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境者在线阅读

猎境者

唐小豪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 67.5万字

唐舍身为异道十二职业中的嵍捕,通过破解一系列诡异失踪案,破解谜题为天下解惑。

品牌:磨铁数盟

出版社: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磨铁数盟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诡镜》:鬼拐童

中国,西南某地,平坝村。

夜间,低沉的皮鼓声响起的时候,那支神秘的送葬队伍也终于出现在了村口。

队伍最前方是一个穿着皮铠,头戴面具的巫女,巫女所穿的皮铠上画满了符咒,腰间系着铜铃,不断摇晃着身躯,双手上下晃动着铃鼓,指引着后方那六名抬着白色棺材的壮汉。

等送葬队伍走向树林中的时候,潜伏在一侧的唐舍这才探出头来,紧盯着那支已经若隐若现的队伍。

一个黑影从旁边窜出来,摸到唐舍身边,低声道:“师父,这支送葬队伍一共三十五个人,跳大神和演奏的二十五人,剩下十人全都是死者的亲属。”

唐舍看着满脸是汗的严九思,又问:“委托人呢?”

严九思摇头:“没看到。”

唐舍沉思片刻:“先跟着送葬队伍走,看看他们到底去什么地方。”

严九思问:“师父,这委托人的确没骗咱们,但他为什么不出现呀?”

唐舍道:“不知道,也许是个套。”

严九思一愣:“为啥会是个套?”

唐舍道:“我开事务所快四年了,这四年来我坏了不少神棍的好事,所以,不少人处心积虑想弄死我。”

严九思看着前方树林中那支若隐若现的队伍:“师父,这一代村子里的孩子失踪,与这些跳大神的有关系吗?”

几天前,唐舍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中委托唐舍调查这个偏远山区的儿童失踪案。

第一封邮件只有那么简短的几段话,唐舍也并没有当回事,毕竟他这个公开邮箱时常会收到类似的东西。

几个小时后,唐舍又收到第二封邮件,邮件中详细说明了失踪案的情况——

一个月前,丰顺村失踪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村民惊恐不已,四处寻找未果,报警之后第三天村民发现了失踪的孩子睡在村口,两名孩子分别穿着红色和绿色的纸制寿衣。

一时间,这个位于偏僻山区的村子谣言四起,说是两个孩子是被鬼带走了,又因为在家昏睡了好几天的原因,又被认为是三魂七魄被抽走了一半。

半个月后,邻近的小坝村也失踪了两个孩子,也是一男一女,同样的,也是在第三天又重新出现在村口,也是穿着红绿寿衣。

两个邻近的村子发生相同的事件之后,关于“鬼拐童”的说法让村民们深信不疑,县里的警察专门成立了专案组调查此事,可村民却不愿意接受警察进一步的调查帮助,极其不配合,甚至不允许警察进村。

看完第二封邮件,唐舍有了点兴趣,开始在互联网上查询关于“鬼拐童”的消息,却发现不少社交网站上已经开始在讨论此事,说得十分玄乎。

没多久,唐舍又收到了第三封邮件,邮件是一份正式委托,委托唐舍调查关于“鬼拐童”案件,并且向唐舍的账户中转账了十万块钱。

直到此时,唐舍还是没有决定调查此案,只是觉得委托人对自己的事务所很了解,知道事务所的委托流程,也知道自己对什么类型的案件感兴趣,所以,他判断,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两天之后,唐舍又收到了邮件,邮件中称在丰顺村、小坝村相隔不远的平坝村又发生了一起童男童女失踪案,因为顺丰村和小坝村的事件,平坝村村民并未报警,因为他们几乎确定孩子会回来。

唐舍向警察朋友致电询问,查询之后并未在报案记录中发现有平坝村儿童失踪案,思来想去之后,唐舍回复邮件,告知对方,如果要让自己接手这个离奇的案子,那么必须面见委托人。

委托人的答复是:三天后傍晚,平坝村村口见。

这就是唐舍为何会与助手严九思驱车来到这个偏远山区的原因。

来到平坝村之后,两人装作是来找远房亲戚的,在村子中四下询问,他发现村子中的人似乎都很焦虑,也很害怕,几乎看不到孩子在外面玩耍,都被大人藏在了家里。

最奇怪的是,村子里多了一群跳大神的人,而这群人就齐聚在某个张姓人家的院内,焚香烧纸,搭上了祭台,杀鸡祭祀。

唐舍断定,那就是事主,也就是失踪儿童的家,看样子,村民宁愿相信这群神棍,也不愿意相信警察。

傍晚时分,就在唐舍和严九思准备去村口面见委托人的时候,却看到有村民奔跑进村,呼喊着说:“娃娃回来唠!两个娃娃都回来唠!”

