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你三十年在线阅读
免费

错过你三十年

程颖熹琪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41.7万字

三十年来,你过得好吗?幸福吗?还记得我吗?
如果...三十年前我给你多一点时间,多一次机会,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三十年过去了,是时候给她知道她的身世了。
不是每一件错过的事情都会有第二次机会,有的话,你会珍惜吗。。。。。。

目录

第1章 三十年前

施碧媛匆匆忙忙,来到香港的九龙酒店,她想在下午回温哥华之前,再见一次她的男友。她边看着手机边找,终于找到她男友的房间。

她敲房门后,紧张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满心期待的等着她男友,开门迎接她进去。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回应,她再敲敲门,心想:可能他在洗澡或是在睡觉吧。

她开始着急的看了看手表,她深怕来不及见面就要离开。她正准备再次敲门时,房门缓缓打开,迎接施碧媛的不是她男友,而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生,她只是穿着一件男生的衬衫,一双长腿露在外面。

“一大早的,吵什么吵?你找谁呀?”说完,女生打了个哈欠,靠着房门,眼睛又闭上了。

施碧媛惊讶的后退一步,她以为自己找错房门,看了看房间号码,是对的。

她带着颤抖的声音说:“这是......的房间吗?”

施碧媛的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见,面前的女生揉揉眼睛,一脸嫌弃的一边走回房间里,一边大叫:“喂,有个美女来找你。”

过了一会,一个头发蓬松的男生,只穿着一条牛仔裤,裸着上身,眯眯眼的走到门口,

看到施碧媛时,惊讶的问:“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温哥华了吗?”

“她是谁?你跟她......有没有......”施碧媛咬唇,手用力的握紧拳头,瞪大眼睛吐出这句话。

男生无言以对,大力拍打自己的额头说:“我.......我不记得了,我昨晚喝太多了。”

这时房间里面的女生大喊:“当然有啦,哈哈哈。”

话语一落,施碧媛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她转身快步离去。

男生跌坐在房门前,眼睁睁地看着施碧媛离去。

..............................

......三十年后......

..............................

加拿大温哥华的春天,清晨还是有点凉,施诺穿着一身黑色套裙,把长发束起成马尾,脚上穿着三寸黑色高跟鞋。她今年快三十岁,是一家金融机构的高级主管,专门负责大公司的并购,她是行内少有的年轻高管。

她一向做事认真,事事亲力亲为,大老板很器重她,常常直接把小项目交给她,这种做法反而让其他经理眼红施诺。

施诺在镜子前反复整理,确定没有问题了,她随手拿了一件薄外套,嘴巴咬着一片吐司面包,匆匆忙忙拿了电脑手提包,赶着去上班。

打开车库门,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她赶紧发动车子,开往市中心的公司。在路上,助理小悦电话已经打来:

“施诺早,今天的电话会议提前了十五分鐘,东岸时间上午十点十五分开始。”

施诺赶紧吞下口中的面包说:“好,我知道了。请帮我准备好咖啡,再给我十分钟,我快到了。”说完她一脚踩下油门,加速前进。

七点零八分,施诺踏出电梯,助理小悦马上上前接过施诺的手提包,并把手中的文件夹交给施诺,同时咀巴又像录音机般,讲述着今天的工作时间表。

施诺边走边看着手中的文件,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助理的话,

直到小悦说:“今天是星期五,所有会议会在下午三点前结束。需要帮你订一束粉色菊花吗?”

“要,谢谢。”施诺抬头看着小悦微笑回。

一天工作下来,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兩点三十分,会议期间,施诺开始心不在焉,一分钟看了三次手表。时间对施诺来说好像已经停顿了,她迫急不及待想离开公司。

小高靠过去,小声问小悦:“你老板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又赶着下班?”

小悦瞪了他一眼叫他别乱说。十五分钟后,施诺赶紧把会议结束,交代小悦把会议纪录整理好,之后发电邮给她,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了鲜花和手提包,马上开车离开。施诺前脚才离开公司,

小高又马上过来找小悦八卦八卦,好奇问:“很少见工作狂老板,这么早离开公司,每个星期都这样,我猜不是有秘密工作,就是赶着去重要约会吧。”

“有时间研究老板的行踪,倒不如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那下一次的晋升名单中可能就会有你了。”

小悦白了他一眼回,她转身离开,骄傲的微笑,心想:护主成功。

施诺开車一个小时来到郊区,把车停在一家养老院的门前,熟悉地找到302号房。她深吸一口气,微笑地,轻轻敲门,还没有等里面人的回應,已经自己打开门走进去了,

她高声的问道:“施女士,最近如何啊?”

