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比靠挨打才能拯救世界在线阅读
免费

就好比靠挨打才能拯救世界

平躺的抹茶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5.3万字

我们生活在看似普通的世界,但有些事情却隐藏在这平凡之下。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可这座山究竟在哪?
待业青年独自一人昏迷数月滴水未进为什么还可以存活?
明明是普通的大学老师,可宇宙间为什么会有她赫赫威名?
看似祥和的地球竟处在极其危险之中?
一场被称之为灾难的六月飞雪席卷之后,这些隐藏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

第1章 六月雪

初夏,刚刚毕业的萧候怀揣着实习赚到的几千块钱,租住在一间破旧的出租房中。

临近深夜,闷热的房间使他无法顺利入眠,只好跑到附近的网吧开一个通宵上网蹭一蹭不要钱的冷气。

凌晨四点,窗外乌云密布,给这个闷热的城市带来一丝凉意,使那些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人们睡得更加香甜。网吧里已没有之前的喧嚣,连大厅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萧候浑身闪着荧光奋战在符文大陆。

“怎么回事,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多掉线的?”

萧候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鼠标在全红的游戏记录上拖来拖去,猩红的失败塞满了整个界面。

“妈个腿,明天的公告肯定又是比尔吉沃特,班德尔城,弗雷尔卓德等大区出现网络波动吧啦吧啦吧啦,一点也不在乎我们这通宵上分的上进青年连跪悲痛的心,诅咒你明天主机让收破烂的当废旧空调拿走。”

叹了一口气,燃烧在心中愤恨也随之散去不少,一阵凉意袭来,萧候瞬间打了一个冷战,把搭在沙发靠背的短袖衬衫穿上,站起来环视四周,发现整个网吧就他一个“活人”,剩下的或躺或卧,只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这帮战5渣,才几点就倒成这样。”不屑地哼了一声。

“去买个煎饼吃吧,吃完回窝睡觉。”说着萧候揉着脖子走出网吧。

“我去!”

一阵强风吹过,刚出门的萧候差点就被风顶个跟头,紧接着就是一串“哈秋!!!!哈秋!!!!哈秋!!!!!”

喷薄而出的鼻涕晃晃悠悠的挂在萧候脸上,他缩着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世界。

“我了个乖乖,真六月飞雪啊,难道是我刚才冤枉了服务器?”

萧候哆哆嗦嗦地向自己经常光顾的煎饼摊走去,转过街口却意外地发现卖煎饼的大姨正趴在车上睡觉,他过去喊了两声也没喊醒,随手帮忙把大姨身上的军大衣披好,“睡得也太香了吧,喊都喊不醒,话说回来这大姨天天起早贪黑的也不容易,还是让她睡吧,我自己回去做点吃的得了。”

失望地摇摇头,头顶的雪花也随之落了下来。

“我大常山真真是块宝地,一个礼拜之内能过遍四季,妈的昨天还热的差点中了暑今天就下雪了,也是神奇得不行。”

说着伸手从天空中摘下了几朵雪花,捻开仔细一看发现这雪花跟往常的不太一样,并不是六边形结晶而是不规则的三角形,颜色稍稍发蓝。

“难道这污染的连雪花都变异了?”说完萧候甩甩手便飞快地向家跑去。

冲进家门,萧候咣当一下就把门拍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卧室,朝着被窝嗖地一下就钻了进去,跟马上就要被老流氓袭击的小姑娘一样裹着被子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真特么的冻死宝宝了......”

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熟练的编辑了一段文字:穿个短袖通宵一宿没上黄金把把碰上掉线的,出门就下雪,想吃个煎饼都没买到,还要自己回家煮面条,我也太惨了吧,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编辑完又抬手自拍一张,屏蔽了两个备注为父和母上大人的账号之后发送了出去。

缓和一会儿萧候便从床上跳下来,趿拉上夹脚拖鞋来到厨房。

5分钟之后萧候端着一大碗面坐在床头呼噜呼噜连汤带水一并灌下,然后默默的摸摸肚子,好像并没有吃饱。

“总感觉今天出奇的饿,难道是吃的太急了?”说着打开床头边上的柜子拿出一个巨大的主食面包和一大块黑巧克力伙着下肚,可能是因为连续通宵的原因,萧候吃着吃着发现身上好像泛起了微弱的光芒,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黑就向后倒去。

闭上眼前最后一个念头......

“我去,不是要猝死吧,说好的跑马灯呢......”

日出之时,路面上微蓝的雪缓缓化开,一个身着廉价西装的男人急匆匆地来到煎饼摊前喊道:“大姨,两个蛋加肠,不要辣,快一点哈,要赶不上地铁了。”

大姨没有理他依旧趴在车上睡觉,看着满身积雪的大姨,男人感觉有一丝异常,便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想到大姨竟像烂泥一般带着些许碎裂的内脏流淌到男人脚下。周围的积雪也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对着那血水蜂拥而上,顷刻间血肉便化作一滩蔚蓝色的积水。

男人浑身汗毛炸立,惊得后退数步瘫倒在地,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但面前积水上的军大衣和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时刻提醒着他数秒前那里还有个活生生的人。

强烈的呕吐感充斥大脑,男人下意识地抬起手想捂住嘴巴,却发现自己的手也像那大姨一般化开了......

不多时,煎饼车周围只剩下两套浸满积水的衣物,远远望去,淡淡的蓝色液体缓缓涌动,像有生命一般。

随着温度升高整个城市已经成为蔚蓝色,从高空鸟瞰下去,蓝色背景上绽放着点点红花。

城市里防空警报大作,各大门户网站几乎同一时间发布了同一消息:诡异天气,严重威胁人类身体健康,建议市民不要出门并锁好门窗。

在接下来全世界十几家媒体巨头联合发表紧急声明称:全球突发诡异天气,并非正常地球气候,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微生物种群,源头还未找到,这种微生物具有强致命性,可入侵到其他生物体内迅速增殖,在强紫外线照射下代增值极快,20分钟之内可使生物死亡,据估算3小时之内即可在宿主全身完成增殖,同时会在极短时间内将躯体代谢分解,以目前技术推断这种未知生物在黑暗中不能分解身体中绝大部分部分细胞,在不经紫外线照射条件下最快36小时之后它们会被身体免疫系统杀死,随着新陈代谢排出体外,所以呼吁全球民众在未来36小时之内待在家里远离强紫外线照射的地方,并封好门窗,随时注意身体变化。

此次世界性灾难爆发一周后,据世界卫生组织不完全统计,全球死亡人数高达70多万人,科学家估算确切死亡人数应该在80万左右,受灾难影响留有后遗症人群可达200万。

但是,这个数字并没有继续上升,反而就在那夜过后戛然而止。

当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出通告,如果除去因微生物风暴引起各种症状的就医患者,各国平均就医率下降了百分之27.9。专家认为,没有被微生物击倒的人们身体素质得到了显著提高,可以说是因祸得福,至于这种微生物是怎样出现的依旧没有头绪,专家组会做出进一步调查。

转过头来回到常山,天依旧那么灰蒙蒙的,“那一夜”已经过去近两个月的时间,而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就在几十天前地球上一瞬间永远地消失了80万人,继续过着原有的生活。

临近8月,整个城市仿佛都在冒着热气,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姑娘小伙们也是能穿多少穿多少,展露出最动人的曲线,无关潮流,无关时尚,只是因为热而已。

就在这么“热”闹的气氛中,一辆汽车快速的冲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停在了一栋四层居民楼前,几个大汉从车上下来拎着破门锤向着狭窄的楼道鱼贯而入。

“呯!”一声爆响。萧候家的门被砸开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