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缠宝贝前妻在线阅读
会员

强缠宝贝前妻

罗四火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69.5万字

7.5分 54人评分

林焱说结婚,李雨薇没问他原因,于是,婚结了。
林焱说离婚,李雨薇问他,“想好了,是吗?”
林焱说:“嗯!”
于是,婚离了!
==
林焱和李雨薇的婚姻,没有谁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就那么凑在一起,一凑就凑了七年。
原本李雨薇想着,七年复七年,就那么着吧,一辈子也就那么长,可是天不遂人愿,李羽西回来了。
李羽西是谁,她可是林焱唯一爱过的女人,所以她李雨薇能说什么,退位让贤呗!
【片段】
李雨薇望着从楼梯上一阶一阶滚下去的白色身影,吓傻了。
林焱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排开挡在前面的她,将楼下浑身是血的女人抱在怀里,“李雨薇,你真可以,西子姐怎么着你了,你又犯什么毛病!”
“李雨薇,你最好祈祷西子姐和她肚子里的宝宝平安,不然我看你要如何处理。。”
男人走后,他的妈妈将李雨薇一双冰冷的手放在手心,声音细细柔柔:“微微,你没错,你只要记得这个就好!”
李雨薇望着她,为什么,为什么要抓着她的手把那女人推下楼?
【片段】
机场,男人和女人四目相对,良久,女人转身,男人又忽然伸手拉住她。
女人回头,就见素来横着走的男人红着眼圈,欲言又止。
纤细的手指抬起描摹他的眉眼,自己的眼泪却猝不及防,颗颗跌落。
四年后,同样的机场,闻讯而来的男人风一样拥住刚才下机女人。
“坏人,不许欺负我妈咪!”突然,一个小萝卜头挡在女人前面,小战士一样仰着头瞪男人。
男人俯身与小萝卜头平齐,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也该这么大了。
可是,左看右看,这奶娃娃为何跟那个应该扔到地狱的男人长的一模一样?!
【片段】
林焱,嬉皮笑脸蹭李雨薇胳膊顺带抱大腿:“媳妇儿,我好像木家可归了,你行行好收留我吧!”
李雨薇,抱胸居高斜睨状顺带踹某人小腿似笑非笑:“嘿嘿,谢谢无偿提供娱乐版最新头条!”明明是一奸商,三天两头蹦跶到娱乐版头条,逗不逗!
林焱脑门瞬间滑下数条黑线,“老婆我错了,人老祖宗都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以前都是我错了,我改还不行么?”
李雨薇心想,一巴掌下去再给颗甜枣?我也改了!
*==好吧,以下才是最重要滴==*
这个是两口子的婚姻涅槃史,喜欢收藏、留言,火火感谢之!
对了,旧文推荐1.【二婚缠绵:老婆是个宝】http/www.xxsy.net/info/473627.html
2.青春校园--淼淼http/www.xxsy.net/info/330061.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离婚吧

李雨薇赤着脚走到窗前抬手拉开窗帘,窗外月色撩人,昏黄的灯光斜斜的打在柏油马路上,长长的街道,在稍显黯淡的光线下绵延至远方,使它一眼望不到边际,宛如人心,隔着肚皮,摸不到,看不清楚尽头。

轻轻抬起腿,窗台很宽,李雨薇坐在上面显得很小,像一只蜷缩成一团的猫咪,安静,柔顺。

她将双手放在膝盖间绕成一个圈,整张脸贴在膝盖上面,视线透过窗户,远处的灯光明明灭灭,仿佛心底那个因为情绪变化而一会儿清明一会儿浑沌的念头,忽明忽暗。

李雨薇记得张嵩研曾经对她说:“李雨薇,你这个人太过于情绪化,做事情只是以自己的情绪为依据,你自大盲目到看不见别人的心情和感受,我找不到办法体谅这个过于自我的你,更没有办法接受你所谓的情感,抱歉!”

以前的她,因为他的话气的跳脚,她指责他,凭什么揣测怀疑她的情感?就因为她喜欢他,喜欢找他说话找他一起做事情就活该接受他所有莫须有的指控和他对自己感情的诋毁?

她于是决定不再原谅他,有什么了不起,山不转水转,她李雨薇离开他难道便没有办法好好生活?

