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在线阅读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MS芙子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60万字

9.3分 788人评分

九千岁独孤鹜因疾被迫娶退婚女凤白泠,满朝轰动。
皇子们纷纷前来“恭贺”:凤白泠虽貌丑无能又家道中落,可她不惧你克妻不举之名,还顺带让你当了便宜爹,可喜可贺。
独孤鹜想想无才无貌无德的某女,冷冷一句:一年之后,必休妻。
一年后,独孤鹜包下天下最大的酒楼,呼朋唤友,准备和离。
哪知酒楼老板直接免费三天,说是要欢庆离婚,正和各路豪强称兄道弟的第一美女打了个酒嗝:“你们以为我图他的身子,我是馋他的帝王气运。”
九千岁被休后,
第一月,满城疫病横行,医佛现世,竟是凤白泠。
第二月,全国饥荒遍地,首富赈灾,又是凤白泠。
第三月,九朝联军围城,万兽御敌,还是凤白泠。
第某个月,九千岁追妻踏遍九州八荒:祖宗,求入赘。
两小萌神齐声:父王,你得排号!

版权:九天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她,回来了

一月楚都,白雪覆城。

寒风习习中,凤白泠目光呆滞,望着前方。

那有具尸体,衣不蔽体,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已冻成青紫色。

那是个女人。

凤白泠浑身一震,那是自己的尸体。

街角,几个百姓正缩着脖子小声议论。

“看,那就是凤白泠。尸体都硬了都没人敢收,连野狗都不如。”

“就是那个不守妇道,背弃七皇子,生下孽种,把她娘给活活气死的凤白泠?”

“可不就是她,这女人虽出身皇族,可生性跋扈,八字很硬,克死自己的孩子还害死自己的弟弟。公主府的家产都被她给败光了,气得她爹驸马爷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最后沦落到街头成了乞丐。”

“好在公主府还有个二小姐,二小姐凤香雪可真是远近闻名,美貌和才情都是一等一的。当今圣上刚下旨,赐婚她与七皇子,这一对可真是天作之合。”

几个馒头滚落在雪地里,百姓们惊了惊,人群一哄而散。

凤白泠的神情,有了一丝变化。

一个小男孩站在街角,他手里还捏着个馒头,身后停着辆豪华的马车,他的鼻尖冻得红红的,眼眶也红红的。

他不过四五岁,小脸蛋跟个糯米团子似的,长长密密的睫,挺翘的小鼻子,双瞳一金一蓝,更添了几分妖冶,小小年纪已经是这般相貌,长大后必定是颠倒众生。

他怔怔地盯着不远处的街角,心中酸酸胀胀的。

女乞丐,死了。

他每天路过,都会给那个女乞丐吃的,她会冲着自己笑一笑,她长得很丑,脸上都是古怪的疙瘩,可笑得很好看。

那些人的话,他都听到了。

冰天雪地一个人躺那么久,她一定很冷、很怕。

小男孩垂眸,轻声道。

“父王,把她殓了吧。”

身后,一袭水墨锦衣的高大男人走了过来,小男孩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五官幽邃,同样是一双蓝金相间的妖瞳,隐没在黑鸦色的长睫后,眼波所及之处,何等的摄人心魂。

男人诧然,他这儿子,打小就自闭,从不求人,今日居然为了个女乞,凤白泠。

他走上前,神情淡漠,弯下腰的一瞬,动作却很温柔,将尸体抱了起来。

“好。”

一声好字,随着漫天的雪花落下

鹅毛大雪中,凤白泠泪流满面。

恩,要报;仇,也要报!

她的魂魄消失在风雪中。

这雪,下得更大了。

是日,九千岁独孤鹜不顾满朝非议,厚葬了臭名昭著的凤白泠。

一时之间,楚都哗然……

雪,下了整整一夜,永安公主府内,草木上都挂了冰滓子。

厢房里生着银丝炭,暖暖融融。

几名婢女嬷嬷围着昏死过去的女子,掐人中的掐人中,喂水的喂水,忙成一片。

“泠姐姐。”

有人在耳边叫了声,凤白泠觉得脑子炸开了般,隔了一世的记忆,争先恐后涌入脑中。

她是凤白泠,大楚公主府嫡长女凤白泠,第一世,她所遇非人,错信痴恋了十余年的七皇子,惨死街头。

她还是凤白泠,22世纪的全能医务兵,因两世为人,成了华夏第一个开启了第七识的女天才,她利用第七识逆天改命魂归第一世,她还未被退婚逐出公主府前。

公主府,她回来了。

仇人们,她回来了。

凤白泠睁开眼,眼底的冰冷一闪而逝,她看到一女子正在给自己喂水。

女子眉目精致,肌肤若雪,柳叶眉,一双水汪汪的含情目,怎么看,怎么绿茶。

凤香雪!

看到那张脸时,凤白泠差点心梗,她抬手,铆足劲,啪的一耳光扇在凤香雪的脸上。

水杯砸落在地,凤香雪的脸肿得老高,她捂住脸眼底涌上了泪水。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刚回府就动这么大火气。”

“你想烫死我?”

凤白泠睨着她,凤香雪哑然,那水根本不烫啊。

旁边的婢女嬷嬷们都满脸同情,大小姐又找茬了,她还真是死性不改,四年的闭门思过,还这么嚣张跋扈,二小姐真可怜。

“大小姐,二小姐,孩子从水井里捞上来了,已经没气了。”

一名小厮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凤香雪捂着脸的手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小野种,可算是死了。

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

“小的已经把尸体裹了草席,让人送去义庄。”

小厮摇摇头,真可惜,多漂亮的一小姑娘,说没了就没了。

凤白泠站起身,噩梦般的记忆如潮水涌来,唇蠕了蠕,只有几个字。

“永业帝十二年,腊月十六。”

身旁侍女纳闷着,可还是诺了一声。

腊月十六、孩子、水井、义庄,正是她的小鲤死去的那一天。

母亲病重,她带着小鲤回到公主府,刚回来半天,在外玩耍的小鲤不慎落入水井,死了。

她听到孩子落井后,急火攻心,昏了过去,醒来后,小鲤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了,她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当时的凤白泠只会哭闹,可再活一世,已经精通东西方医术的她立刻想到,只要不超过特定时长,溺水的人是有很大几率能救活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