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读新聊斋在线阅读
免费

点读新聊斋

牡丹子子

短篇 / 短篇小说 · 5.2万字

点读新聊斋,夜夜鬼敲门。
我的故事决不允许和别人雷同!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能娶到庚娘,应该是金大用人生当中最快乐的日子。作为中州人,他的妻子是中州有名的太守之女庚娘,既漂亮又贤惠,在那么多的求聘者当中,他能被一眼相中可以说是多么的幸运。神仙眷侣的生活不到半年,流寇一举攻破中州,整个中州乱成一团,不得已金大用只得携家带口带着庚娘往南部逃去。

一路上全部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人群里马车难行,混乱中一个女人不小心冲撞到马车前,吓得马儿一惊,车里的人险些掉了出去。几个家丁见金大用从马车里摇摇晃晃的出来,赶紧举棍准备给这个破落的女人一顿打。

“住手。”金大用下车喝道:“小事而已,不得伤人。”眼见那女人跌坐在地满脸的灰尘,手上也有蹭破的地方,不由的皱眉问道:“这位大嫂你没事吧?”

那女人还未回答,旁边已经窜出一个男子扶起她急道:“娘子,你怎么了?”

那女人摇摇头,艰难的站起来道歉道:“那马儿实在离我太近了,是我不好,一心慌冲撞了马车。。”

那男子慌张的看着金大用“不好意思,是我家娘子鲁莽了。”

金大用微微摆手“不妨事,没有受伤就好。”

他才要转身走,身后的女子哎呦一声。

那男子惊叫道:“娘子。”

“十八,我——我好像脚崴了。对不起拖累你了。”说完居然哭泣了起来。

“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

金大用看着人潮拥挤的道路,心软道:“你们去哪里?如果不嫌弃的话,顺你们一程。”

“我们逃难出来,想来想去还是回去老家。不知相公高姓大名?要去哪里?”

“在下金大用,携家往南走,欲去金陵。”

那男子拱手道:“我们老家在广陵,好在还算顺路,多谢金兄了。在下王十八,这是贱内唐氏。”

金大用颔首示意“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那王兄和我一车,嫂夫人和我家娘子如何?”

金大用这才说完,马车的车帘被掀起,庚娘探出身来“相公怎么这么久?”

“这位王家嫂子被我们马车撞到了,现在走不了,我想顺他们一程。王家嫂子和你一车如何?”

庚娘对着唐氏温和一笑,才答道:“自然是好的。王家嫂子你还记得我吗?午前在饭馆里的时候,我们两家人还打过照面的,快点上来吧。”

“啊,原来是你们,我想起来了,真是巧了。”

唐氏说完见王十八的眼睛都直了,轻微的捏了他的胳膊,王十八这才反应过来扶着唐氏上车,之后对着金大用道:“金兄是去金陵?”

“我们逃难出来,想去金陵定居。”

“那正好,这条路我熟悉,金兄今日的盛情王某无以为报,这一路愿为金兄鞍前马后。”

金大用摆手“这可使不得。”

“金兄不要客气,现在难民越来越多,以后的路怕是越来越难走,这条路我也走过好几次,有些捷径可走,总比跟着一群难民走被掐卡检查强的多吧?”

金大用想想也是,拱手一拜“那就劳烦王兄了。”

有了王十八在前带路,接下里的几天里他们确实比别人走的顺利多了。这一日知道王十八夜里要带着他们过运河。庚娘见四下无人对着金大用小声道:“相公,还是不要和王家的人一起走。”

金大用奇怪道:“为什么?”

庚娘踌躇了半刻“那——那人总是找机会偷看我,眼里不怀好意。”

金大用嘿嘿一笑“娘子,你会不会看错了。”

庚娘扭着手“这种事情,怎么会看错。”

“你一向慎重自持,不轻易下判断,我也是知道的。可是你看他这几日如此殷勤,凡事都是抢着前头做,现在过河的人这么多,过河的船都是他跟人求情来的。不让他们同行,我怎么也说不出来口啊。”

庚娘咬牙不应。

金大用握着她的肩膀“你别怕,我会叫人守夜。而且他只有一个人还带着妻子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庚娘这才点头“希望是我多心吧。可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我瞧他和船家在说话像是熟识的感觉。”

“他往来中州和广陵多次,和船家认识并不意外。”

“相公,你答应我,下船之后我们自己走。”

“好。”金大用将她拥在怀里“我保证。”

庚娘叹气一声,摸着自己紧紧跳动的眼皮,希望一切顺利吧。

夜晚,一轮明月高高的高挂天空,一声敲门声,金大用起身问道:“何人?”

“是我,金兄今晚月色迷人,不如出来一叙如何?”