后来,时光流逝,岁月像是一把杀猪刀,生活被这把残酷的刀宰割的狼狈不堪,曾经让她感动过的誓言变成了天大的笑话,她因此渐渐明白了张嵩研的意思。

他说的没有错,她情绪化,开心的时候她想不起来任何人的不好,生气的、伤心的、应该计较的,所有因为一件事情引发伴随而来的应该有的情绪统统被她抛诸脑后,而且,只要有人稍微甜言蜜语哄她两句,她便开心的忘乎所以。但如果哪天她不开心,这些曾经被她刻意忽略掉的情绪又会被她重新翻旧帐似地翻出来抱怨。

林焱为此就不止几百次的跟她争执,“李雨薇你神经病呀,这事儿不是早就过去了么,你现在提它是什么意思?”

李雨薇自己也受不了了,受不了自己的摇摆不定,受不了林焱的忽冷忽热,更加受不了他整晚上不回家,回家之后身上衣服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微醺的他,冲个澡蒙头大睡,而她,睁着眼到天明……

她就像是一个神经质病人,她想要摇醒他问清楚,她的手机上那些陌生的短信息,他和不同女人暧昧不清楚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每每回头看见他熟睡时像一个纯净孩子的脸,她终是什么都没做。

耳边,林焱和张嵩研的对话清晰的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可是心底的沧桑和酸涩,似乎已然将她逼入绝路,她退无可退,无路可走。

她焦虑,迷茫,浑沌,她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连自己的心情,已然无法看的透彻。

“我会把她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来照顾,会耐心的等她爱上我离不开我。对,我知道她现在还是爱你,可是没有关系,今后的生活,有我爱她就足够了!”

往事历历在目,那曾经打动她,让她宛如寒冬腊月一朵枯萎的花朵一般的心鲜活起来的男人,终也还是逃不了婚姻是坟墓的魔障么?

他说:“李雨薇,咱俩好好过,不吵架不置气,好吗?”

她说好,没有谁比她说这句话时更认真,事实上当她在礼堂说了那句“我愿意”之后,她便暗暗下定决心,忘记所有的过往,努力让自己的生活顺遂,努力的,好好生活。

只是,那个曾让她动容的他,为何后来让她一次一次失望,为什么生生将她推入绝境,看她挣扎,看她绝望,他却,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段婚姻,男人和女人像是站在天平的两端,只有两边共同维系共同努力,才能保持相对的平衡和和谐。

这些道理,曾让她感动,让她重新相信爱是存在着的男人,他会不明白吗?那么,如今的他,又为何如此挥霍她的爱与信任?

有人说,七年痒一痒。

曾经,她不信,那都只是男人女人无聊想出来的借口罢了。如今,她依然不信,所以,他们的婚姻,究竟是谁在作怪,究竟,又是谁蹉跎了谁?

一如往常,林焱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他进屋的时候没有开灯,他动作很轻,似乎是害怕吵到了李雨薇。他顺手拿了沙发上的浴袍径自越过大床走进浴室,粗心的他,没有发现,李雨薇其实并不在床上。

林焱冲了战斗澡,手里拿着大毛巾边走边擦拭头发,头发擦的差不多了,他也几乎走到了床边,也是在这时,他方才诡异的发现,李雨薇不在床上。

林焱条件反射往阳台上看去,以前李雨薇睡不着觉,喜欢大半晚上坐在阳台看星星,林焱以为这次还是一样,文艺小青年的强迫症犯了,只是这次,他才稍微扭脸朝阳台看去,眸底已然出现了在窗台上缩成一团的李雨薇的身影。

林焱一窒,浓眉紧锁,阔步走过去把抱着膝盖傻傻的坐在窗台上的李雨薇抱到床上,放她躺着,掀起被子给她盖在身上,帮她揶好被角,这才坐在她身边,抬手撩开挡在她眼前的留海,轻声问:“睡不着?”

李雨薇怔怔的望着林焱,他的柔情,忽然让她很烦。总是这样,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回来后又对她极尽温柔,让她糊涂,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更加看不明白他的心,迷糊了自己的意志和感受。

她讨厌这样的他,更讨厌到了现在依然会因为他的柔情而心情攸然好转的她。

林焱皱眉,见她一直只这样呆呆的望着她,失笑,在她鼓鼓的脸蛋上捏一把,“怎么了呀,这是?”

她把他的手拉下来两只手握着,一下一下掰开合上再掰开,“林焱,你是如何做到左右逢源的?又如何会在没了感情之后还能够温柔以对,你告诉我,这样你不烦吗?”

林焱本来还算温和的脸顿时僵硬宛如挂上了冰凌,“李雨薇你又怎么了,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没事找事儿!”他当然听得懂她的言下之意,不就是没事喜欢言语刺一刺他,他不跟她计较,她还真是越来越没样儿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