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当剑仙在线阅读
会员

不想当剑仙

扶墙而出

玄幻 / 异世大陆 · 204万字

剑玄大陆,剑修与妖族,誓不两立,双手剑骨的段云,习剑术,聚剑气,养剑意!一剑可斩世间魔,一剑可诛万古恶!

品牌:掌阅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阅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送剑之约

第1章 送剑之约

苍生涂涂,天下燎燎。

上古蛮荒,剑玄大陆。

曾流传一句:历经百年,万妖出动,剑修皆死

紫云洲,段家铸剑山庄,除了“锵”铸剑打铁之声,不绝于耳,其余众人皆是夜兴夙寐,赶忙打造用于各个大洲的神兵利刃。

“主人?决定好了吗?”一位古稀老者,一头散乱银发。

“我意已决!”汉子声音果断,笃定毅然。

古稀老者段家铸剑剑奴,乘英;名随剑,佩剑乘英,少爷曾调侃于他,老乘整日见你腰中揣着一把长剑,从不见出鞘,尽是吹牛自己会耍剑,老者不以为意!

汉子段家铸剑山庄庄主,段焱武,自己儿子曾看不起他,别的老子都是御剑飞行,剑斩大陆无数宗师,开宗立派,你倒好耍剑不会,只能铸铁打剑,这样的人生,毫无意义。

段焱武在小儿六岁那年,直接一把掌,教了自己的儿子“做人”。

打铁有何不好?将来你能够打铁娶个媳妇,我段家列祖列宗,就烧高香了!

如今,他已舞象之年,名为段云。

显然不是自己父亲姓段,他母亲姓云,至于他母亲姓啥,他也不知,似乎自己的出生本就是个错误。

一把掌打掉了他学剑的念想,他并不恨父亲段焱武,只是随遇而安。

剑道宗门林立,只是为了给其他大洲的宗门提供神兵利刃,段云心中惆怅 ,何时自己能够御剑飞行,仗剑天涯啊,一想起这个摸着自己的脸庞,疼啊,愁啊!

凛冬深夜,段家铸剑山庄,乘英本该自己的屋子看着那些各洲才子佳人小说,心中学习的赤身肉搏神技,可今夜的他,却在自己主人段焱武的房间,听候差遣。

与神剑门二十年之期,五日后将至。

约定二十年,铸造一柄神剑,抵抗妖族。

当年夫妻二人,不惜弃剑门而回自家铸剑山庄继承大业,如今已经过去多年。

“明日出发吧,老乘,明日你陪着云儿,前去送剑!”

乘英一脸漠然,微微点头。

“主人,放心我自是保少爷安全无虞,在此立誓,如若辜负主人期望,剑斩我第三条腿!”

段焱神色黯然,对于这个不正经的剑奴,淡然一笑:“下手别那么狠!”

“你看这道门有何特别之处?”段焱武指着门问向乘英。

“主人,这道门您门后加了根柱子,更加难以破开!”

段焱武如是,正襟危坐,唏嘘道:“是呀,我段家铸剑山庄,就如这门后抵住的这根柱子,段家先天铸造剑意,只是辅助而已!”

乘英未敢多言,夜幕笼罩,凛冬之夜,只见主仆二人,窃窃私语。

少年携手木剑,藏于乘英返回之处,一剑递出,乘英当场吓楞,见自己的少爷玩得如此笑逐颜开,老奴一脸和气,笑眯起眼,拍手称赞。

“少爷,好剑法,这招可有名字!”

段云木剑挥手而就,将木剑竖立自己右手持剑之姿。

“暂时没有,老乘你不是平日说你自己会剑,你来说说,本少爷这一剑,该如何称呼?”

“少爷这一招,出其不意,类似猴子偷桃,横偷两峰如何?”

段云没给老乘好脸,就要拿剑戳死这个老剑奴,“这年头啊,不是色胚子变少了,是色胚子变老了!”

