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微凉在线阅读

爱已微凉

锦尘

现代言情 / 娱乐明星 · 41.8万字

9.2分 小编评分

天若微凉,请不要害怕,我会为你筑一座暖城。------------凉慕之
她们没有美好的相遇,更没有所谓一见钟情。陶夭是为了调查养母蓝幽的死因而故意用苦肉计接近凉慕之。那一年,她21岁。她为自己取名顾无安。他说不喜欢那个名字,叫她苏微。
他是蓝幽爱了一生求而不得的男人,却在日益相处中爱上了刻意接近的苏微。他宠她,巴不得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而苏微,也渐渐的沉沦在他的温柔之中,忘记了那场血淋淋的命案。她在他的溺爱中一步步泥足深陷,最终能否给自己一个自私的成全?
推荐新文:巨星绯闻:天王夺心计划。
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岁月长,衣裳薄

2008年,宁清市。

陶夭独自徒步走在萧条的大街上,微凉的秋风将树上本就摇摇欲坠的叶子吹落,落下几片轻轻掉在她的头发上,肩上。她伸手却没有拍落,而是轻轻放在手心,翻来覆去细细把玩,仿若稀奇的宝贝似得。

秋天,总会让人觉得悲凉,陶夭也不能免俗。一呼吸,就觉得满街都是腐朽的气息。

她有一头很长的头发,黑色,微微的自然卷,不着任何修饰,随意的披散而下。被风一吹,便显得有些凌乱。容颜虽说不上是倾城之姿,却也清秀有余。

皮肤白皙到可以拍护肤品广告,五官姣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不算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碧泉一般清澈透亮,嘴唇有些许发紫,唇的弧度倒是很美。

已经是快要入冬的季节,她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脖颈处裸露在外面,一颗黑痣若隐若现。毛衣是大红色的,很是喜庆,很是显眼,也很是动人。甚至动人到让不远处车内的男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总裁,吴总的电话。”一旁助理的声音把男人的思绪拉回,他修长的手指接过电话,嘴唇虽一张一合说着礼貌的问候语,视线却仍旧停留在陶夭身上没有转移。

“那就这样说定了,2个小时后,高尔夫球场见。”男人身穿一套纯手工高级定制的西装,整个人身上散发出犹如皇家贵族般的气质。

红绿灯转换,司机迅速启动了车子,那抹浓墨水彩画一般的艳红相隔男人越来越远。他身子微微前倾,透过前座的后视镜看到她从包里掏出手机。

另一头的陶夭接起来自晓安的电话。

“已经顺利到达了么?”

“嗯,已经到了宁清,机票也已经订好了。”

“巴黎?”

“是的,巴黎。想去看看,趁我还年轻。”

“你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万事都要当心,知道吗?”

“你还怕我被拐卖不成。别忘了,我可是十几岁就开始在社会上讨生活。倒是你,我此去巴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个傻丫头了。”

“放心吧!我会为了肚子里面这个孩子好好生活的!”听到这话,陶夭甚至可以透过电话看到那头的女人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温柔微笑的模样。真好,就算自己从晓安身边离开,她也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在不久的将来,她就生下自己的小孩。那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宝宝。晓安也会坚强的抚养宝宝长大,等待宝宝的父亲回到她身边。

“对了,你小孩的名字还没取吧?要不就让我这个干妈娶一个呗!叫初夏如何?秦初夏。”

“秦·初夏··”晓安在电话里喃喃念道“秦··初夏`”

要当妈妈的人,果然有些不一样。陶夭不禁轻笑“丫头``不打扰你自言自语了,先挂了,再联络。”

“一路顺风,保重。”

恍惚间,陶夭似乎感受到来自某个地方炙热的目光,回过头却没有看到任何熟悉的面孔,只有一辆兰博基尼自眼前驶过。

陶夭喜欢巴黎,刚刚喜欢上。仅仅只是因为一个故事。故事里女子终于与纠缠了10年的男子重逢,从此岁月静好。所以,巴黎应该是可以与幸福相遇的地方吧!

