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一心想嫁人在线阅读
会员

女主她一心想嫁人

梧桐潇潇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41.4万字

一朝穿越,没成想穿成个伪男,没成想竟然还能看到前世情郎。楚悦一脸深情款款:我夜夜做梦都想成为你的新娘!情郎脉脉回视:定王府就缺你一个当家王妃。岂料皇帝随手一指:这个美人赐给你当媳妇了!楚悦晕……

品牌:掌阅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阅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一朝穿越遭板砖

第1章 一朝穿越遭板砖

头,如被人硬生生用斧头劈开。

痛入骨髓!

紧锁的眉头下一双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入目是青石板上一双双早已古化的黑布鞋,耳边一片嗡嗡声却听不真切。

楚悦眼中一片迷茫,她明明走在大路上正看着闺蜜发过来的视频,可此刻为何在这?

噢,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砸到头,昏过去了。

只是这里是哪儿?

意识混混沌沌,领口突地一紧,整个人瞬间被提了起来,待看清周围的一切,愣住了。

清一色长袍长发的人是准备拍古装戏么?

看着群情汹涌愤怒异常得不似作假的人,楚悦心中猛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她,穿越了?

惊惶呆愣中不知被谁往头上拍了块青砖,一股鲜血顿时从额上流下,再从下巴滴落在青石板上,染出朵朵刺目的红梅。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一幕幕如电影般的画面被强行硬塞进来,混沌的脑子此刻更是一团浆糊,只记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俞乐安,从小被当成独苗的原主,竟是个女的!

可楚悦此时来不及整理繁复的记忆,竟然有人敢往她头上拍板砖,哪怕血流光也要把人拍回来了再说!

一直押着她的人见她血流满面,早吓破了胆,瑟瑟发抖躲一边去了。

楚悦横眉怒目往人群中扫了一圈,目光定在一位肥头大耳满身华服的胖公子手里的板砖上,眸光幽森凛冽。

胖公子被她瞧得心慌慌,急忙把青砖往身后一丢,面上强装镇定,可打结的抖音出卖了他内心的忐忑。

“你,你这小白脸,瞧,瞧什么瞧!偷了东西,还,还打不得了,大家说是不是?”

围观的百姓纷纷附和:

“就是,光天化日抢劫的,打破头活该!”

“最好拉他去见官,打个八十大板!”

“你们都误会了,我家少爷根本就没偷东西。少爷,你流了那么多血,我们赶快去看大夫吧?”

小翠,是原主的贴身伺候丫鬟,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奴仆,为了防止自己不小心喊错,她从来都是称呼她‘少爷’。

刚被人堵住不能上前,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挣了出来,她哭喊着跑到楚悦身边,心中忧忧,着急万分。

楚悦没理会小翠,双眼紧紧盯着贵公子,厉声质问:“你哪只眼看见我偷东西?我偷了谁的东西?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胖公子瞟了眼她手里的东西,似乎一下有了底气:“我没看见,不过你手上拿着的就是赃物,不是你还有谁?”

楚悦一愣,手一紧,还真有东西!

想起来了,那贼迎面向她跑来,不经意撞了她一下,然后指着她大喊,“贼在这!”然后她就被路过的人押着打了。

可恶!

晶莹剔透的白玉玲珑佩,坠着五彩丝穗,一看就是女儿家之物。

楚悦勾了勾唇角,把玉佩举到他面前:“就凭这,你就认定我是贼?”

胖公子一脸理直气壮:“难道还不够!”

楚悦嗤笑一声,这人就是脑子长草,跟他多说只会浪费口舌。

楚悦把玉佩高举过头,大声问道:“请问,有谁知道这是何人之物?”

“这是我家小姐的!”一把气喘吁吁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楚悦回头一看,十五六岁的小丫鬟扒开人群走了出来,一出水芙蓉般俏丽的女子也紧跟着出现在人前。

胖公子当即色眯眯盯着女子,双眼一眨不眨,恨不得上前把人抱个满怀。

楚悦细细看了两人一眼,看向丫鬟问道:“姑娘如何证明这是你家小姐的玉佩?”

小丫鬟歪着头,脆生生回道:“玉佩背面有个兰字,‘兰生幽谷无人识’的兰。”

楚悦把玉佩翻过来一看,果然是一‘兰’字。

“物归原主!”

“谢谢!”小丫鬟接过玉佩,转身送到身后女子手里,“小姐,你快收好,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能不见了。”

慕容兰温婉一笑,指尖轻柔摩挲着玉佩,慢声细语,声如黄莺:“我知道了。暗香,多亏有你,不然我都不知道玉佩被人偷了。”

那是娘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幸亏找了回来。

慕容兰把玉佩收进袖兜,接着朝楚悦微微躬身行礼:“谢谢公子替小女子找回了玉佩,只是公子,你似乎伤得很重,暗香,快去找大夫!”

“慢!”

胖公子急匆匆上前两步,指着楚悦,语气颇有些不甘和嫉妒。

“姑娘,他是贼!他是偷了你玉佩的贼,你怎么能对他那么好?你莫要把贼当恩人了!”

暗香看着他满脸的肥肉,心中相当嫌弃,当即不耐道:“我说这位公子,你不知道就不要随便污蔑人,那位公子根本就不是贼!”

胖公子显然不相信:“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暗香两眼一翻,一脸傲娇拽拽着道:“因为那是我亲眼看见的,况且如果他真是贼,还会乖乖在这把东西还给我吗?”

围观的百姓觉得她说得有理,又纷纷议论了起来:

“原来他真不是贼!”

“天啊,他被人打得这么伤,白冤了!”

“他不是贼,那玉佩又怎么会在他手上,真奇怪!”

……

“贼在这,被我捉到了!”

一声大嗓门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裴文彬,礼部尚书裴济之幺子。

老来得子最是疼爱,本来寄予他博学多才、彬彬有礼之厚望,所以给他起名文彬。

不成想竟养出个胸无点墨,爱冲动,爱用拳头来说事的粗神经来,幸好还有些忠肝义胆,锄强扶弱的侠气。

他手中提溜着一浑身脏兮兮,满脸青肿的瘦削男子,雄赳赳大步走来。

围观的百姓自动给他让了一条道。

他把贼丢到楚悦跟前,一脚用力踩在贼肚子上,高声喝道:“说,你是怎么把偷来的东西栽赃给这位小兄弟的?”

贼惨叫一声,不得不如实交代:“我趁那位小姐不注意,把她的玉佩偷了,可她身边的丫鬟发现了我还大喊大叫,我跑了一路看情况不对,刚好看到这位公子在闲逛,所以就撞了他一下,趁机把玉佩塞进他手里。”

“偷了东西还陷害别人,该死!”

裴文彬气狠狠,脚上又加了两成力,直把那贼痛得呼天唤地。

暗香目露不忍,垂头不语。

楚悦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简直就是飞来横祸!

都是因为那该死的贼!

她上前用力踢了几脚,稍稍发泄了几分心中的怒气。

还有一个仇没报!

楚悦扶着小翠闭了闭眼,头痛得阵阵发昏,待晕眩过去,缓步迈向胖公子:

“这位公子,真相已明,可你那一板砖,该怎么算?”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