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过分骄傲在线阅读
免费

姑娘过分骄傲

郁镯子

浪漫青春 / 青春校园 · 30万字

林笙这两年总是梦见蒋蔺出国的前一晚,月朗星稀,柳树底下,他苦苦央求自己大学别谈恋爱,等他变强大。
那时她是怎么说的呢,林笙只是淡漠地说了句:“蒋蔺,不是只有你的人生才叫人生,我亦是经历万番艰苦才走到今日,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这般要求我。我有自己的理想和生活,我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停下。”
林笙这人,生性冷漠,可是为了守住她对蒋蔺的承诺,这四年她过得孤独且束缚。
骄傲的女孩啊,她从来不会主动说爱,可是为了那个她放在心里的男孩,她活得像苦行僧一般。
骄傲的女孩哪怕处于最难堪的局面,都不会低下她高贵的头颅。
一句话简洁:姑娘过分骄傲,她自有一身傲骨。
主角:林笙蒋蔺
配角:华乔乔郭屿森沈昔年梁嘉言徐士行顾钧庄悯
【使用指南】
1.年龄差一岁,双c,清冷商业大佬x骄傲文艺少女
2.是彼此的初恋,女强男强,男主先动心,此后漫漫追妻路
3.不虐女主!不虐女主!不虐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笔下的女主永远骄傲独立。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1.分班

Q大

在记录好最后一个数字以后,林笙疲惫地从物理实验室里走出来,此时天空已经黑的暗沉,无端的黑暗好似一个凶狠的怪兽,稍不注意就能把人吸入其中。

林笙此时的心情也不是多么舒心,明明实验做的很是顺利,可是就算这样也不能解决她心中的烦苦,此时此刻,她的心中闷得只想大声的呼喊。

事情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林笙昨天晚上通宵整理和计算物理实验数据,完成以后,即使平时沉默寡言的她也忍不住心情舒畅,哪曾想到今天早上被破坏个干净。

一大早,林笙眼睛酸涩,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她闭着眼睛寻找手机,终于在床尾找到了,她拿起来一看,正是林母。话里话外透露出的意思不外乎是那几样,就是相亲。

林笙不明白的是,她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哪里就沦落到了相亲的地步,她本来想像以前那样插科打诨几句,把这个问题顺便糊弄过去,可是没有想到这次林母好像是来真的,直接说道:“如果这次你还不去的话,就不要认我这个妈了。”

这话说的严重了,林笙被强制开机,大脑还没有完全的清醒,有点转不过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林母的这些话也戳到了她心中的那一份不为人知的心事,轻易不能触碰,每当想起,她的心中都会涌起无限的感伤。

话要从哪里说起呢,林笙不知道,明明那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可是自己却又好像从来没有逃脱过他带来的影响,真是可恶啊。

蒋蔺,你这人其实从来都没有变过,永远是那么地引人注目,哪怕你已经不在我身边。林笙喃喃道。

她把手机轻轻地挂掉,脱力般地倒在了床上,眼角有一滴泪不经意地划过肩膀,林笙仿佛不在意地用被子盖过头顶,任泪水漫过脸颊。

林笙自己也不知道,她和蒋蔺之间的故事应该从何算起,追根溯源,还是要从那场分班开始说起。

其实分班对于她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早在中考过后的那一个暑假,林笙每天都有目的地去预习高中的课程,对于从小就是众人眼里的学霸,林笙从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早早地就结合了兴趣以及能力选了理科,所以这场兴师动众的分班活动在林笙心里并没有留下多少激荡。

林笙所在的班级是整个年级最好的班级,三班,本来这样的分班轮不到他们被分配,但是谁料校领导经过会议决定,要把这些年级里有名的尖子生均匀地分在剩下的普通班里,美其美名曰互相扶持,共同进步。

但是从小道消息那里传来说,这是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而实行的新政策,林笙也不知道学校领导是怎么决定的,但是她适应能力非常强,对于这些也没有表示过什么不满。

“笙笙,呜呜呜,你走了我可酱么办,不会再有人教我数学题目了,也不会每天早上叫我起床了,我可太命苦了吧,不行,我今天非要像孟姜女哭长城那样,哭它个三天三夜。”