老剑奴抚须而笑,张口说道:“少爷,真是慧眼如炬!如今,老奴这些用词,少爷一点就通,真是前途不可限量!”

乘英老剑奴依旧说了一些拍马屁的话,比如不久的将来,少爷便是和自己之间的交流,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段云对于这个老色胚的剑奴,早已见怪不怪,早些年父亲还叫他收敛收敛,如今到了自己步入了十六岁,这剑奴乘英,开始教自己的少爷,“识人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是不是爹又要要叫我去送剑?”

“是!少爷,神剑门,明日出发!”

对于正经事,这位剑奴,一本正经,不敢麻痹大意。

“老乘,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感觉我的左手的力道逐渐加大,是不是跟爹当年的那一巴掌有关,我记性可好了,不会记错的!”

乘英一脸惊愕,仔细端详自己眼前这位小主人,笑眯起眼,转变神色道:“少爷开始用左手了?”

段云当即戳了这个老剑奴一剑,生气道:“滚!”

乘英哈哈大笑,吐沫星子飞溅。

等待段云持着自己的木剑,飞快回了自己的屋子,老人逐渐笑意舒展,并不是因为自己调侃自己的小主人,遭到了一顿“剑伤”,而是段云左手力道逐渐加强。

常人学剑,右手剑,一块剑骨,段云右手剑骨,六岁那年平平无奇。

天下剑修,这在位老奴的认知之下,从未有过双手剑的剑修。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六岁那年的段云,乘英自认为自己也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剑手,当年跟随段焱武,走南闯北,剑道宗门认识无数,可是遇到这位双手剑骨的小祖宗,他当时激动得多看了几本其他洲的风流小说,真是比喝酒更来劲。

段云回到自己的屋中,不在乎那位老剑奴的俗语,自己手持自己的木剑,在自己的屋中,那叫耍得一个叫天花乱坠。

乘英悄悄观看,心中释然,悄然退去。

段家铸剑山庄,除了赶忙深夜换班铸剑弟子,皆是熄灯而眠,不过乘英房间,看书品味,孜孜不倦,很是忘我!

翌日。

段云推门而出,段焱武早早等候,手持一长木匣子,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段云英气剑眉,紧紧环视,这是什么剑?如此精贵木匣子?

段焱武摸着自己儿子头,再看向了他的双手,问一句:“你恨爹吗?不让你学剑!”

“不恨,爹当年说好好打铁不好吗?娶个媳妇它不香吗?”

“当真如此?”

段云有些怯意,他的心中自是想学剑,想得要命,比老剑奴乘英想看艳俗小说,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完成送剑任务,爹就让你跟随你乘英爷爷学剑如何?”

“不要,老乘那点剑,我才看不上咧!”

段焱武看向自己的这儿子,当年的一巴掌打掉自己儿子的学剑念头,这些年跟随自己铸剑,倒是学了不少本事,常人要用数月做记熟的铸剑要诀,这小子倒好,三天学会!

段云对自己的回答,深以为然,在他印象中的这老剑奴,就是除了一心观看艳俗小说,风流韵事,他的剑从未见他出鞘过,更不用说跟随他学剑了。

腰里揣着一把剑,就冒充自己是剑修 ?

“为何爹那么多年一直禁止我学剑,今日的话有些奇怪!”段云仰头问向了自己的父亲。

“没事,只是爹觉得你如今长大了,可以学剑了!”

段云哦了一句,没敢多问。

凛冬之季,轮日照射,刺眼异常。

段焱武抚摸着即将从铸剑山庄送出的剑匣,心有余悸,种种泛上心头,不由言说。

在父亲的叮嘱之下,少年换了一席黑色长衣,背上剑匣,朝着等候自己的剑奴而去。

去往神剑门,刚好需要三日,足够到达约定之日。

剑奴乘英带着少爷段云,负剑剑匣,正式出庄。

出庄之际,遇到了三位身穿黑色大氅之人,气息异常。

进入段家铸剑山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