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在线阅读
免费

斗寒图

唐徐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88.3万字

她,只是一介商贾之女,脸上一道疤痕,八年受尽冷落,她的学究告诉她,一切皆有缘法,勿悲伤,无怨恨。
他,是将军府的嫡子,是所向披靡的大将军,是传说中活阎王,敢执子开局与天对弈的男人。
她误闯他的棋局,他......好像制不住她......该拿她怎么办?
......
“你们泉州的女子都这么蛮横吗?”
“你们东京的男人都这么阴狠吗?”
他哼一声,嘴角一勾,笑容温润而戏谑。这个女人还是这么牙尖嘴利。
.......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花朝节

①女主人设善良但不单纯,装傻但不傻,因为淋过雨,所以才会更想要拥抱阳光,相信美好。

②女主思想纯古人,嫁人只想着相夫教子,后面经历男主一系列的磋磨,才会更重视自己的安全和快乐。

③男主前期比较渣,但也是有原因的,中期跟女主相处多了逐渐喜欢上了女主,可女主却已经不相信他,直到最后才双向奔赴。

④文文只有男主招人喜欢,但男主除了女主之外不喜欢别人,文中的配角对男女主都没有爱情,更不在一见钟情。

熙元三年。

今年的花朝节来的早了些,二月十二,百花盛开,姹紫嫣红早就悄悄席卷大地。

泉州这几日无雨,大街小巷,林间草地,文人雅士、娘子、姑娘们早早起来打扮的神采风扬,头上红蕊尽显风骚。

虽说泉州不如南梁都城东京繁荣昌盛,却因为靠山临海,良田肥沃,又有一条内河从北向南、从东贯西,从泉州汇入海,承南握北,南梁朝仅有的几个繁荣富庶之地,花朝节什么的闹起来一点也不比都城东京逊色。

徐家西北,祥禧斋,徐聿坐在妆台前,一大一小两个女使正帮她梳妆,浓密厚重的青丝被一点点挽上去,成了个双丫垂髫鬟。

她面无表情看着镜中的脸,娇如桃夭之色,嫩脸桃红,峨眉淡若远山,眼似秋波,朱唇含桃,却在左耳前有着一道淡淡的疤痕蔓延到下颚。

南梁极重容貌,特别是女子,容貌有瑕便失去了大部分公平待遇,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外面,高门大户更是把容貌当成看人第一重。

“姑娘,您今日是想贴花钿还是画斜红?”一个较大的女使叫素魄的,问道。

“用学究给的那个灰鹅绒镶锻花的吧。”她还是淡淡的,一手抚摸着这道疤痕,虽然已经淡的快看不见,要是多抹点胭脂肯定看不出来。

但她没有,她眼里平静的如同秋水般平静,青葱玉指顺着下颚落到双腿上,青灰色纱裙的柔软让她忍不住看了一眼今日的穿着,是一件抹胸襦裙,只绣着一支白桃花,再也没有多余的刺绣,也没有亮眼的配件。

她不是不喜欢花团紧簇的浓烈热炙,而是她不想那么显眼张扬,更加不想注意到她,注意到她脸上的伤疤。

一个稍小的女使撩开她耳边的垂发,素魄拿着点了米胶的灰鹅绒镶锻花钿轻轻贴在她的伤疤处,一动不动,等着米胶干透。

“姑娘这三年用了唐大爷给的的舒痕胶,疤痕已经快看不出来了,再过个半年就能完全没有了,到时候主君主母一定会喜欢姑娘你的,只是不知道今日主母带不带姑娘您出去。”素魄见她一早开始就是这样无精打采的,嘴上说话儿打破这宁静。

清光在一边收拾着妆台上的青黛、桃花膏、胭脂、口脂、绒刷等一应物品归位,小声说道。

“这些年来,大娘子从不在外人面前提起姑娘,更别说带着姑娘您出去,今日即便是花朝节恐怕也会像以往一样,请了安就把我们打发回来。”

素魄瞟了她一眼,清光遇上素魄犀利的眼神,又尖又圆的手指抵住下唇,意识到她在说主子的是非,心中虽有不平却不再说话。

“提了我也是丢人,还不如不提。”徐聿儿终于说话,她的声音轻柔沉静,她都已经习惯了。

她从九岁被弟弟划伤脸后,再也没有穿过漂亮衣裙,就连五花八门的发鬟她也只梳双丫垂髫鬟和垂髫分肖鬟,因为这两个发髻可以稍微遮挡住这神憎鬼厌的疤痕。

自然她再也没有光明正大跟着家人出过门,更别说出去见人,花朝节这种盛大的节日她也只能像只老鼠一样躲起来。

素魄忙忙给她说好话,家里主君主母从聿儿伤了脸后,对聿儿甚是冷淡,分院子她选了这个又偏又远的祥喜斋,这几年唐氏、徐家老太太连聿儿晨昏定省都免了。

“但您是大娘子所出的嫡女二姑娘,大娘子定是体恤姑娘您路远......”

聿儿从镜子里瞥了一眼正给她固定花钿的素魄,心里却觉得可笑,整个家里也就素魄和清光两个下人真心为着她。

不止她父亲母亲觉得她是个瑕疵,还有祖母,族人,她这几年除了年间几乎见不到老太太,也见不到其他族人,在外人看来徐家几乎已经没有了二姑娘的存在。

“母亲只是怕我被人指手画脚,方才让我住在这里,不过这里离学究那里最近,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些年除了每月晨昏定省她几乎都是呆在马学究身边,她也曾感到不公,也曾感到人性扭曲。

是学究一字一句一言一行将她拉了回来,倾尽所能教她不管是天文历法、五章算数,四书五经、君子六艺。

更重要的是教她谈文论道,审时度势,就算聿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泉州之事也了如指掌,对东京那些豪族也有了解。

马学究对于她来说即是良师也是长辈,是她生命里的阳光,是她夜里的明月。

“大娘子雷厉风行,不止在我们家,就连在泉州女眷之中也是有些地位的,自然在意脸面些,姑娘不要想多了,这两年大娘子还时常让人给姑娘送东西,可见姑娘在大娘子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素魄也瞧见了聿儿看着自己,但她并没有过多的话语,清澈明亮眼睛如夜里星辰,深沉而又耀眼,若是没有这道疤痕,聿儿说不定可以与三姑娘令儿的美貌争锋。

唐氏,是徐家当家大娘子,徐家内宅是她一人说了算。

徐保是徐家家主,唯一顶梁柱,对内宅的事情从不插手,做生意颇有手段。

老太太早些年做了些错事,所以才退居二线,只是一心一意在家里当个老祖宗,不问世事。

“母亲......”聿儿朱唇轻启,脑子里想起唐氏来。

唐氏手段强硬,不只是她年轻时候赔上所有嫁妆拯救徐家于水火的底气,还有她本是泉州医官世家唐家嫡出的二姑娘。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