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将门嫡女在线阅读
免费

盛宠之将门嫡女

酥以棠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56.3万字

“你叫常宁?”眼前的锦衣公子浅笑如云端高阳,“常宁比不得长宁,往后我便唤你长宁可好?”
与君熠寒初遇那年,虞长宁年方十二,正是豆蔻年华,那温润公子的一句赐名,令她半生皆为他而活。
她这一生所行走的路太远,又太过波折,用短短的几句话根本道不出她所阅尽的千帆。
在她后来的回忆中,往事太过纷杂,有些甚至已经记不太清,除却那个温润公子以爱为名疯狂而又偏执地将她留在身边,似乎只剩一红衣少年郎永远生动且鲜活被她小心存放在了心底。
她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就让爱恨嗔痴皆随风去,这一生何其的草率荒唐,不留恋,不去想,且将诗酒趁年华,活在当下,才算作解脱。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楔子

大雍元禧三年的第一场冬雪来的稍稍有些迟了,镐京城外的官道在昨夜一场风雪的洗礼下早已堆积上了一层厚雪。漫山遍野白皑皑的一片,万物仿佛在此刻沉寂。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车从远处传来,一身着红色锦衣的俊秀青年正骑着白马,踏雪而归。青年满身霜雪,眼底因为彻夜未眠而一片青黑,脸色也尽显苍白。

今晨宫里传来消息,淑华殿里的那位虞贵妃昨天夜里因病薨逝。

青年眉头紧锁,策马疾行,终是在一路风雪兼程下于巳时抵达镐京。等到行至皇宫外城宣武门前时,他却勒紧缰绳,不敢再往前踏出一步。

他到底不愿相信,那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女人怎么会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死在了这座困住她近半生的皇城之中。他不相信自己耳听到的一切,不顾麾下将帅的劝阻,毅然纵马未奉诏归京。

两月前的冬宴上她还衣容华贵的坐在那人身边,那时她脸上气色尚佳,全然不见半分病容,他虽隔着身份只能远远看着她,但看的却是极为清楚。

他记得,好像是从很久以前开始,他的目光越过重重人海,眼里只能容下她一个人。

怎么会,人怎么会突然就没了,他脸上神色愈加痛苦。

就算是真的,就算她真的薨逝,他也想最后再见她一面。

这皇宫庭院深深,纵使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也成为了天下众多女子的向往。然而他知道,这看似浮华的美梦,却是困住她的噩梦,就连贵妃这令人艳羡的封号品级,也成为了她的枷锁。

他们少年相识,她明明才刚到而立之年,却冷淡的拒人千里之外;她明明曾经最为灵动娇俏,如今却如古井不起波澜。她可是虞长宁啊,那个曾经当得起天下万民敬仰的虞长宁,她明明惊才绝艳,却偏偏任人愚弄,最终囚禁深宫,永远留在了那个欺她骗她的暴戾君王身边。

终究是造化弄人,到底意难平。

“谢侯爷?”青年正出神的凝视着那道朱红色厚重宫门,身后却传来了一道轻柔的嗓音。他偏头望去,却见身着一席素白衣裙的少女站在他的身侧,正向他俯身行礼。

他有些微楞的看着眼前娇美的少女,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谁。这人正是靖国公府的二小姐林敏月,永宁侯府与靖国公府关系平平,他谢淮与林敏月这国公小姐虽然不曾有过深交,但到底还算有过几面之缘。

“原来是林二小姐。”谢淮淡然地望向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林敏月精致的面容上带着恬静的笑容,可在望向谢淮时,杏眸里恋慕的神色却不再加以掩饰。谢淮见此微微蹙眉,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

林敏月此时心思都在他身上,他的这番举动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她的眸光沉了沉,宽大衣袖内的纤纤玉指狠狠握成拳,稚嫩的手心被指甲硬生生压出好几道深印子。

她面不改色,依旧甜笑着说:“侯爷怎么从西山大营回来了,莫不是也接到了贵妃娘娘薨逝的消息,特地赶来送娘娘一程?”

谢淮缓缓低下了头,良久后才侧目对林敏月道:“她......贵妃娘娘的葬礼由谁来办?”