果然,与丰顺村和小坝村一样,到了第三天傍晚,两个孩子都回来了。

唐舍和严九思跟着村民们赶到村口,果然发现两个人事不省的孩子穿着红绿纸制寿衣躺在村口的树下,除了孩子的父母之外,其他人都不敢上前,远远地站在那看着,生怕沾上了晦气。

怎么会这样呢?

唐舍不理解,不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那么为什么要带走孩子?又为什么要送回来?送回来为什么还要穿着寿衣?

跳大神的巫女却上前,对着两个孩子念叨了一番后,让家长将孩子抱回家,没多久,那支奇怪的送葬队伍就趁夜出发了。

严九思看着前方问:“师父,你说这些人为什么就不相信警察呢?”

“别叫我师父,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你师父。”唐舍边走边说,“他们不相信警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孩子们失踪又回来了,而且穿着寿衣,警察呢也无法立即给他们一个解释,加上谣言和迷信的关系,村民自然而然觉得这种事不是警察可以办得了的,应该去找神棍。”

严九思道:“这委托人也没出现,看样子这个委托人不是村子里的吧?”

唐舍摇头:“应该不是,委托人发来的邮件和资料,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叙述的,所以,委托人绝对不会是这三个村子里的人,但应该与这三个村子有什么联系。”

严九思又问:“师父,那为什么这群跳大神的要把俩孩子装进那棺材里呢?孩子又没死?什么意思呀?”

“川西以前有一种祭祀活动,称为‘活葬’,说直接点,就是‘骗阎王’,以此来延续活人的寿命,亦或者是招魂。”唐舍解释道,同时示意严九思放低姿态,别被前方的人发现,“这种活动追溯起来,要到秦朝了,后来被深度迷信化,其实在国外也有类似的活动,都只是一种祭祀而已。”

严九思又问:“那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唐舍冷笑道:“你觉得呢?一个得了绝症的,被医生宣布活不了半年的人,就靠这群人在这又跳又舞的,就能让他多活几年?或者把癌症治愈?这个要是真的,要医生干嘛呀?我们钻研医学干什么呀?都去学跳大神算了。”

严九思继续追问:“师父,这么说不就矛盾了吗?你不也是异道嵍捕吗?你们钻研的不也是周易八卦、奇门遁甲之类的吗?”

唐舍道:“我刚才说了,民间传统神秘文化,也就是异文化,是一种人们在历史岁月中遗留下来的对未知崇拜的一种表达方式,其中包含了自然学、统计学等等,做嵍捕的不相信鬼神说,却尊重他人的信仰,也相信的确有无法解释的事情存在,和这群人所干的是两回事。”

严九思听得稀里糊涂的,最后干脆道:“算了算了,反正跟着你,我迟早会明白的。师父,他们现在在干嘛?”

唐舍看着前方:“装神弄鬼,你得搞清楚迷信和异文化之间的区别,迷信是有目的性的,而异文化只是集合民间神秘文化的一种研究形势,但两者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严九思还问:“什么目的呀?”

唐舍道:“绝大部分都是敛财,也有少部分疯子是单纯为了操控他人,满足自己的控制欲。”

此时,队伍忽然在树林中停了下来,抬着白色棺材的那六个大汉放下棺材,跪在巫女的跟前,双手合十念叨着什么。

严九思见状问:“师父,他们现在又在干嘛?”

唐舍道:“这肯定是一群知道类似祭祀方式的神棍骗子,按照传统习俗中,举行这种仪式的应该是地师,而不是巫女,巫女这种职业来源于过去北方游牧民族中的萨满,这个巫女的穿着打扮也和萨满相同,带着皮鼓和铃鼓,还穿着皮铠,但皮铠上画的却是道教的符咒,现在那些大汉又跪在那双手合十,乱七八糟的。”

严九思明白了:“也就是说,他们把萨满教、道教和佛教一锅炖了?”

唐舍道:“对,就那意思。”

两人说话间,不远处一个身影正紧盯着他们,但两人却丝毫没有察觉。

巫女一番祈祷后,又掏出一个水壶,递给事主,让他们一人饮下一口,这才继续出发。

严九思见状问:“师父,他们喝什么呢?”

唐舍摇头:“不知道。”

严九思又问:“我实在不明白,先前我们在村子里也看到了,这群跳大神的,总共就收了这户人家五百块,现在哪怕是请力工抬棺材也不止这点钱吧?他们要是为了敛财,这也太少了吧?”

唐舍道:“所以才有嵍捕,这里虽然偏僻,但村民的生活比以前好太多了,可五百块不算多也不算少,这群人似乎很清楚村民的经济承受能力,所以才收了五百,由此可以看出,这群跳大神的是精心策划过此事的。”

严九思立即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就连孩子失踪这事,都与这群跳大神的有关系?”

唐舍道:“就现在来看,应该是这样,但不能急于下结论,先看看再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