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有毒不好惹在线阅读

娇妃有毒不好惹

风花雪玉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43.9万字

9.0分 99人评分

[美飒病娇女王vs冷酷偏执暴君]
来自末世的女王,沈玉习惯了弱肉强食,向来霸道凶残,没有几分菩萨心肠。
穿成王府弃妃?丑女?
沈玉摘下面纱,倾国倾城的盛世美颜秒杀全场。
她若是丑女,那这世上就没有美女了。

嫁给仇人等着被休?父亲是大奸臣就等沈家诛九族?
所有人都等着看她倒霉。
可等到最后,沈玉不仅活的万丈光芒,还被仇人夫君宠得无法无天,旁人望尘莫及的尊位。
沈家依旧是顺风顺水,位极人臣。

小绿茶嚣张的找上门?想进府霸占正妃之位?
沈玉揉了揉胳膊,一耳光将小绿茶扇懵了。
“记住今天这个耳光,本王妃的人容不得你惦记。”
沈玉抬眸懒懒瞥了眼,“胆敢在本王妃的地盘上撒野,哼!就是不知道你们抗不抗揍!”
其他小绿茶瑟瑟发抖:“王妃饶命啊!”

后来有不怕死的人跑来笑话,沈玉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琅王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了。
沈玉扭头问男人:“谁是癞蛤蟆?谁是牛粪?”
萧珏唯恐惹娇妻生气:“我是癞蛤蟆。我是牛粪。玉儿是高贵美丽的白天鹅,又娇又美的鲜花。”
众人:“……”王爷,您的脸呢?

求收藏,求收藏!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沈玉,是你先不要脸下药勾引本王,竟还好意思寻死觅活?!”

沈玉听着一股子愤怒的怒吼声,吃力的睁开了眼睛,额头蓦地传来一阵刺痛让人瞬间清醒。

抬手抹了下额头鼓起来的包,她整个人顿时惊在了原地。

纤细无骨的小手上面沾了丝鲜红的血迹,看起来更显白皙。

这不是她的手!

她的手没有那么纤细白嫩,这双手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娇滴滴小姑娘家的小手。

沈玉惊顿了会,一双魅惑的桃花眼微眯,仔细看这时才发觉她竟衣不遮体,披头散发,红唇微红,浑身不适,像是被人活剥生吞翻来覆去折腾过一样。

地上有一顶东珠如星的华丽凤冠,凤冠霞帔,这分明是古代女子成亲时候才会穿的服饰。

还有,这是什么地方?!

沈玉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突然就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扼制住咽喉,男人冰冷刺骨的声音怒砸:“不装死了?你们沈家真不是东西,敢算计本王不说,还敢在新婚之夜下药勾引本王,再闹个撞墙自杀!你爹沈长青真是只狡诈的老狐狸!”

“不过他把宝贝女儿嫁过来,以为是享清福吗?”

“他做梦!”

沈玉疼得无法呼吸,不由挣扎的抓住他钢铁般的手腕,“住…手!”

真是夭寿!流年不利!

怎么突然遇到了这么个粗暴的东西?!

这男人到底是谁呀!

此刻沈玉额头上还流着血,血珠顺着额头滚落到的脸颊,原本白玉无瑕的脸蛋有一块黑色的脓包,又大又丑,变成了美中不足。

因为被萧珏掐着变得惨白毫无血色,脸蛋占满血和泪,一双桃花眼看着楚楚可怜又显得诡异妖娆。

沈玉,曾经的萧国第一美人,可惜了三年前误食毒药毁了一张倾城的绝色容颜,还是天下第一大草包,胸大无大脑,蠢笨又无知,性子娇纵蛮横,不学无术。

因为亲爹是萧国当朝丞相,有从龙之功,是当今皇帝最重信的大臣,尽管沈玉容貌丑陋,身为沈家嫡女,身份依旧比旁人要尊贵。

而他萧珏不过是废太子,血统不正,拥有低贱的狼族血统,嗜血残忍的杀神,名声狼藉的琅王。

沈玉在一次宴会上被琅王俊美的外貌深深吸引,一见钟情,回到家中就哭闹着要嫁给琅王。

然后疼爱她的父亲,沈长青便设法算计了他,让他娶沈玉。

琅王不从,沈长青便蛊惑皇帝下旨赐婚,逼他娶沈玉,皇命难违,萧珏不从也得从了。

萧珏认为,原是皇帝和沈长青送来羞辱和监视他的棋子,他娶回家当摆设也无所谓。

可没想到新婚之夜,沈玉竟然不知廉耻勾引他,还在红盖头里藏了媚香,身上抹了媚香粉,带着媚香荷包,连合卺酒杯上都抹了媚药,药性极重,他一进来就不慎就中了药。

为了解毒只能和她圆房。

可更叫人恼火的是,事后沈玉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撞墙寻死觅活,好像他是禽兽欺辱了她似的要死要活。

