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宠后:废材王妃不好惹在线阅读
会员

三世宠后:废材王妃不好惹

九冬暖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06万字

帝鹰组织首席杀手,夜魅§魂穿异世的第一天,就纵身跃下万丈深渊§摔成肉饼,居然还能被重塑筋骨!§她是将门嫡女,却受屈代嫁§她丑陋,痴傻,废材,他残废!绝配!§当丑妃不丑,当残王不残§当她解开血玉封印,唤醒沉睡的古脉,如凤啸九天,艳惊天下!§当他的另一个身份惊现于世,却引来浩瀚天劫§前世,相爱相杀§他为她而死,她因他而亡§他要守护的东西,他愿以命换之……

品牌:九库文学

本书数字版权由九库文学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赤炼崖边

北擎苍大陆,凤华国,黑城千里之外的魔兽森林,赤炼崖边躺着浑身是血,衣衫褴褛的女子,像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这里是最为四国津津乐道的神秘莫测的地带,地处隐世和现世的交界处。

自从七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魔兽森林这一带已经被封锁,只允许几国少量的商队经过,大多数人都是绕行,所以在这里若是死了人,都是无人知晓,也无人追究的。

“师姐,她好像死了,是不是方才……”下手重了些,重些才好,死了更好,她错就错在都是傻子废柴了,还占着婚约不放。

如果不是这个傻子悄悄跟来,她恐怕还没机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动手。手持藤鞭的红衣女子正是凤华国的将门庶女慕明珠,亦是“三门四殿”里罗刹门的新晋弟子,身后跟了一群罗刹门的女弟子。

“死了不是更好吗?师妹你不就能如愿以偿的做皇妃了”那被称作师姐自然是乐于见到师妹成为皇妃,以耀宗门!而不是那个傻子成为皇妃,这样作为罗刹门的自己也能够鸡犬升天。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那地上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微微动了一下,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刹那惊华。

夜魅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一般,刺骨疼痛让她瞬间清醒,她艰难的从地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疼痛得只能斜靠在悬崖边的岩石上苟延残喘,凌厉的目光扫过全场,低喝一声:

“该死,谁干的?”

在场的人全都惊讶的望向慕清尘,眼里纷纷疑惑,拥有这样凌厉眼神的女子,真的是凤华国的傻子该有的吗?

此刻夜魅终于发现了不对劲,那群持剑指向她的女子,均是古装,而自己浑身的伤是真实的,连疼痛也是真实的。

让人火大的是,她引以为傲的腰腹力量没了,她体内的内力也没了,惊恐的发现这身体不是她的。

她不就是手痒,去盗个古画瞧瞧而已,开什么玩笑,这就穿越了!

而且那一幅画真的很古怪,可是现在却一点儿都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了。

她心里低咒:“该死,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喂,你到底是人是鬼!”那群女子中不知谁惊惧的问了一句,然而大家片刻的吃惊后,很快恢复了神志,好歹也是罗刹门弟子,妖魔都见过了,这诈尸还会怕么?

夜魅这才认真审视了四周,啧啧……这真是祸不单行,穿越就穿越,左边悬崖,右边被追杀,而且还拖着个要死不死的柔弱娇躯,这是个什么鬼设定!

看着自己双手青紫红肿,全身伤口都化脓了,一段记忆涌入脑海,她明白了个大概,原来自己就是将门废材嫡女,而且丑陋不堪,无法习武,并且比府上的下人还要凄惨,因为好奇外面的世界,悄悄的跟来,却不想被自己的姊妹发现后,痛下杀手,凌虐至此。

老天爷,就不能来个好点儿的设定么?说好的女主光环,开挂,并且顺便来个一鸣惊人的逆袭啊!现在这个处境,恐怕刚穿过来,就又要死一次了。

哼,她是夜魅,她怕谁,既来之,则安之,即便她现在活不了多久,支撑不了多久,她也不可能低头认输。

她捂住胸口,慕清尘我现在占了你的身子,倘若我生,你的仇我必报,输人不输阵,若这些人真要置她于死地,她就不怕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冷声质问:

“怎么?姐姐这是打算弑妹篡婚吗?”

“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慕明珠原本以为只是死前的回光返照,没料到这个傻了十几年的妹妹,居然也有开窍的时候,这问话直击自己灵魂深处,一下子竟失了方寸,有些语塞。

顿时心一横,眼神也更加狠厉,那她就更要死了,罗刹门弟子彼此相视一眼“给我杀了她!”这个傻子开窍了活着还得了,弑杀亲人的罪名,在尚未真正成为皇妃前,她可担待不起。

十几道身影,像闪电般的向她袭来,好的很,说不过,就要杀了她灭口!

