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发妻子的谎言在线阅读

结发妻子的谎言

相逢应不识

都市 / 都市生活 · 57.4万字

刚从生活的最底层挣扎出来的他,意外发现了妻子的秘密——
一个偶然的机会,重返乡村,人生得以重塑!
且看小人物如何从零开始,踏上人生巅峰!

版权:九天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故事的开端

我开着车子,急匆匆从学校朝着我工作的医院赶去。

“爸爸,爸爸你开慢一点,我怕!”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儿央求我开慢一点。

我没空搭理她,但似乎是出于本能的将车速降了下来。

我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件事——

如果视频是真的,那我该怎么办?

不,我为什么要骗自己呢,视频就摆在那里,怎么可能是假的呀!

就在刚才,我从医院下班去幼儿园接我女儿放学回家。

对于我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来说,结束了忙碌一天的工作,接自己的宝贝女儿回家,简直是这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刻。

而一条短信,却将它残忍的击碎。

短信由一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发来,内容是一个视频的链接。

我刚开始以为是什么垃圾广告信息,而不小心点开那视频链接之后,我瞬间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整个人一下子坠入了冰窖之中。

视频里,一男一女。

我一眼便认出了视频当中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医院的杨副院长。

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视频当中跟男人在一起的,竟然是她,我的妻子!

视频当中的她,正仰面躺在办公桌上,双腿,此时正搭在杨副院长的肩膀上。  

而地点,位于医院的一间闲置会议室内。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宁愿相信她是被那姓杨的强迫的,而从她面部神情以及动作举止来看,她是自愿的。

不仅如此,我断定他俩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腹中一阵翻江倒海,似乎是有东西要吐出来一样。

视频还没播放完,页面突然卡住不动了,我刷新了一下,结果显示视频已经下架。

我顺着那个号码把电话打了过去——关机。

我不敢相信!

为什么?

认识她这么多年,我从没有见过她这般样子!

我要亲口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是,我便立刻开车赶回医院。

二十分钟的车程,对我来说漫长的好似半个世纪一样,以至于我的前半生如电影一般在我脑海当中放映了一遍。

我叫余良,今年三十岁。

小时候,我总向父母抱怨这个名字,并希望能将它改掉。

等到慢慢大了以后,我发现,我所抱怨的并非是什么名字,而是自己无法改变的出身。

我出生于北方一个偏僻的穷苦山村,父亲名叫余化龙。

余化龙,鱼化龙。

看样子我爷对我爸是寄予相当大的期望。

然而或许是我爸扛不住这个名字,从小便体弱多病,一生穷困潦倒,三十八才娶了媳妇,四十岁那年有了我。

我爸心想,这既然是鱼,也就别想着化龙的事了,还是家里缸中能有口余粮实际些。

余粮,余良。

老父亲认了命,寒门难出贵子。

丑小鸭之所以能变成白天鹅,是因为人家的父母本来就是天鹅。

而我却不信这个邪,从小经历了贫穷,让我更加向往外面的世界,也更加渴望从山村里走出去。

十八岁那年夏天,村委特地请了支锣鼓队,一路敲锣打鼓从村支部来到我家。

一纸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证明我过去十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成为了那年村子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

在校期间,我鼓起勇气,跟护理系的系花谈起了恋爱。

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何欢然。

毕业那会,我们抱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想着救死扶伤,做个白衣天使多么受人敬仰,每天幻想着诗和远方。

然而,我们渐渐发现,想要追寻所谓的诗和远方,也是需要车票钱的。

我的父母无法为我的未来提供任何的帮助,他们能给我的除了生命与教育外再无其它了。父亲总为此对我感到愧疚,我却不这么想。

身无饥寒,父母已无愧于我。

何欢然的家庭情况要比我好一点,但是丈母娘一直反对我们的交往,理由只有一点,却足以将我压垮——房子。

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他们的想象力,使他们不得不一毕业就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世故。

不仅如此,那边非要十万元的彩礼,好给我那素未谋面的小舅子以后结婚用。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

而事实上,我们因为贫贱,连成为夫妻的机会都没有。

也正是因此,我们一睁眼便不得不开始为钱犯愁。

我毕业那段时间,正好是医疗系统最混乱的那几年,我一咬牙,一跺脚,问亲戚朋友借了点钱,递了上去。

我和何欢然也因此得以进入市中医二院任职。

两年后,何欢然怀了孕,木已然成舟,彩礼十万,房子的事情先放放,我俩终于如愿以偿结了婚。

我们可爱的女儿余梓涵很快降生,再后来伴随着医疗体制的改革,我和何欢然的生活逐渐开始有所好转。

我开始庆幸当初努力学习,知识彻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

但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何欢然竟然背叛了我!

终于回到了医院,我将车子在停车场停下。

我刚要拉开车门准备下车,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从通向停车场的小门里先后走出上了车。

看了一眼车子,是杨国明的那辆沃尔沃。

看来他们也怕被人看到,所以特地走的小门。

而这也证明了他们之间确实存在故事。

何欢然说她今晚要九点才能下班,然而距离九点还有三个小时,而这时候她便要跟姓杨的离开医院。

我不知道他们这么早是要去哪儿。

他俩的出现,可以说是击碎了我最后一点的幻想,我已经不愿意用老婆这样的称谓,来称呼这她

我要让这他们付出代价!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