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萌宝:鬼医娘亲帅炸天在线阅读

绝世萌宝:鬼医娘亲帅炸天

芩紫涵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55万字

她是21世纪重生过来的鬼医圣手,他是战功赫赫的高冷摄政王。听说摄政王妃未圆房有了身孕。听说摄政王一碗落子汤,送她们母子入了黄泉。听说摄政王妃是个厉鬼不甘离开,带了两个长的和王爷一模一样的鬼子报仇来了。几年后一身华服的女子盯着两个小奶包,祖宗们,整个容吧,不然你妈我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秦小暖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说道,“娘亲,是因为别人都说,哥哥长的像那个慕叔叔吗?”秦小阎皱着对小眉毛,双手环道,“肯定是啊,只不过娘亲不肯承认罢了。”秦若萱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小屁孩儿眼睛可真毒。某男得知!携一身寒霜前来,女人你敢!

品牌:福州畅文

本书数字版权由福州畅文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怀上孽种

北燕国漆黑如墨的夜晚,微风徐徐,摄政王府灯火通明,寝室内六尺宽沉香木阔边床上。

纱幔层层,隐约可见曼妙身姿盈盈而卧,女子青丝如云,额前光洁如玉,眉如新月,弯若柳叶。

羽睫轻颤,星眸轻闭,朱唇不点而赤,柳眉不描而黛,绝美的脸上尽是憔悴。

一旁茶桌前一身黑袍男子高大的身躯直立,他有着一双黑金色的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都在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亮如寒星,两弯眉如染黑炭。

此人正是北燕国摄政王,当今圣上的弟弟,兄弟俩年龄相差甚远,是太上皇高龄时的老来子,甚是疼爱今年二十有四。

“怎么,王妃身体不适是为何?”

慕容泗清冷的声音,打破了这静谧的深夜,闻言原本旁坐在床榻前的老者,这才收回枯骨的手臂,忙起身满脸笑容向他拱手道。

“恭喜王爷,王妃这是喜脉,您要当爹了。”

此话音刚落,慕容泗的脸瞬间阴沉了下去,瞬间所有人觉得空气都凝固了,房间安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几秒钟,他那冰冷且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问到。

“你说什么,王妃有孕?”

大夫一听情况不妙,立马匍匐在地上,身体颤颤巍巍说道:“王爷,王妃确实有了身孕。”

慕容泗冷笑一声,向床榻上的女人看去,声音冷的能冰冻三尺:“王妃这顶帽子,让本王戴的甚是绿啊。”

床上的女人闻言身子不由一颤,虽还虚弱但还是急忙起身,想起那日在将军府,失贞后捡到的那枚,代表着摄政王的玉佩,多余的话她来不及解释,双膝跪地一手抓住他的衣角急忙道。

“王爷,你要相信臣妾,这个孩子是王爷的。”

慕容泗听后冷笑,他那冷冽的眼眸直射向她。

“贱货,真是不知死活,还把本王当愚夫了,好…很好。”

他额头青筋暴起,转头看向大夫。

“给本王开副落子汤,今日的事你要敢泄露一个字,本王让你生死不能。”

“是…是今晚老夫只是替王妃把了下脉,王妃娘娘只是身感风寒,其它老夫就一概不知了。”

那大夫额头刷的直冒着冷汗,说完这话便匆匆忙忙写下药方后,拿起药箱便夹着尾巴走了。

慕容泗抬脚走出寝室,对身后的嬷嬷道。

“你知道怎么做吧?”

嬷嬷弯腰行了个礼:“老奴知道,王爷放心。”

嬷嬷看着主子走远,看向寝室嘴角勾起抹阴狠的笑容,命丫鬟去抓药。

不多时李嬷嬷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落子汤,如同鬼魅般走向,还跌坐在地上的秦若萱,她冷哼一声道。

“王妃娘娘,你也别怪老奴,我只是奉命行事,怪就怪您不捡点,怀了这孽种。”

她给旁边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两个丫鬟过去按住她,不让其动弹,嬷嬷端着落子汤一步步走了过去。

秦若萱此刻眼中蓄满了泪水,她很无助惊慌,一边大叫着挣扎着,把嬷嬷手中的落子汤一下撞翻,碗应声而碎。

嬷嬷见她这么不实抬举,也恼了命丫鬟又去重端了碗药过来,此时门外那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瞥了眼地上碎了的药碗,满脸阴沉的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心下一惊,赶紧下跪颤抖着声音道,“王爷赎罪,老奴这就让那孽种消失。”

“过了这么长时间,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本王留你何用,还不滚下去。”

慕容泗腥红着眼,接过丫鬟手中的药碗,走向秦若萱。

而还摊坐在地上的秦若萱,她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老鼠,躲在角落披头散发,她看着爱慕了三年的男子,拿着药碗要灌她喝下,还要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

她惊恐的祈求他,把头都磕破了,鲜红的血液夹杂着泪水,顺着下巴滴在精美的大理石地板上。

可是他不顾她的求情,无情的大手擒住她的下巴,捏紧!温热而又苦涩的药水,直灌入她的嘴里,她挣扎着,洒落了很多药水,可一碗落子汤,有一半还是进了她的肚子……

灌她喝下落子汤后,慕容泗便立即松了手,看着双手掐着脖子,而咳的满面通红的女人,慕容泗阴沉着脸,浑身散发着杀意看着她道。

“不守妇道,还有脸求本王留下这孽种,你觉得你有几条命任本王拿捏?”

秦若萱哭红了双眼,睁圆了美眸,她不甘她怨恨,眼里崩出的恨意,让慕容泗心里莫名一紧,随后便直直的走了出去,她那恨意多年后,他回想起时是多么的悔不当初。

秦若萱感觉到身下缓缓有暖意流出,低头看着身下衣裙瞬间被染的满是鲜红,小腹也随之传来痛如刀缴之感,可这疼怎比的上她心里的痛?

她倒在冰凉的地上,卷缩,紧抱着小腹,额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划落,她呡紧了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但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孩儿娘亲无能,护不住你,若有来世娘亲愿用自己的性命护你一世周全。

下身剧烈的疼痛让她惨白了小脸,感觉到孩子在她身上一点点消失,她在也控制不住,哭的肝肠寸断,泣不成声,在漆黑的夜里,那凄凉的哭声由如鬼魅般,让人毛骨悚然。

还没抬脚走出院落的慕容泗,停顿了一会儿,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他突然有种落寞和一瞬间的心慌,随后他只冷笑一声,对守在门口的嬷嬷道。

“呆会儿,进去收拾干净!”

便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房间内不堪疼痛的秦若萱痛晕了过去,待几分钟后嬷嬷进来查看之时,被吓的尖叫连连跑去通知慕容泗了。

而其听闻人已死,眉心一拧,只冷冷道了。

“死了就丢到乱葬岗去,还来烦本王做甚?”

嬷嬷偷窥了他一眼,只见慕容泗腥红着眼,攥着兵书的手发白,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在听王爷那极不耐烦的语气,嬷嬷打着哆嗦退了下去,找了俩小厮将尸体裹上白布单,拉往京城外的乱葬岗……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