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在线阅读

虎警

黑天魔神

都市 / 都市生活 · 209万字

9.3分 24人评分

复杂的案情,诡异的人心,侦破,侦破,侦破。
年轻人总有一腔热血,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融入这个社会。从被动到主动,虎平涛真正爱上了警察这个职业。从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成为辅警,考公务员,参与并侦破一个个案件,立功受奖,他成为警界徐徐升起的一颗新星。
父亲告诉他:如果没有以前在朝鲜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那些人,国家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老了,接力棒得交到你手里。现在是和平年代,你身为警察,职责重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叛逆的年轻人

仲夏,晚上九点,正是夜市热闹的时候,步行街上来来往往都是人。

虎平涛坐在烧烤摊主给的小木凳上,看着烤架上那些被炭火烘烤逐渐膨胀圆鼓的臭豆腐,年轻的脸上露出几分苦笑,更多的还是期待。

无论是谁饿了一整天,除了食物,这个时候脑子里都不会有别的念头。

坐在旁边的罗宇抬手扶了一下眼镜,用筷子夹起一块豆腐放到他的碗里,笑道:“平涛,这块熟了,先吃着。”

滇省的夜市烧烤颇具特色,尤其是烧豆腐。一寸见方的豆腐自然发酵,用炭火烤至两面焦黄。蘸料也很讲究,湿料多用腐乳汁,加少许盐、花椒粉、胡辣子、香菜末……热乎乎的吃在嘴里又香又爽口。

虎平涛与罗宇是大学同学,同班兼舍友,两人之间用不着客气,何况虎平涛也实在饿了,于是用筷子夹着豆腐蘸了下佐料,塞进嘴里大口咀嚼。

“慢点吃,我还点了炒饭和啤酒,管够。”

看着他贪馋的吃相,罗宇不由得摇头叹道:“照理说,你应该是我们这帮同学当中最有前途的,没想到……唉!”

二十二岁的虎平涛身材高大,削瘦的脸庞棱角分明,得益于从中学时代就坚持至今的体能训练,他比同龄人显得更加强壮。黑色T恤很合身,块状肌肉从弹性极好的面料下面凸显出来,腹部没有赘肉,大腿与上身之间符合黄金比例,短发使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完美诠释了“英俊”这个词的所有含义。

罗宇的叹息并没有道理。他与虎平涛关系不错,很清楚对方的家世————平涛父亲是云北军区副司令员,母亲是昭市的一个区高官,这家伙是妥妥的官二代。

他还有一个姐姐,北通集团副总,同时也是公司主要股东之一。

“我就不明白,你跟家里闹什么啊!听你老爸的安排当兵不好吗?虽然咱们学的是美术,却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本科毕业,有学位证,到了部队上用不了几年就能提干,多好!”

虎平涛咽下嘴里的食物,感受着口腔里残余的热辣,摇摇头,认真地说:“你不懂。”

他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父亲早早就为自己安排了“当兵”这条人生道路。高考的时候就为了填报志愿与家里吵了一架,虎平涛没选任何与军队有关的院校,偏偏选择了滇省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

说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母亲在自己小时候特意选择的“素质教育”。英文、美术、音乐、围棋……那时候父亲还不是副司令,母亲也不是区高官,他们每天忙于工作,姐姐很早就出嫁,虎平涛平时放学就跟着班主任老师回家做作业,直到天黑以后母亲下班来接。

学美术不是什么坏事,母亲好不容易劝说着平息了父亲的怒火,让他勉强接受了自己考上艺术学院的事实。但父亲有言在先:毕业以后立刻入伍,老子必须有一个当兵的儿子。

拿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虎平涛带上一套换洗衣服,给父母留了封信,不辞而别,只身离开昭市来到省城。

年轻人都很冲动,有着很强的逆反心理。虎平涛没考虑太多,只想着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个未来。为了证明自己,他留下手机和几乎所有平时积攒的零花钱,买了一张火车票直接前往省城。

出了火车站,看着眼前黑压压的陌生人群,虎平涛才觉得自己似乎欠考虑,翻遍口袋身上只有三十多块零钱,迫切需要解决吃饭和住宿问题。

翻开电话本,找到老同学罗宇的电话。

他是本地人。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罗宇递过来一串烤好的牛板筋,试探着劝道:“这么跟你爸耗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我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我是你同学,跟你妈说一声?或者打给你姐姐也行。”

虎平涛接过牛板筋,挤出一个勉强的笑。

他知道罗宇是好意。

可如果打了这通电话,家里人找过来,这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回去以后还要被父亲冷嘲热讽,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生活的残酷在于不是每个人都能按照各自意愿活着。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吃饭问题。