说话的这人是林笙最好的朋友,华乔乔,说来也奇怪,林笙自幼儿园开始到如今高中,一直以来和华乔乔都是同班同学,甚至在她的“暗箱操作”之下,十次起码有六次都是同桌,所以这次分班,林笙和华乔乔分开了,她心中其实也是不舍的。

“乔乔,就算我们分不到一块儿去,每天早上我也能叫你起床啊,你忘了,我们可是一个宿舍的。”林笙无奈地说道。

“额,是耶,反正我不管,反正你就是要离开我了,还不允许我暗自神伤嘛,笙笙,我不想离开你,你说学校为什么会这么决定啊。我一点都不想让你到其他的班里面去,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天天都和你在一起,你说学校怎么就这么烦人啊。”

华乔乔越想越觉得难以接受,你说哪个学校会把年纪里前二十名分散各处,这不是“玩儿呢。”

华乔乔一边说一边眼泪好像就快要流下来了,林笙看的有些于心不忍。

她自小便是生性淡漠,学不会主动地去结交别人,与华乔乔的初识是在刚进幼儿园的那一天,华乔乔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华母的大腿,嘴里大喊着“我不要留在这里”,可是华母太知道女儿的德行了,更何况迟早都要有这一天,把她交给老师以后也就走了。

林笙自从被林母送到幼儿园,林母有事先走了,林母看着坐在小板凳上一脸乖巧的小林笙,眼中有些愧疚,但是看了看不停作响的手机,还是先行离开了。

自林母离开以后,老师还在哄那些哭的不能自已的小盆友,小林笙便坐在那里看着这些小盆友之中声音最大的那一位,就是我们的华乔乔小朋友。

华母走之后,我们的华乔乔小盆友哭了一阵,见华母始终不肯回头,于是也就作罢了,扭头看到漂亮干净的小林笙,长得就像妈妈刚送给她的洋娃娃一样可爱,于是顿时不哭了,乐呵呵地迈着小短腿来找小林笙。

小林笙还是不太喜欢旁人的靠近,但是华乔乔真的是太可爱了,谁能忍心拒绝一个小可爱呢?再者,华乔乔才刚刚哭完,小林笙觉得她不能不理会华乔乔。

话说友情还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刚开始还哭着闹着不想上学的华乔乔小盆友,在放学铃声响过之后甚至不想回家,华母纳闷,咋的,咋还乐不思蜀了呢,最后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被抱着回家去了。

自那以后,冥冥之中,林笙和华乔乔就好像被谁栓在一起一样,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直到今天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林笙看到华乔乔委屈巴巴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带劲,虽然说是学校领导的决定,但是她一向成绩优秀,实在不行,她去向班主任说明一下情况吧。

“不然我去和我们方老师商量一下。”林笙虽然也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转圜之地,但是为了华乔乔还是试一试。

“算了吧,你是第一名,要是你都不去,学校还怎么实行这个新政策,带时候班主任和校长肯定双人批评你。”

华乔乔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种没有可能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何苦呢?还要连累笙笙被老班骂。

那边三班班主任李真进教室来了,脸色也确实不好,刚才已经有很多的学生向他反映不想离开自家班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头疼的要命。

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就是林笙没有来找他单独聊聊,这要是连她也不乐意,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带领大家到新班级里去,华乔乔帮林笙搬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说:“笙笙,你就算到了新班级以后,就算认识了新的同学,我也是你最好的朋友,记住了啊。”华乔乔一边抱书一边叮嘱。

林笙心中一片暖流涌过,对于她来说,华乔乔既是闺蜜也是知己,其他人怎么可能轻易代替得了?

不过她的这一番“谆谆告诫”,也让林笙知道,自己在她心中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的。

“知道了,没有人能够比得了你。”林笙粲然一笑。

华乔乔送完林笙以后,课间,忍不住地又趴在桌子上静悄悄地哭了一场,学生时代的感情多么地纯粹,尤其是友情,不过是分班而已,就好像是面临了什么重大的灾难一般,久久不能释怀。

可是这也是最值得纪念和难以忘怀的,像是一坛埋封在岁月里的酒,越是久远,则越是香甜。

学生时代能够交到这么一个好朋友,哪怕成年以后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联系,但是每当回忆起你的青葱岁月,总有一个人,她在治愈你,让你的回忆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丰富多彩,有滋有味。

林笙和华乔乔,于彼此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

林笙和华乔乔抱着书进入新班级,因为是刚刚开学,学生还不能静下心来,突然看到进来两个美女,寂静一瞬间,紧接着便发出更大声的叫喊。

直到这个班级五班的班主任,也是林笙和华乔乔上个学期的语文老师,张康,张老师进来严厉地斥责一番:“整个年级就我们班最吵,你书本上的知识是都学会了?吵吵吵,也不知道刚开学哪里来的这么多话,在家还没有说够吗?”