夜魅瞬间就感受到她们散发出来凌厉的杀气,这个世界的武功果然和自己的那个时代不同,不过那么多年的枪林弹雨,已经练就一身,即使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她夜魅都是不怕的。

眼眸微沉,眸中森寒的煞气弥漫,她快速错身拾起地上的石子,每一颗都厉害的击中其中几人的要害之处,躬着身子快捷避开剩下几人的攻击,迅速滚到一边,抓起一把沙子,往她们双眼砸去。

啊!我们的眼睛……

就是现在,她夺下其中一人的剑,借力打力,忍着浑身的剧痛,抱着剑便滚至她们脚下,突然伏地横扫一脚,几人惨叫着摔下悬崖!

听到惨叫,几人均是退开数丈远,这手段果真毒辣,快、准、狠!这傻子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没灵力的废物,竟然耍暗招,赤手空拳就让她们折了好几个人。

她们这才意识到这个慕清尘似乎真的不一样,除了身体相同,这性子简直像是换成了另一个人一般,心叹好可怕的眼神:

“你真的不傻了!”

那叫慕明珠的女子惊楞的盯着她,这半边黑色瘢痕胎记,无法造假,是她妹妹无疑,似乎有些不确定,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赤炼崖边,风吹得林中树叶猎猎作响,她转身的瞬间,举起剑来猛地插入身前的地面,一手握剑柄,一膝半跪,虽然浑身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重新扯开,寒冷的风使劲往伤口里灌,浑身是血,配上犀利可怕的眼神,像朵有毒的血色的罂粟花悄然绽放,又像死神莅临一般,高不可攀!

那双不屈的清澈的眸子,让不远处的密林深处,拥有双紫眸的主人,万年冰封的心底一震,金色的面具之下,薄唇微启“有意思!”,但仅此而已,并没有上前营救的打算。

“圣……主人,我们该启程了”不知何时面前已经拱手跪着一位黑衣使者。

“嗯!”

平静无波的语气,本就是路过,没有半分犹豫,瞬间消失,林间依旧寂静如常,像是没有任何人来过一般!

眼看她们就要痛下杀手,慕清尘怎么会给她们那种羞辱她的机会。

夜魅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犹如困顿之兽,但她宁可站着生,也不愿跪着死。

“若我活着,今日之辱,我定将百倍还之!”

一道身影纵身跃下万丈深渊,声音却盘旋在赤炼崖边,剩下的几人均是往悬崖下一望,深不见底的崖边,只是传来呼呼风声!

光是站那儿往下一望,都觉得脚底发颤。

慕明珠和自己的师姐默契的对视一眼,虽然惊惧那傻子的的眼神,但人死都死了,一个死了的傻子能够掀起什么风浪。

默契的点点头,竟残忍将剩下的宗门弟子全部杀害,纷纷扔下崖去,这个秘密就让它到此为止吧!

随即两人都捡起地上的剑,互相划伤几刀,以作为回罗刹门交差之用。

赤炼崖边,大雨之后,血腥味渐渐散去,恢复如初,好似死神招手一般吸引着更多的人前来。

耳边风声呼呼而过,掉下来也不久了,竟然还在一直往下坠落,看来这崖的确是深不见底,摔下去绝不可能活命,看来她夜魅的确命薄。

虽不甘,求生欲极强的她,但还是认命的闭上眼!

看来她真是命薄,真是前世造孽太多么,金盆洗手也只换来这片刻的生存,就要彻底殒命了么?

真的好不甘心哪!至于为什么呢?因为还没有好好为了自己真正的活过一场呢!

不知过了多久,浑身上下不但没有一丝疼痛,而且整个人似乎还很轻盈,正庆幸着,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还没开心几分钟,饶是她见惯了尸山血海的情景,却还是被不远处的一具尸体的惨状惊得倒抽一口凉气,那算什么尸体,简直就是一堆被碾压得粉碎的一堆肉饼,简直就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呕!”太血腥了,自顾自的干呕了几声,突然她发现自己竟然是漂浮在空中的,是的,漂浮在空中的。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往下一看,饶是冷静惯了的自己,也吓得差点猪叫起来,谁来告诉她,那乱石堆处躺着的那位是谁?

那位倒在血泊中,摔得骨头散架的血肉模糊的肉饼是谁?那模样简直像是经历了什么战争后的断臂残骸一般惨不忍睹!

啧啧,真是可怜,倒也是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来,有得残骸已逝不错了。

只是,那肉饼的左脸的黑色瘢痕怎么有点熟悉呢?

哈?那不是她是谁?她惊呼,她这是又死了?

原主记忆中的自己,不就是顶着这么一张废脸,在凤华国的将军府生活了十几载吗?化成灰儿,她也是认得的。

突然,就在她惊恐万状的看着那死得不能再死的躯体时,居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猛地往尸首吸了过去。

她好像穿越得都有经验了似的,立刻知道是什么事儿了。

整个空谷里回荡着夜魅撕心裂肺的抗拒:“不要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