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夫在线阅读

战国大夫

东院的枣树

历史 / 上古先秦 · 63.5万字

9.3分 12人评分

智朗意外穿越到春秋末期的晋国智氏,成为了一个有数千户封邑的大夫。正值晋国四卿鼎力之际,两年后,智氏将被赵魏韩覆灭,成就三家分晋格局,战国开启。不过,历史却因智良的到来起了改变。掌控智氏,推动军政改革,推广新学,发展生产。智朗以智氏为根基,成就智氏代晋,开启了新的战国。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宗族公议

晋定公十七年,八月,智氏智邑。(公元前455年)

正值盛夏,本该在荫凉下小憩的时候,智氏宗庙里,却有激烈的争吵声隐约传来。

烈日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坐在烫脚的石板地面上,汗水不断滑落,但又很快蒸发,只在衣服上留下一层白色盐渍。

虽然旁边就是荫凉,但少年却一动不动,目光看向传出争吵声的屋里。

他叫智朗,是晋国智氏宗族成员。

而他的大伯,正是如今的晋国执政,智氏宗主:智瑶。

正是那个攻打赵氏,却被赵魏韩联手反杀的智瑶。

史书记载:公元前455年,晋国智氏与魏韩联手攻打赵氏,赵氏节节败退,被围困在晋阳长达两年。

在赵氏即将覆灭的时刻,魏韩突然反水,智氏大败,智瑶战死,智氏族人几乎全灭。

至此,晋国成了赵魏韩三家鼎立的局面,直到三家分晋,变成战国七雄中的赵魏韩。

智朗抬起手指,蘸着额头的汗水,在地上写下了455几个字。如果算的不错,今年就是公元前455年。(古代干支纪年,六十年一循环,可以往前推算公历年份。)

今年,智瑶就将发动战事,两年后,智氏灭族!

智朗仰着头,眯眼看着烈日,眼中一片灰暗。

倒不是为智氏担忧,而是为他自己,他摊上麻烦了!

智朗本是个穿越者,出生后父母就相继逝去,也没兄弟,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父亲的五千户封邑。

前不久的夏收中,智朗封邑的大片庄稼被屯留城的小吏带人偷偷割走。

智朗的家臣前去交涉,双方不知怎么打了起来,结果变成了大规模械斗,死伤数十!屯留死了一个乡宰。

这倒不算什么,可斗殴结束后才发现,当时屯留城宰的侄子也去瞧热闹,被卷入其中,死了!

这下算是闹大了。

说来也巧,智朗封邑去年的税赋出了点问题,出事时刚到智邑准备对账。结果不用说,直接被扣下了。

当然,智朗并不觉得这是巧合,背后不可能没人设计。

很快,宗主智瑶宣布结果,说是智朗指使,责任全推到了智朗这边。

到这里,情况已经不言自明,正是智瑶在故意针对智朗。

而其中原因,智朗隐约已经有了猜测。

这两年,智朗隐约听过一个小道消息:有族中长老在劝说智瑶选择继承人时,立贤。

这个贤,不是智瑶的儿子,正是智朗!

如今智氏的问题是,智瑶年纪大了,已经到了确定继承人的时候,但他的几个儿子却并不让人满意。

现在什么情况?赵氏虎视眈眈,魏韩三心二意,都在盯着智氏呢!

在如今各卿争斗激烈的晋国,一个平庸的继承人对智氏是致命的。(嫡长子继承制不是问题,赵无恤就把位置传到了侄子手中)

是的,智朗在无意中威胁到了智瑶儿子的继承人地位。

可,这也实在怪不得智朗,智氏都快完了,谁还有心思盯着那个继承人位置啊!他只是一心一意的发展,积攒实力而已,当然,发展的确实是快了点,封邑的钱粮产出五年增长了一半,上缴税赋也远超别地。

人就怕对比,原本智瑶的儿子其实也还算及格,但跟智朗一比,那就完全不像样了。很自然的,族中也就有了提议立贤的声音。

可,智瑶为人专断,又自负的厉害,怎么可能甘心如此?

结果,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有了如今之事。

今天,智朗就是在这等待宗族公议结果的。

听着屋里的争吵声,声量起伏,智朗的心情也跟着波动。

面对脾气激烈的智瑶,不担心是假的。

除了担心,他心里更多的还是不甘!