林敏月回答说:“自然是由我大姐姐来办。”

林敏月的大姐林敏柔如今贵为中宫皇后,统领后宫事务,虞长宁的丧事交由她来办最合适不过。

两月前西齐举兵进犯边关,战况危急,陛下率兵御驾亲征,此时估计还未收到贵妃薨逝的消息,现在宫中主事之人只有皇后一人。

“姐姐知道贵妃娘娘进宫前交友甚广,也知道她的离去定会使很多人伤心,想来想再见娘娘最后一面的人应该也不少,于是便在重莲殿设置了灵堂。重莲殿不属于后宫,侯爷可放心随敏月一同前去。”林敏月柔声对谢淮道。

谢淮闻言沉吟了一会,随后对她点了点头。

重莲殿是皇家举行祭祀活动的宫殿,将虞长宁的棺木停放在这里可以说不合规矩,然而皇后为了彰显她的仁德贤淑,特别吩咐将虞长宁的棺木放置重莲殿,由高僧诵经祈福,停灵十四天后方可出殡。

林敏月领着谢淮一路向重莲殿走去,路上见到不少官夫人携子女一同前来吊唁。

重莲殿依旧巍峨壮丽,早在昨天夜里宫人们就已经在殿内悬挂好了黑白布幔,整座灵堂气氛肃穆,数位高僧整齐跪坐于灵案前,边敲木鱼边念诵着《往生经》。皇后携众多官夫人由子女陪伴等候在一旁的偏殿。众人皆披麻戴孝,神情悲戚。

谢淮自知道消息便匆匆赶来,还未来得及更衣,此刻他一身红衣出现在这黑白相间的偏殿中,显得十分扎眼。可他泰然自若,甚至无视身旁诧异、微恼的视线,径直走入正殿。

阿宁说过,他穿红衣时最是潇洒恣意,鲜衣怒马才是少年郎应有的样子。今日他便不管那些世俗,就穿着阿宁最喜欢的红衣,来送她最后一程。

皇后自是在谢淮踏进殿中就看到了他,她虽然和众多妇人一样,面露不愉,但到底没说什么。这位永宁侯最是胆大妄为,便是有人说他,他也未必会听。反正如今只有她主事,倒不如放任他去,让他去冲撞虞长宁的魂魄,搅得虞长宁就连死也死的不安生。

谢淮越过那些诵经的和尚,几步越上高台,终是见到那眉目如画的女子正静静躺在这金丝楠木棺中。女子面色娴静安详,不像死去,倒像是沉睡在梦境之中。

女子本就如玉一般的面庞此时更显苍白如纸,尽管脸上敷了些许胭脂,但依旧难掩曾经有些憔悴的病容。

谢淮定定的看着女子,眼眶有些微红。

阿宁进宫不过十载,怎会成了这幅光景,这要了她命的绝症,究竟是何时患上的?

恍惚间,他想起与初见虞长宁时的那抹惊鸿一瞥。

那时的虞长宁还是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却周身自有一股书卷清气,身着一席天青色轻纱襦裙,水色的青莲悄然绽放在裙面。一头如瀑的青丝被绾成垂鬟分肖髻,头戴白玉莲花流苏步摇。

当真是面若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静如姣花照水,动似弱柳扶风。

她的一生并不似寻常闺阁小姐一般安逸幸福,仔细回忆起来,可以说尽是些凄苦的往事。

谢淮看着棺中女子,眼眶中的眼泪终是夺眶而出,滴落在地,荡起一圈圈尘土。

阿宁是他从年少时就想捧在手心里珍惜娇养的姑娘,他这一生是半分委屈都不舍得让她受的,那年她入宫,至今不过十载却早早没了,谢淮知道,阿宁的死会是他余生心里的一道带血的疤。

是他疏忽大意了,他以为有那人护着她,她会过得很好,原先见她时,她都浅笑的极为温柔端庄,却是不肯将一点委屈说给他听,只叫他放心。

如今,阿宁真的离开了,离开了这座宛如华丽牢笼,离开了这座困住她半生的皇宫。

思及此,谢淮将心里那些愤懑渐渐隐了下去,他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重华殿外又落下了小雪,谢淮修长的身影在雪中逐渐影影绰绰,他侧目望向不远处淑华宫高大的宫殿,却见那身着青衣的姑娘正执伞自殿中走来,精妙的芙蓉面上带着娇俏的笑容,一如他记忆中的样子。

姑娘与他擦肩而过,慢慢如一缕青烟消失在甬道的尽头。

谢淮轻笑,那是他的阿宁。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