这下把萧珏气得够呛,掐着女人纤细白嫩的脖子,恨不得要掐死她。

沈玉在挣扎中,脑中蓦地涌入一段陌生的记忆。

总算搞明白这男人是谁,现在自己又是谁,什么处境了。

她原是100世纪末世药剂研究所的顶级调剂医师,中西医兼修,尤其擅长古法针灸,手里还有一个神奇的医疗空间。

懂得各种厉害的武术,在末世凶残丧尸横行的世界里,自保是绝对没问题,最强的时候可以徒手捏爆丧尸的头颅。

但没想到因为实验室被袭击爆炸,一命呜呼后穿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古代重生,成为了一个柔弱大家闺秀。

现在被男人欺负的毫无招架之力?!

沈玉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却接受不了自己变弱的事实。

不过她求生欲极强。

没办法强过男人,只能用先用缓兵之计:美人计,温柔攻。

好歹他们现在是拜过堂,入了洞房的夫妻。

前一刻还在一起抵死缠绵来着。

沈玉十分自信,桃花眼眨了眨,声音柔柔酥入骨:“夫君~伦家知道错了。”

这个感觉很不错,电视上就这么演的。

萧珏:“……”

男人浑身一僵,一动不动,肯定是被自己迷住了,沈玉掌握到了精髓,接着卖力演:“夫君~快放手,你弄疼我了。”

她还不知道自己顶着一张丑陋不堪的容颜,她的美人计,温柔攻,让萧珏浑身打了个冷颤,吓得连忙松手,“沈玉!你够了!少恶心本王!!”

得到自由后,沈玉感觉从阎王手里逃生一样,倒在床上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空气,身上衣不遮体的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嫁衣,一双玉腿暴露在外,胸前青山更是起伏汹涌,若不看那张脸,这模样倒是十足令人销魂的美人儿。

缓口气后,沈玉慌忙扯过绣着龙凤纹图的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这才去打量眼前这个便宜夫君。

琅王,人如其名,真是狼人。

不过,只是一眼,她神情怔住了,眼前的男人长得倒是俊美绝色的足以令人为之惊艳,是个让人神魂颠倒的美男,可惜了,是个衣冠禽兽。

再细看男人五官,一双眼角内勾,眼尾很长,略微上挑的凤眼,双眼皮极深邃,如黑琉璃般的眼瞳黑白分明,可惜眼里只有可怕的阴鸷薄凉,让人望而生畏,眉宇间有着尊贵和傲气。

五官相当深邃立体,高鼻艳唇,英俊挺拔,气质高贵又出尘

烛火光下,他俊美的面庞更衬托得格外耀眼。

同样披头散发,墨发比她的还长,英挺的身上随意披了件红色新郎袍,不过里面却是一件玄色的中衣,也是松松垮垮的,腰间随便一条玉带束着,胸前大片肌肤裸露,上面还有一道猫爪了似的抓痕,浅红色,格外抢眼。

男人目光凌厉霸道盯着沈玉。

这样无形中的威压感极强,令气氛冷沉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沈玉看着男人,便知道他是个不好惹的主。

仔细看了眼四周围,入眼的婚房有些狼藉不堪,那些被撕碎的嫁衣,看得沈玉心惊肉跳,脑子里突然浮现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还真是激烈。

沈玉想着下意识吞咽,耳根微红的看着男人,摔先打破这场僵持:“王爷…其实都是误会…”

萧珏狭长的眼眸轻眯,冷笑:“你身上偷抹媚香是误会?这个香囊是误会?还有一个酒杯上的媚药是误会?”

三个误会一声比一声重。

男人的眼神愈发冰冷刺骨。

手中的金色精致酒杯瞬间被捏碎,沈玉看着,感觉那个酒杯就是她的头颅。

下意识的脖子一缩,然后理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算是基本理顺,原来这个男人并非真心要娶她,是原主她爹还有原主,利用了卑鄙手段逼他就范的。

原主还色胆包天,觊觎琅王美色,明知他不愿,还在新婚之夜接受了奸诈父亲的提议,给他下药,跟他如愿圆了房。

至于撞墙,那真是误会,原主是因为终于得到了琅王,太激动了,又因为体力不支,头重脚软,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了墙上。

这一激动乐极生悲,把自己给撞死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