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江夫人又菜又渣在线阅读

重生江夫人又菜又渣

七月棉花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74.2万字

【追妻火葬场+先微虐后宠】顾思澜用孩子对江宴逼婚,怎料婚后生活日日如炼狱。苦苦支撑七年,换来的是葬身火海。重生后的顾思澜只想远离江宴,可他偏偏撵不走甩不掉,对她死缠烂打穷追不舍!顾思澜:“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接受你!”江宴牵着一个缩小般的男孩:“老婆,别说胡话,儿子都催我们给他生妹妹了。”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你看清楚,我不是她!

深夜。

灯光眩晕的房间。

占据了半面墙的镜子里,折射出大床上两道白茫茫的暗影……

顾思澜骤然睁开眼,仰头瞧见镜中,一张年轻白皙的面颊酡红,长发秀丽,皮肤光洁……俨然是她二十岁时候的少女模样。

是在做梦吗?

长达七年的无爱婚姻早已将她蹉跎得枯黄麻木,又干又瘦,体重只有八十斤不到。被绑架的时候,她拼尽全力救了儿子,自己却葬身火海。血肉与五脏六腑一点点焚烧、吞噬,那种窒息般的灼痛四面八方涌来,她剧烈抽搐,任凭尖叫声刺破在重重浓雾与火光中。

“颜颜……”

上方传来一记喟叹声,将顾思澜带回了现实中。

她蓦地看清面前的这张脸,如遭雷击!

是江宴,她的丈夫。

准确的说,是二十五岁的江宴。

他眉眼精致,鼻翼直挺,下颌、锁骨、肌肉线条,每一处完美的如神坻雕塑,兼具少年与成熟感。即便是恨透了这个男人,顾思澜不能否认他的颜值,的确有一种让人心动的魅力。

此刻他一脸醉态,大掌不容置喙地扣住她的肩头,含含糊糊呢喃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颜颜?

顾思澜一点一点的觉醒,此刻活着的感觉太真实了。她没有死,而是回到了大二这一年、同江宴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酒店里。也就是这一次,没有做任何的措~施,导致她怀孕,并死缠烂打逼迫江宴娶她,父亲破产,弟弟惨死……昔日种种,如幻灯片般走马观花而过,想到那个日日夜夜相伴的孩子,顾思澜的心似狠狠地被刨了一下,痛得难以呼吸。

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还来得及阻止!

“帮我……”

江宴鲜艳的唇捕捉而下。

顾思澜立即撇过头,心口涌动着巨大的屈辱与悲伤,大声怒斥:“江宴,你看清楚,我不是你的颜颜!”

她才不要当谁的替身!

这辈子,再也不会重蹈覆辙,对江宴动可笑的心思了!

闻言,江宴迷离的瞳孔短暂地集中了一下,他确实认清了面前的女人。

顾思澜觉得有点转圜的余地,继续说:“我是顾思澜,不是沈颜,你快放开我!”

顾思澜?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没错,就是这个女孩,跟着他去了酒吧,并且不遗余力地灌醉他,所有的心思直白地写在脸上。

老子都这副样子了,还由得你说停就停么!

晚了!

江宴眼神再度恍惚起来,嘴角勾起一道恶意的弧度。

……

“江宴你混蛋!”

顾思澜眼冒泪花,终是无力抗拒命运。

既然让她重新开始,为什么不稍微早个几分钟,为什么要让她再次经历痛苦,与他有了牵绊?

为什么不给她选择的机会?

“不骂了?”

他的表情很恶劣,完美的长相,恶魔的内在。

似乎刻意地欣赏着猎物在挣扎。

是啊。

江宴依旧是江宴,对于厌恶的人,从不会心慈手软。

她虚闭着眼睛,无意识地道:“江宴……我恨你……”

“恨我?”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

顾思澜再次恢复意识,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阳光照射进来的地方,一片虚幻。

江宴背对着她露出线条漂亮的宽肩窄腰,仍然呼呼大睡。

顾思澜脑子里整理了很久,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她是真的回到了七年前,和江宴错误发生的最初点。

一直都是她疯狂的跪舔他,明明知道他有喜欢的女人,却像个偏执狂似的紧追不舍,引起他的反感与厌恶。

严格说起来,得到那样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

可她只是一个卑微懦弱的普通人,既做不到杀人,也没能力报复,就这样吧,当什么都没发生,以后也不要有任何的交集。

上辈子江宴比她醒得早,留下钱拍拍屁股就走了。他正在追校花沈颜,自己只是一个让他倒胃口的女人,所以他巴不得撇清关系才好。

思及此,顾思澜轻手轻脚地起床,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起来,忍着不适,火速离开了酒店。

……

江宴睁开眼睛,头还有些晕眩,四肢乏力,可见昨晚的状况,不,再加上凌晨,有多过激。

他眨了眨浓黑的长睫,捂着被女人咬伤的唇,开始回忆。

昨晚确实有些失控了,虽然他很清楚床上的女人并非沈颜,但遵从最原始的念头碰了她,还让她死去活来。

毕竟是头一遭,莫名感到自豪。

不过她那股张牙舞爪又隐忍着的小模样,倒是挺有滋味的。

江宴起身后找了一圈,没见到人,只有床单上的暗红色血迹,让他陷入了沉思。

对了,她好像叫顾思澜。

平时献殷勤就算了,没想到这回竟然跟踪他到酒吧,趁着他喝醉,大胆的撩~拨,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变身成贞洁烈妇了,实在好笑……总之像这种有心计且贪婪的女人,他是不可能负责的。

现在倒是走得快,谷欠擒故纵?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

江宴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他倒想看看,顾思澜接下来会耍什么花样!

……

一回到宿舍,顾思澜就把自己埋入被子里,任凭舍友韩梅如何在她耳边嗡嗡嗡地说话,就是不开口。

她脑子沌沌地,没办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不知道是想念那个孩子,还是更害怕历史重演。

“小澜澜,你不是说要搞定江宴的吗,我看你是有贼心没贼胆吧!”

韩梅把她闷住头的被单扒拉下来,一惊一乍:“咦,你脖子上是什么啊,不会是……”

草莓吧?

这个时候,宿舍门外在喊:“医学系的顾思澜在不在,下面有人找,挺吵的,赶快下去吧,别影响其他人!”

没等顾思澜开口,韩梅便跑到走廊外面,过了会儿,又紧张兮兮地跑进来说:“惨了,是男人婆方晴,破嗓门正骂你呢!”

方晴是体育特长生,家里有钱,长得又高又壮,打架比男人还厉害,算是南城大学的刺头。

“骂我什么?”顾思澜微微皱眉,有些心烦意乱。

“骂你不要脸,勾江宴开~房,对了,她还说,亲眼看见你扶着醉醺醺的江宴进酒店里,一直就没出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