庚娘拦着金大用摇头。

金大用顿声道:“额,已经歇息了,还是不要了。”

“那好吧。那小弟久打扰了。”

金大用示意庚娘心安,躺下后直直的望着窗外的明月。许久过后,扭头轻声叫道:“庚娘?”

金大用微微一笑,暗想果然已经睡熟了。他悄悄的起身,偷偷暗笑。向着船头走去。

王十八见他来,惊喜的起身“金兄到底还是来了。”

守夜的家丁见他出来不好意思的起身鞠躬。金大用摆手“无妨,不要饮醉,耽搁了明日的行程就好。”

家丁们乐成一团,这才放心下来。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难得与王兄相遇,说起来都是缘分啊。”

王十八哈哈大笑“是,我们确实是真正的有缘人。人来人往当中,能一路同行,这样的缘分可是几辈子修来的。”

金大用与王十八饮了几杯酒,呼吸着江上的空气,不由的心旷神怡。他定目看了看四周咦了一声“哎,前面怎么到芦苇荡里了,不对吧。”

王十八起身一看也是哎呀一声“这船家莫是睡着了,我去看看。”

金大用疑心吩咐家丁“你们跟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及时来报。”

“是。”家丁跟着王十八的身后去了,金大用心里发毛等了半刻,再也忍不住往船后走去,才走一半,江里扑通扑通扔下来两个人,金大用定睛一看,血红的水染了一圈水纹。

金大用见衣料知道是自己的家丁,才知道入了贼船,他疯了一般,像家丁的房间里跑去,嘴里喊道:“入贼船了,快起来。”

跑到房门外,他惊恐的退后,剩余的家丁全部倒在血泊里。金大用咬牙继续向自己的房间跑去,可王十八已经握刀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你——“

王十八斜笑道:“金兄,别怕啊,我这是求人求财,不杀人的。”

金大用望着刀尖还在滴血,吞了吞口水,再信他的话自己这就是傻子了。

“都给你,这一船的财物都给你,只是庚娘是我的发妻,我想带着她走。”

王十八仰天直笑“说你呆你还真呆啊。我王十八看上的是你如花似玉的娘子,求人为主,你这船财物这是附带的东西,你居然还想带着她?说你也是命不好,这才船里的第一天,我原本没指望你会出来,哪知道我都放弃了,你居然还干巴巴的跑出来送死。”

金大用气脸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畜生,我跟你拼了。”

金大用才上前,就被王十八一脚踢翻,他举刀狠狠的瞪着金大用,好久缓缓的落下,将金大用逼至船边,一脚踢他下水。

庚娘在船屋里听到了动静惊醒了过来,见金大用不在,在外面大声疾呼,就知道自己的预感是对的,她跑向门口,发现自己被反锁在屋内,顿时感觉不妙,大力的摇晃着房间也不见任何的改变。

她冷静下来,扒门听着屋外的动静。除了有东西入水的声音什么都没有听到。

“大用,大用——你听的到吗?”

喊了几声船外顿时寂静无声,忽然唐氏的声音,尖锐的响起“你这样做不怕天打雷劈么?”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过后,唐氏哭道:“就是死,我也不要在做你王家的媳妇。”

庚娘耳朵拼命的靠在门上,一声瓷器破裂的声音,耳听着又有东西掉水里去了。

不久门外脚步声起,锁哐当一声被打开,庚娘心里仅存的一点幻想都破灭了,进来的正是身上带血的王十八。

庚娘收起惊魂,正色道:“我的相公呢?”

“死了。船家无良匪类,我已经替你相公报仇了。”王十八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如炬的盯着庚娘。

庚娘闻言哭的梨花带雨“奴家一个弱女子娘家遭匪没了人,现在又没有了相公可怎么办?以后我可怎么活啊。”

“小娘子别怕啊,跟我去金陵,小生家里几亩薄田还是养得起你的。”

庚娘这才慢慢的擦去泪水“你说的是真的?”

“这个是自然。”

庚娘这才安心的模样“如此这般,也是命,奴家愿意跟着王相公。”

王十八起身上前,一把抱住她强吻,庚娘默默的受着,直到王十八欲脱她的外套,庚娘扯着自己的外套娇羞道:“这几日不合适,王相公先饶过奴家吧。”

王十八一脸的不信,庚娘叹气握着捏着他的手臂“奴家以后都靠王相公,怎么会骗你,况且逃的了初一逃得过十五么?奴家体弱王相公难道不肯谅解?”

王十八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怎么会,你的身子是最要紧的,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娘子如仙女一般的人物,心里总怨老天不开眼,那金大用何德何能能娶到娘子这般人物。”

庚娘垂头滴泪“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奴家也没有的选择。如今跟了王相公也是命,只盼王相公以后真心相待奴家,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王十八粗暴的伸手拥着庚娘“我王十八向你保证以后好好珍惜你。”

庚娘羞涩的靠在他的怀里,脸色苍白无比。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