一个头发斑白,微胖,面露笑容的太太,把手上的平板放下来,把老花眼镜放桌上,开心的接过施诺手中的鲜花。

太太开心地微笑说:“诺诺?怎么这么早下班?还是你又翘班了?下次来看我就好,为什么要带鲜花。”

施诺弯下身,蹲在太太旁边,温柔地牵着她的手,撒娇道:“人家想你了,所以就早点过来。你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

“我可乖了,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曾医生。”太太满怀信心回答。

她突然眉头皱一皱接着说:“你啊,不要老是穿得一身黑,年纪又不大,总是穿得像个老人家。穿亮一点的颜色,心情会好一点,我看你这样,我都累了!”

施诺看一下自己,故意扯开话题说:“......媽媽,我们去花园走走吧。”

这位太太是施诺的妈妈,施碧媛,是名律师,刚退休两年。因为担心施诺一个人照顾她很吃力,所以故意搬来养老院,这里有些认识的人,一起住也不错。

这种类型的养老院,不同于传统的养老院。这里大多数的住客,在退休之前都是专业人士,身体也没有大毛病,养老院里有二十四小时的看护,医生也是天天定时过来看诊。对这些退休人士来说,这里更像是一个度假屋。

温哥华的春天,日照时间开始变长,虽然已经下午快六点了,但是感觉天才刚开始要黑了,两母女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

护理员过来,礼貌地说:“不好意思,已经是晚餐时间了,差不多该回去。施小姐,我再给你三十分钟,陪你妈妈吃饭,之后你改天再来吧。”

两母女依依不舍的缓缓走回餐厅,施诺为施碧媛打点好她的晚餐之后,就跟施碧媛交代明天一大早会再回来,亲一亲她的额头,说了一句我愛你,微笑的离开了。

施诺离开养老院,本来挂着微笑的脸,马上就不见了。她回到车上看一看手机,叹了一口气,十多通未接来电,二十幾个电邮。工作快要把她压垮了,她决定当作没看到,回到家再处理。

星期五下班的巅峰时间,在路上的时间得多花上一倍,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施诺把车子停好,一打开家里大门,随便把高跟鞋踢掉。她开始回拨电话给助理小悦,手也在忙着打开冰箱,随手抽了一盒冷藏食物,丢进微波炉加热。

小悅还在公司里奋斗着,她提醒施诺:

“大老板基尔,要求我们星期一到拉斯维加斯,跟一个重要客户开会,所以我们星期天要出发,机票会定在星期天的下午,施诺,你觉得可以吗?”

“我们提前去准备,还是订早上航班好了。订完机票赶快回家,其他的东西我自己明天下午回去处理。你好好陪陪男友吧,我们星期天机场見。”施诺果断回。

她也心疼小悦,星期五还加班。挂掉电话后,她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她坐在餐桌前,吃着她的快速晚餐,眼睛还是看着手机,忙着回复电邮。吃完晚餐,公司的事情也终于告一段落。

施诺看着空空的房子,又是一次叹气。从小到大只有她跟妈妈一起生活,妈妈说在施诺还没出生之前,爸爸已经不在了。自從施碧媛搬进养老院之后,施诺突然觉得房子好大,很孤独。

除了工作,她也没有什么其他嗜好。拨打了两通电话给朋友,大家都在忙,不是陪男朋友就是陪家人。

她有点失落的走进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相貌不错很有气质,但不是一个大美女。

已经单身三年多,偶然会有一两个追求者,施诺通常礼貌的跟对方吃顿晚餐,没有感觉的,都会明示暗示告诉对方,没有发展空间,她不需要追求者绕着她团团转,浪费自己时间,也浪费别人的时间。

她对感情的事情,一向看得很开,并没有很积极追求爱情。她相信缘份,是你的不用强求,绕来绕去还是会回来的。不是你的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互相折磨,没意思。

也许是因为受她妈妈的影响,觉得女人不一定要靠男人,有稳定的事业比较可靠。

洗完澡的她正准备收拾出差的行李,想到行李箱可能在妈妈的房间,找到一个行李箱的同时,突然看到妈妈房间衣柜下面,有一箱没有见过的东西,好奇心之下拿出来打开一看,居然是很多一小本一小本施碧媛的日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