她渴望幸福,极度渴望。

埃菲尔铁塔,香榭大道,充满神秘气息的街头画家。虽然从未真正见到过,一切的一切,却在心里清晰的无以复加。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向往的天堂,那个地方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不管生活的模样被岁月洗刷的如何狼狈不堪,对于那个地方的向往却从不曾真正远离过。

正如当年的晓安,因为一直在想象写字的女子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出现在宁清,出现在陶夭面前,以凄凉无比的姿态。

遇见晓安那天,正是陶夭的17岁生日。17岁,本该是花一般的年纪,别的女孩子都在学校里享受着美好的青春,或许还会有青涩甜蜜的爱情。但陶夭的17岁却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那时的她在一家叫做夜色的酒吧唱歌,以此度日。

蓝幽死后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但她却丝毫都没有动,她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活下去。

或许陶夭骨子里就跟别人有一些不同。明明才十几岁的女孩,眼睛里面透露的东西却像经历了大半辈子的人生。

她的生日过得很平常,仍旧如同往日一样在欢呼声中上台,在安可声中多唱一首,在大家情不自禁被她感动的掉下眼泪时鞠躬下台。

酒吧休息室,苏哥笑着挽留她“夭夭,你看那么多客人都是为了听你唱歌特意跑来‘夜色’,你就看在她们那么诚恳的份上,再多唱两首。嗯?算我拜托你了。”

她把自个儿的东西胡乱塞进那个黑色的大袋子,礼貌回绝“苏哥,若是以往我可以答应,但今天真的不行。”

苏哥立刻来了八卦的兴致“莫非,今天有约会?”

约会?陶夭轻笑着摇头。虽然在舞台上唱尽了世间情爱的各种悲欢离合,但爱情那东西对她而言还不是万水千山只等闲。她这样不堪的人生,又如何再敢渴求爱情?

“既然没约会,就帮我这个忙。最后一次,嗯?”

“可是今天是我爸妈的忌日。”说完这句话,陶夭大步走出化妆室,留下身后一脸歉疚的苏哥。

是的,那天不仅是她的生日,还是她双亲的忌日。多么讽刺的日子!

走出夜色,陶夭在迷离的灯光下大口大口呼吸,朝着城市的夜晚放声笑了笑,紧接着哼起节奏轻快的歌曲,在这个脚步急促的城市之中,她总有办法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孤独可怜。

“请问你们这里还在招人吗?”

“对不起,你不太符合我们的条件。”陶夭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又一个前来找工作的人被无情拒绝。

事实上她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依苏哥挑剔的性格,夜色对服务员的要求之高,她再清楚不过。正因为这样,她心里不免好奇,当年苏哥又为何愿意让刚刚16岁不到的她成为夜色的驻唱歌手?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却听见那个女孩子不甘心的恳求“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我可以吃苦,也不介意工资低,只要能让我有饭吃有地方住,可以勉强度日就可以了。”

说出这样一番话,语气应该是楚楚可怜的吧!可陶夭听到的不是可怜,而是一种执着,坚定不已的执着。

她走过去,好奇的打量那个女孩。身高差不多1米55左右,不算太矮,但兴许是身上太多赘肉,显得整个身形都有几分畸形。

五官长的不算太难看,甚至隐隐约约透露着几分清秀,但肥胖的脸却将那份清秀完全掩盖过去。

的确,依她这样的容貌,让‘夜色’这样的顶级酒吧聘请有点困难。

看见陶夭,蓝天高兴的冲她打招呼“天下红雨了么?苏哥今个儿既然让你这么早走人?”

“啧啧啧,你们这些人啊,整日就想着怎么剥削我。要是哪天让我不高兴了,说不定我就跑到法院告你们。”

蓝天不禁被陶夭的话逗乐了“哦,告我们什么?”

“雇佣未成年人。”说话间,陶夭已经先忍不住大笑起来,蓝天也紧接着笑的前俯后仰。

“看来我们平日里果真太惯着你,胆子越来越肥胖了!”

“这个女孩子,让她留下来帮我的忙吧!你也知道,最近新店开张,生意好的有些过分,我两处赶场有些忙不过来,刚好需要一个人打下手。”

“可她这形象。”

看蓝天仍旧有些犹豫,陶夭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夜色里这些个人,她有几个搞不定的?

“蓝天,蓝大哥,天哥,只是帮我打打下手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要是真有事情由我来担,嗯?拜托拜托,我知道你最好了!”

拗不过陶夭的死缠烂打,蓝天答应了让晓安试试。晓安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虽说工资不高,却刚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她就以那样无可避免的姿态,走进陶夭的人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