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繁花深处等你在线阅读

我在繁花深处等你

橙夏小语

现实 / 现实百态 · 41.4万字

她在二十五岁那年,将所有积蓄投资创业,历经好友的背叛与算计,第一次创业失败,破产。
在她处于人生低谷时,她没有被困难吓退,而是迎难而上,直面重重困难,最终赢回了属于她的一切。
且看她是如何东山再起的。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破产

张欣雅睡的迷迷糊糊的,蓦地听到了门铃声。伸手揉了揉酸痛的眼角,准备起床去开门时,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拿起手机一看,张欣雅这才发现,来电号码是房东的。

还不待张欣雅接听,“滴滴”的信息提醒声瞬间传来:

闪入张欣雅眼帘的,是一段文字——

【小张,今天第五天了,大家都理解一下彼此的不易。我没有逼你的意思,但我以租房为生,新的房客都催我几回了,我也没脸再让人家老是等,你且帮帮忙。】

张欣雅唇角弯起一抹苦笑,自己在月初面临公司破产,一时没能接受那个现实,气的晕倒了。

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

张欣雅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

她都病倒住院了,可是债主们的电话却还和前晚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打来催,就跟讨命似的。

张欣雅只好拖着疲弱之躯,提前办理了出院手续。好早些出院,去公司跟债主们面对,结清最后一点余款。

回到出租房,张欣雅不禁想起了一句话:

“人啊,不过两笔,一笔向前,一笔向后。却是好写不好做。”

那句话,还是她在上学时,高中的一位老师教给她的。

那时年少,听一听,也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如今,她也算是彻底领悟,何谓不好做人。

当你为一个愿望,竭尽全力付出,哪怕身体不舒服,都要拼命的坚持。可回报你的,却不是你想要的成功,而是在失败后,受到的各种冷嘲热讽。

这公平吗?

可是不公平又如何,当初创业是自己选择的,也是自己坚持的。失败了,哪怕碰的头破血流,也得跪着把这条艰难的路走下去。

张欣雅眼底闪过一道倔强光芒,对,同是张氏家族的女孩子,姑婆姑母和堂姐她们都很成功。可不能到了她这儿,就给老张家的女孩子们脸上抹黑。

不就是破产了,欠债了么?有什么大不了,还就是了!

张欣雅打开衣柜,找了件她在前不久买回来,却一直都舍不得穿的新风衣,穿在了身上。

走到镜子前转了三圈,张欣雅这才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在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自己确实是瘦了一圈儿。

当初买这件白色中长款风衣时,穿着分外合适,就连柜台的小姐姐都还说,这衣服是为她量身订做的。

可她自己这会儿一瞧,发现自己穿上了新的风衣,显得衣服太肥。

无奈衣柜里再没有第二件,比这件风衣更新的衣服穿,张欣雅只好配了条浅色牛仔裤,黑色细高根鞋。走到梳妆前台坐下,精心的为自己画了个妆。

哪怕是破产了,也不能让那两个合伙人知道,她为这件事,已是累的心力交瘁。

画了妆,张欣雅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瞧了瞧,发现自己最吃亏的,就是这张娃娃脸。人家都说,她这种长相的女人,一看就是很好骗的,所以她才会被好朋友给算计了。

张欣雅心疼的揉了揉小脸蛋,眼神里闪过一丝怜惜与无奈。

她是很单纯,不会轻易的怀疑朋友。哪怕被朋友算计了,可她也不认为,善良有错。

相信待人真诚的人,终会被时光温柔以待,也能再次交到别的可信的好友。张欣雅在心里鼓励着自己。

拎着包包走出房间,张欣雅准备前往公司,收回属于她的最后一点个人物品。

出了出租房的门,张欣雅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是一首熟悉的歌——《May it be》。

这首由歌手Enya唱的歌,张欣雅以前很喜欢听,每次听了,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主要是因为一个闺蜜在前往M国留学时,拍了段太平洋的视频,发给她分享了,刚好就是配的这段乐曲。

如今听来,张欣雅的心里不禁泛起一股酸涩感。同样是朋友,有的朋友会无私的帮自己,与自己同富贵,共患难。而有的朋友,只会在你困难时,趁你不备,在背后捅你一刀,害你伤的体无完肤。

她一会儿去了公司,就要面临后一种朋友,想一想,心里都很烦!

虽然很烦,可张欣雅却极力地忍住不好的情绪,并不表现在脸上。一个成熟的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善于隐藏自己的不良情绪。

做了个深呼吸,张欣雅拿起手机一看,只见来电号码是娄怜梦的。

娄怜梦,正是那个害的她破产了的好友。

张欣雅很不情愿地滑动接听,电话里传来娄怜梦的嘲讽话语:

“张欣雅,你是怎么回事,总不接我电话?”

张欣雅冷冷地道:“没看到。”

电话另一端的那个人,声音如狂狮咆哮:“你妹的少装聋作哑,老姿早跟你说了,我们跟你合伙开公司,被你个灾星给坑惨了,个板板滴,血本无归。行了,你赶紧来公司,咱们各自承担各自的那份债务,以后谁也不必联系谁!”

张欣雅气的又是一阵头晕,本就是因为公司破产了,自己积攒了几年的积蓄,二十多万全赔光,还欠了近两百万的债务。

今年才只有二十六岁的她,若不是心理素质不算太差,只怕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可她为什么会破产?

还不是因为电话另一端的那个合作伙伴,在背地里算计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把她给害的这么惨了的。

“你个灾星还有脸含血喷人,你还要不要脸的?”

她当她想联系她?有病!

向来待人谦和的张欣雅,心里的怒火一上来,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直接给娄怜梦怼了回去:

“是哪个灾星要跟白氏旅游集团合作,开发他妹的什么金阳光度假村旅游线路,发过去五个团,就有五个全陪导游和领队打电话投诉,害的自己经营不下去了的?你个芍要是有一点儿脑壳,就不会背这么大的食!”

人家敢把“个板板滴”带上,她就要把“你个芍”带上。张欣雅说了后,瞬间觉得心里解气了很多。

张欣雅把手机装回到皮包里,下了电梯后,一走出电梯门,正好就看到了房东。

房东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欣雅,只是把右手一伸,说道:“小张。”

张欣雅从皮包里拿出六百块钱,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对房东道了声儿“让你久等了”。哪怕以后不会再租这个房东的房子,可是毕竟在这里住了三年多。离开之时,基本的礼貌还是要讲的。

“哦,对了,小张。”本来已经拿了钱,转过身去的房东,忽地回头看着张欣雅,说道:

“有件事,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在你去住院了的那晚,一位叫孙斌的男孩子给我打过电话,找我打听你的事。我知道你公司破产了,不管他说话的语气有多好,我都帮你瞒了过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