必须尽快找一份工作。

嚼着滚烫热辣的牛板筋,虎平涛陷入沉思,目光也随着思绪变得飘移,颇不好意思的避开罗宇,装作看风景,朝着烧烤摊侧面望去。

邻座是一个身穿汉服的少女,圆圆的脸蛋有些婴儿肥,十九岁,或者二十岁。淡蓝色对襟襦裙,大红束腰上有一条漂亮的鹅黄色镶边。面前的盘子里放着几串烤肉,旁边还有一罐拧开盖子的“王老吉”。

烤肉配凉茶,很多人都喜欢这种吃法。

她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瘦高个,鼻梁虽高,眼睛却不算大。穿一件青灰色夹克,拉链正上方的空处透出白衬衫领口。两个人坐的很近,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都显得过于亲近。

两个人年龄差距太大了,与其说是情侣,不如说是父女。

虎平涛扬了扬眉毛,对邻座男女的好奇心很快压倒了惆怅思维,不由得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俩人低声交谈。

夜市上的移动烧烤摊摆设简单,几只方木凳加上胶合板拼成桌子。虎平涛坐的位置与那对男女之间刚好形成一个弯角,可以看见两个人的动作,以及唇形。

“望子成龙”这个成语用在虎平涛老妈身上再合适不过。得益于小时候被母亲带着在各种学习班里“填鸭”,虎平涛对唇语很熟悉,还掌握了手语和莫尔斯电码。

“美女,我这可是最新款的Iphone。你瞧瞧这显示屏,还有这颜色的外壳,绝对的最新版行货。”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正向女孩炫耀。

汉服女孩一直盯着男子手中的Iphone,她的声音同样很低,充满了戒备:“给我看看。”

男子把手机递了过去,女孩熟练地按下开机键,屏幕上很快出现了绚丽的色彩。

“这是OLED全面屏,外壳是超瓷晶面板,超薄,超高清像素,做自拍最合适了。”烧烤摊帐篷顶上的炽光灯照着瘦男人侧脸,从虎平涛的位置可以看到对方腮帮上稀稀拉拉的胡茬。瘦男人不时用左手扯着衬衫衣领晃动,似乎是觉得热,正在扇凉,但虎平涛总觉的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自拍”这个词显然戳中了圆脸汉服女孩的心。她脸上的戒备神情散去了大半,眼眸深处释放出带有强烈占有欲的目光,紧盯着手机:“多少钱?”

“三千块。”中年男人嘴角浮起一丝笑。

“太贵了。”圆脸女孩虽然年轻,杀价却很老到:“你都说了这东西不是正经来路,顶多给你五百。”

中年男子敏捷地从她手里拿过Iphone,迅速点开屏幕上的手机系统,低声嘲笑道:“五百块?亏你说得出这个数。看看这个,可以查询出厂日期,还有产品序列号,全都是真的。都说了这是行货,不是用零件拼出来的水货。你到官方店里瞧瞧,低配版的至少也得六千块。我这可是高配,才卖你三千。”

圆脸女孩被他抢白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仔细想想中年男子说得也是正理。那部Iphone的确是好东西,有序列号就做不了假。这种几乎是全新的机子即便是在二手市场至少也得五千块钱。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有些心热:“那你也便宜点儿啊,三千实在太贵了。”

“那行,我让一百块,两千九。”中年男子也是买卖老手。

“两千。”圆脸女孩还价更狠。

中年男子把Iphone拿在手里,按下键钮,屏幕变黑,坐势要起身走人,脸上带着几分愠怒:“你根本就不诚心买,哪有像你这样讲价的。”

圆脸女孩有些急了,一把抓住他的衣角:“那我再加两百,两千二?”

中年男子有些犹豫,想了想:“我也是忙着出货。这样吧,两千五,再少就不谈了。这种全新的行货很少见,你信不信我在这步行街挨着问一圈,肯定有人抢着要。”

“就依你说的,两千五。”圆脸女孩毕竟年轻,贪便宜且没有经验,被中年男子随便诈唬着产生了强烈购买欲望,不过她还有着最起码的戒备心理:“让我再看看那部手机。”

中年男子重新坐下,很大方的把Iphone递过来:“看吧,看好了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虎平涛慢慢咀嚼着牛板筋,他对Iphone很熟悉,他装作漫不经心在旁边偷眼观望:中年男子没有撒谎,无论开机画面还是音乐都没有问题,这东西的确是真货。

这应该是一部偷来的赃机,怪不得卖得如此便宜。

“看好就给钱吧!”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生意,他毫不客气的从女孩手里拿过Iphone,同时从衣袋里拿出另一部手机,用拇指灵活地滑开屏幕:“你给现金还是用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

“微信吧!”女孩很警惕,打开背包拿出手机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中年男子左手握着的Iphone:“你先把东西给我,钱我肯定会给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规矩。”中年男子语重心长,把右手点开微信的手机送到女孩面前:“这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古话,先钱后货。”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