他不想未来独自一人面对崩坏的世界。

艾凉只会在察觉到拥有恶意的人时,才会使用读心去挖掘别人内心深处的想法,如果是犯罪行为来不及报警就暗中制止,然后再通报警察。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还算乐在其中,慢慢的他厌恶了,能读取别人思想,意味着没有惊喜,别人历经困难才能得到的东西对拥有超能力的他来说唾手可得,这样一来他自然而然的就失去了成就感。

就好比一个游戏,在一开始就使用作弊器将属性全部拉满,那么游戏的寿命和趣味性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丧失。

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真正使他的性格从有些孤僻变得阴沉内向的原因还是六岁的那个冬天......

滴!滴滴!汽车的鸣笛声将艾凉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抬头看了眼车上的电子荧幕,下一站就是学校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