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在线阅读

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

夕未沫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70.9万字

【新书《玄学大佬她一刀一个渣渣》连载中~】
1V1双洁,姐弟
白默,猎头公司公认的高级管理人才,在华尔街一众男性中脱颖而出,手段狠辣,谁见了不得说一句巾帼不让须眉?
但在她心中,自己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人。
她爱钱爱美男,风流轶事比之铁血手腕分毫不让,商场情场同时得意的人可不多,白默却想要得意一辈子。
白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没心没肺的过了这一世,却没想到一纸合约,硬生生让一条小奶狗赖上。
后来相处多了,小奶狗露出一口尖牙,咬起人来是真的疼。
【小剧场】
白默走进办公室,本该看文件的某人正在看电影。
“唐钧,告诉我,你是想死吗?”
“姐姐,你来了,快来看我的电影,我要露腹肌了~”
白默拍拍他的脸假笑,“唐少爷,我真想抽死你。”
男人脸上出现红晕,忸怩道:“姐姐,这不好吧?在办公室呢。”
白默:“……”
又是因为自己脸皮太薄而被气到的一天,不过这小孩的腹肌针不戳。
【美又飒的打工人白小姐&;白切黑的小狼崽唐少爷】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华尔街巫女

五月的凉城,还是阴雨绵绵,细雨像针,打了伞也能朝里边钻,钻进裤腿,钻进衣领,风一刮,能让人起一层鸡皮疙瘩。

凉城机场,有飞机滑翔落地。

“各位女士们,各位先生们,欢迎来到凉城……”

机舱内,不少人还是刚醒,取下眼罩,整理一下行装。

前排有人一直未睡,偶尔传出翻动文件的声音,是一位女士,慵懒的靠着椅背,看得很认真,似乎完全未曾察觉到有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阅读灯的光线打在文件上,衬得她的脸在昏暗的空间中更为柔和。

直到她站起来,穿着一袭黑色长裙,柔软的布料贴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穿上同色西装,撩了撩微卷的头发,目光在机舱内淡淡一扫,五官明媚惊艳。

一小时后,这位艳惊众人的大美人站在了重病监护室。

白默面色冷淡,面对床上腐朽的老者还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态度。

“唐老先生,您应该明白,您提出的假设现在还仅仅是您的自以为是,膝下无子,却要求公司的继承人必须和您是具有血缘关系的父子,这本身就是天方夜谭。”

唐海延行将就木,还放不下自己的公司,他在商场纵横四十几年,创造出一个属于他的商业帝国,最后终究是逃不过生老病死,但是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帝国落入他人手中,更不愿意公司倾倒。

听了白默的话,唐老爷子咳嗽两声,旁边小巧玲珑的护士给他顺气。

知道咳嗽声停止,唐老爷子叹口气,“虽然膝下无子,但我纵横情场多年,总是留下了一儿半女的。”

简而言之,唐老爷子是一个渣男,年轻时候辜负了不少姑娘,那些姑娘总会有一个怀上了他的孩子不舍得打掉。

“只是假设,”白默拿出一叠文件,“您之前不是没有调查过,但是无果,我也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但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我是办不来。”

拒绝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虽然你是一个小姑娘,但是猎头公司那边向我推荐你,我很信任他们,所以我也信任你,如果实在是找不到的话,我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不过那个弟弟啊,”唐老爷子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他想坐上这个位置太久了,久到我都不愿意让他坐上来。”

“之前我提出的条件确实太严苛了,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我倒是可以自己亲自动手再生一个孩子……”

唐海延话音戛然而止,开始剧烈的咳嗽,心电图波动太快,挣扎的过程中在小护士的白嫩的手臂上留下青紫色的抓痕。

这个老头子,到死了还忘不了女人。

白默不动声色,面色冷淡,“试管婴儿如何?”

咳嗽声突然停止,唐海延把护士推开,“我倒是准备了这一手,但是我的条件是,白小姐要将我的继承人教养到能管理公司的地步,白小姐愿意?”

“十亿,包括唐氏百分之五的股份,”白默将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

狮子大开口,原本唐海延只愿意出一亿。

“不知道唐老先生是否听说过我?一个新生儿,让我成为他的老师,十亿不亏,至于股份,若是唐氏能为我提供长久的利益,我自然也会更加尽心尽力。”

唐海延神色存疑,白默他知道,任何猎头公司都愿意聘请她成为高级人才,这是一个被称为华尔街巫女的女人,手段狠辣,曾经在短时间内,将一个快要破产的公司变为商业巨头。

那些名声显赫的商业巨子们,称她的手段为女巫的魔法。

这样的一个女人能成为他们公司的股东,大概确实是不亏。

只是那十亿……唐海延思考片刻之后,“白小姐将合同给我的律师看看吧,他就在病房外边。”

希望他的律师能好好讲讲价格。

白默身披夜晚的寒凉回到家中,她脱下外套挂在挂衣架上。

往里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女人光着大腿踩在茶几上,手里拿着刮毛刀,得了空闲抬头看眼白默,亮堂的客厅把这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照得更加白皙。

施敛咋舌,“亲爱的白小姐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是白默熟悉的腻死人的声音。

白默在那两条腿上扫了一眼,淡淡道:“你能不能别在客厅刮腿毛?”

“你不在的时候我都是在客厅刮腿毛……你还没回来就开始奴役我,现在一回来就嫌弃我,我要罢工,打工人是不是没有人权?”

施敛又哭又闹,半滴眼泪没流,一点都不真实,主要是她刚刚刮毛的时候,刮着肉了,疼得她龇牙咧嘴。

打工人没有人权……白默很赞同,她把包随手丢在沙发上,“今天刚刚谈了一单十亿的生意,我去洗个澡,出来之后和你聊。”

十亿,施敛对钱没什么概念,在她眼里就是数字,继续刮自己的腿毛,这次小心了不少。

白默洗完澡出来,和她说唐老爷子的事情。

“啧,没有孩子你还能给他生一个出来?不会吧不会吧,白小姐,你现在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也就施敛敢和她开这种玩笑。

白默喝了咖啡,微微皱眉,“咖啡豆是不是换了其他的?”

“嗯咯,别人送的,怎么样,他们说这种咖啡豆更浓香。”

白默将咖啡放下,很认真道:“听过猫屎咖啡吗?虽然这种咖啡被人炒作到了天价,但是我一直都吃不惯。”

也就是说,虽然贵,但是她不喜欢。

“害,那有什么,剩下的丢了好了,反正也没用我们的钱,”施敛对于别人送的东西,还是很财大气粗的。

白默摇摇头,“不说这个,之前我让你查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查到了,放在书房,”施敛的瑜伽都是高难度动作,边做瑜伽边和白默聊天,还不忘记追剧,“一共六个人,怎么?那些人都是唐老爷子的孩子?”

“可能不是,”白默站起来,走进书房,“但是我总不可能真的把二十几年的青春浪费在一个小孩子身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