接着眼睛一横,看向那几个平日里最喜欢交头接耳的男生。

“新学期新气象,你们每个人都要立下一个新目标,现在就开始写,写完以后班长收齐交过来,我看看谁敢乱写,乱写的我一律叫家长,我看完以后就贴在我们班的公示栏上,每个人每天来之后走之前都要看一遍。”

说完以后,看到大家都拿出纸和笔,不管有没有放在心上,总归是安静下来了,这才看向了班级里的新学生。

“你们两个人都是?”张老师问道。

“老师,我不是的,我是来帮林笙抱书的,老师,我先走了。”华乔乔看到张老师三言两语就把班里的那些皮猴给震下去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嘤嘤嘤,想回自家班去。

在经过老师同意以后,华乔乔马不停蹄地就跑了,那速度快得,林笙觉得上一次她跑八百米都没有这么利索。

华乔乔走后,张老师这才把目光转向了林笙,对于刚进入自己班级的新同学,还是上学期的年级第一,张老师虽然不能说是绝对的了解,但是总归是不陌生的。

毕竟自己就是林笙以前班级的语文老师,林笙每次写的那作文,他都要拿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

他看到林笙不仅肩上背着书包,手里还抱着一摞,马上就快要撑不住,脚下还有两摞华乔乔刚刚放下的,连忙说道:“班长,帮一下,就先坐到蒋蔺旁边”,他打量了全班,看到只有蒋蔺身旁还有一个空座位,于是吩咐道。

蒋蔺旁边,男生?

不是林笙有些大惊小怪,而是自从上了初中以后,林笙就没再和男生坐在一起,一开始是因为林笙自己的原因,因为青春期的到来,林笙也经历了变声期,声音变得软糯发嗲。

刚开始林笙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后来是因为一个男生变相的提醒,说她这样说话是不是因为喜欢他啊。

那男生说林笙跟别人讲话有一种欲拒还迎的姿态,当时林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欲拒还迎,等她查完以后羞愤难耐,从那以后,她就和男生之间的谈话少了,就是怕再遇见这样的事情。

所以差不多有三年多的时间,林笙几乎没有再和男生说过话,即使她现在声音变得正常。

林笙从来没有想过不再和男生讲话,只不过如果对象是蒋蔺的话。。。是不是太过的冒险和麻烦。

不是林笙道听途说,实在是蒋蔺的传闻太多了,多到连她这个他人送外号“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的都有所耳闻。

据说,蒋蔺长得斯文俊秀,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长身玉立,像一幅画一般美好,不过他向来清冷,除了郭屿森,没有人能忍受他毒舌又孤僻的个性。

据不知名的好事者透露,蒋蔺中考零分,但是他家境不凡,他爸爸捐了两栋教学楼才把他送进的一中。

还有的人说,根本不是这样的,蒋蔺这种人,生来桀骜,经常和校园外的社会人来往,曾经以一挑十,把对手全都送进了医院。

众说纷纭,不管怎么样,蒋蔺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太多,连林笙这个“不问世事”的少女都被灌了一耳朵的闲话,林笙素来怕麻烦,自然害怕和蒋蔺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所以当林笙听到老师这样安排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的抗拒。

但是林笙一向服从老师的安排,也就不得不那么做,只是心中有些抵触,不过下一秒听到老师说的话也就释然了。

“你先坐下来,等人到齐了我们就开始换座位。”这话一出,哪怕此刻张老师还是维持他班主任威严的面孔,林笙都认为他无比的慈祥。

下一秒,张老师俯手走向门口,不知看到了什么,面色更加的严肃:“蒋蔺,你当学校是你家开的啊,想几点来就几点来?”

或许是太过的好奇,林笙扭头朝向门口,正好对着少年那双淡漠的双眼,一双丹凤眼包裹着深褐色的瞳孔,丹凤眼本是多情风流的象征,但是在此刻少年的眼中,冷淡中夹杂着凉薄,好像世界末日到来也起不了半分涟漪。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