他满腹的才能用了还不到百十之一二啊!事业刚刚开启,这就要没了?

花了那么大力气,日夜操心封邑里的事务,结果反倒得了这个恶果。

谁能甘心?!

正想着,屋里的争辩声突然停了,接着就是可怕的寂静。

几个老头陆续走出来。大热的天气,他们却都穿着深衣。这毕竟在宗庙,穿着打扮不敢不敬,即使再热也得忍着。

最后,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也走出了屋子。只见他穿着墨色深衣,头发花白,但精神状态却与中年人无异,并不好确定年纪。

他就是智瑶了。

几人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台阶下的智朗,面色各异。

“宗主!如何了?”智朗抬头看向智瑶。

“明日日中,去宗庙!”智瑶沉声说道。

智朗的头低了下来,手扶着地,脸色有些苍白。

这是最坏的结果!

去宗庙,意味着事情很严重。而以往被带去的族中成员,多数的结果是:自裁。

……

日失之时,阳光稍稍收了些热量,但依然燥热难耐。

晒得滚烫的大路上,一辆华丽的文车正匆匆赶路,向着智邑的方向。

到了智邑,车驾又直奔智氏宗庙而去。

到了地方,一个老头下了车,疾步往里走。

“瑶!瑶!”一边走,老头一边喊着。

很快有人过来拦着,却被他一把推开。

穿过两重门,又走了一段,在一个凉亭边,老头终于看到了独自坐那喝酒的智瑶。

“果!”看到那老头,智瑶并不意外,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

“你要杀智朗?”智果走过去,问道。

智瑶哼了一声,说道:“这是我智氏之事,你来做什么?你不是脱离智氏,自立辅氏了吗?”

智果原本是智瑶的叔叔,多年前,智宣子想把智瑶立为继承人,遭到智果极力反对。

等智瑶继位,智果干脆找到晋国太史,脱离智氏,自立辅氏。

智果走到跟前,一把扫落桌上酒具,怒视着他:“我就知道,智氏必灭在你手中!原以为你还有些可取之处,如今才知,你竟是个嫉贤妒能之徒!这智氏是你智瑶的?你儿子重要,还是智氏宗族为重?”

智瑶嚯的站起来,迫近几步,大声说道:“自然智氏宗族为重。若我智氏能绵延万年,就算我智瑶父子尽数覆灭也无不可!”

“那你为何还要杀智朗?”

“自然是为了智氏。”

智瑶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智朗有大志,所图不小!可他不是继任者。我若放任他成长,等他强大起来,邯郸赵氏之乱就是前例!到时纷争必起,智氏覆灭不远矣!”

“荒谬,荒谬!”

智果气的胡子颤抖着,原地走来走去,说道:“前人之路,后人效之!若今后都跟你学,智氏还能长久?”

智瑶沉声道:“我自有打算。”

智果枯瘦的手拍了拍桌子,砰砰直响,说道:“晋国四卿之争如此激烈,你已年近半百,总要找个继任者,为何不能立智朗?”

话声刚落,空气好像抽空了一般,又是可怕的寂静。

智瑶盯着他,阴沉沉的说道:“你也认为该立他为继承者?”

智果目光一怔,但随即寸步不让道:“有何不可?难道立你那几个蠢笨儿子吗?”

智瑶手紧紧扶着亭柱,沉默了好一会,终于说道:“我已经有了打算,只要灭了赵氏,压服韩魏,智氏至少可安心数十年。到那时,中人之姿也可保智氏无忧。”

“你要灭赵?”

智果震惊的看着他,颤声说道:“兵戎乃大事也,生死一念之间。你如此急切,要出大乱子的!灭赵……,若败了,又该如何?”

智瑶猛地转过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无数次历险而归,每战必胜!岂会失败?”

“万一败了呢?智瑶,为智氏留条后路吧!”

说到这,智果已经是浑身战栗。

智瑶紧咬着牙,目光微微低垂。

但很快,他又抬起头,冷冷的说道:“我意已决,你无需多言。若智朗在,智氏今后难以安宁!”

PS:干支纪年,知道古代在哪年(比如丁亥年),又知道未来在哪年,(比如1894年甲午年,甲午战争),六十年一循环,只要知道大概公历年份,一直往前推算就可以知道古代对应的准确公历年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