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的首富王妃在线阅读
会员

残王的首富王妃

决明子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60万字

二十一世纪叱刹风云的女首富,意外穿越到了古代傻子小姐身上。

品牌:掌阅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阅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活了

第1章 活了

天宝年间,七月初。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地上湿滑一片。

一片山林中,一条长长的物体滚落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了山脚下,底下传来一连串的哭喊声。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一名扎着丸子头穿着粗布衣裳一副丫鬟装扮的女子跪坐在地,她怀里抱着一名满身泥泞的女子。

那女子湿漉漉的衣服上浑身沾满了黄褐色的泥土,被泥水打湿的头发脏兮兮的贴在消瘦的脸庞上,后脑勺还在不停的往外面渗出鲜血,混合着泥水染红了丫鬟的手,整个人犹如乱葬岗爬出来的女鬼般不堪入目。

丫鬟一边呜呜呜的哭喊一边剧烈摇晃着自家小姐。

此时天空中惊雷滚滚,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了二人的脚边。

丫鬟被吓的惊叫一声,拼命的拖着自家小姐往后躲去。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死去的虞晚铉突然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睛不再浑浊,憨厚,卑微,取而代之的是机警,敏锐,清澈。

疼!

钻心的疼!

这是虞晚铉醒来的第一反应,伴随着一阵剧烈拖动,她张嘴喊了一声:“别拖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死了,呜呜呜。”汤圆扑进了虞晚铉的怀中哭的肝肠寸断。

虞晚铉眼中透露着一丝疑惑,打量着怀中的小丫鬟。

随后脑子一阵剧烈疼痛,一股陌生并且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砸进脑海,让她对自己这具身体以及眼前的小丫鬟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原来原主名字也唤虞晚铉,其母是罪臣之女,因满门抄斩时刚好怀了她,母亲逃过一劫,十月怀胎后生下原主,本以为可以母凭子贵,没想到原主却天生痴傻,虞国公勃然大怒,命人将她母女二人丢到了儋州港这个小庄子上来。

十五年间,虞国公从未关心过原主母女二人,几个月前,母亲身患疾病,一日不如一日,女主虽痴傻却也知道母亲病症,于是便天天上山采蘑菇卖钱为母亲抓药,可谁曾想,原主今日上山不小心脚滑掉下山崖,不幸身亡。

她走了,不,是她来了。

虞晚铉深吸一口气,眼眶微红。

她同情女主身世,也有些同情自己,自己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全国女首富,却在搞研发时将自己炸死,本以为要见阎王,却一头扎进了这具只有十五岁的身体里。

看来,天不亡我!

“小姐,小姐我们快回去吧。”汤圆喊了好几声,才将虞晚铉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虞晚铉艰难的站起身,只觉得全身像是散架一般疼痛,右手臂更是疼痛难忍。

骨折了,虞晚铉断定。

看了看四周,荒山野岭还下着大雨,肯定是不会有人能帮助她们。

咬了咬牙,二人相互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在她们身后,一抹虚影正抹着泪望向她们。

月上梢头。

二人才推开了庄子的大门。

与其说这是个庄子,倒不如说是个小院而已,分前后两排小院,一共六间房。

前面一排住着庄上管事的挽姨一家三口,后面一排则是住着虞晚铉和她母亲还有汤圆三人。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显的冰冷无情,虞晚铉脸色愈发苍白,在推门进入房间的一刹那,只觉得两眼一黑,便晕倒在地。

迷迷糊糊间,虞晚铉听见有人在耳边哭泣,她用尽全力睁开双眼,只见一抹半透明的白影站在床边。

“你是谁?”虞晚铉开口,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咽喉还有点肿痛。

那抹白影一脸伤心,不停的抹着泪,她道:“姐姐,我就是这身子的主人,我要去投胎了,麻烦你照顾好我母亲和汤圆。”

听完,虞晚铉点点头,原来这是原主的灵魂,放不下母亲和那个小丫鬟,特地过来交代自己。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虞晚铉对着白影露出一股惨白的笑容。

那白影连说了几个谢谢后,慢慢变的透明直至消失。

虞晚铉两眼一闭,再次晕死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虞晚铉幽幽转醒。

只感觉嗓子干的快冒烟了:“水,我要喝水。”

闻声,汤圆连忙倒了水过来,虞晚铉连喝了几大杯后,才觉得嗓子湿润了许多。

“小姐,您昨晚晕倒了,并且一直高烧不退,夫人她……”汤圆低垂着头,欲言又止。

虞晚铉眉头一皱,道:“她怎么了?快说。”

“夫人将她那支簪子当了,给您抓了些药。”汤圆道。

簪子?母亲最喜爱的一支簪子,那是她和虞国公成亲的时候,虞国公亲自为她戴上的第一支簪子,多年来,母亲一直将簪子视若珍宝,可如今却为了给她抓药将簪子当了出去。

虞晚铉鼻子一酸,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可脚刚点地,脑袋就一阵晕眩,因动作太大,牵扯到了包扎好的手臂。

“嘶~”虞晚铉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中那十多年来的怨恨,委屈,接踵而来。

凭什么?她身为国公之女,竟然要受这种委屈。等着吧,她一定要把属于母亲的,属于自己的,统统都拿回来。

“哟,大小姐这身子金贵呐,日上三竿还不起来。”门口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随后木门被人从外门一脚踹开。

一名穿着丝绸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趾高气扬的坐在了虞晚铉对面的椅子上。

虞晚铉认得她,她是虞国公派来庄子上管事老头的媳妇,挽姨,她两还有一个不学无术的混账儿子。

平日里这一家三口没少欺负她们,打着来打理庄子服侍她们的幌子,却对她母女二人以及汤圆恶语相向,苛刻虐待。

瞧她那身宝蓝色绸缎长裙,打扮的雍容华贵,而虞晚铉则穿着一身粗布衣裳,不知道的还以为挽姨一家才是主子呢。

“说你呢?莫不是摔一跤还摔聋了?”挽姨一拍桌子,指着虞晚铉的鼻子破口大骂。

汤圆看向挽姨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害怕,看了看榻上的小姐,她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朝着挽姨福了福身:“回挽姨,小姐她手臂骨折了,大夫说需要静养几天,这几天小姐的活就我来干吧。”

呵呵。

挽姨冷笑一声,走向了虞晚铉,目光从她吊在脖子上的手臂上扫过。

下一秒,却猛的一把掐在了虞晚铉受伤的手臂上。

“啊~”虞晚铉痛的惊叫一声。

汤圆大怒,红着眼眶犹如一头小牛般冲向了挽姨,将她撞翻在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