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只想低调的长生在线阅读

洪荒:我只想低调的长生

褒国捕快

仙侠 / 幻想修仙 · 66.7万字

何宇穿越到了神魔乱舞,仙佛纵横的仙侠世界,成为了一名落魄仙门的低阶修士。
他没有什么逆天资质,也不是什么仙帝二代,弱小无助的他,只有低调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
为了能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长生不老,他藏系统,纹五灵,修神通,匿修为,隐身份,从不轻易涉足纷争之中。
直到有一天,师傅,受伤......垂死归来......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最卑微的系统

东洲。

临海国。

霜满枝头,残阳西斜。

一座隐蔽的山峰中,几栋破破烂烂的殿宇坐落其上,一处居中的大殿上,上面歪歪斜斜的挂着一个牌匾,书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道源宗!

一处偏殿内,一名身着灰色棉袄,身材高大挺拔,面容刚硬的青年盘坐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

“宿主,你已经二十年没有完成功德任务,若再不完成任务,系统将自动关闭!”

正在修炼匿灵术的何宇,识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

.......

何宇并不想理它。

“宿主,你若再不完成任务,系统将自动爆炸!”

......

他还是没有回话。

“五十年了......”

“除了最开始的新手任务,你就再也没有完成过任何任务!”

“还从我这里骗走了两道无上秘法!”

“你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带着一丝哭腔。

“唉......”

何宇长长叹了一口气,从入定中醒来。

“道理我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修仙是为了什么?修仙不就是为了长生吗?”

“若是为了完成你的任务,我连命都没有了?我还修的什么仙?”

“况且,你自己说,你的前五名宿主现在都在哪里?”

系统顿时一阵语塞。

“你的前五名宿主,都是天资聪颖,资质超凡的天才,尤其是在你的加持下,个个境界突飞猛进,最弱的,听说都是五十年就达到化神了吧?”

“可是结果呢?”

“全部都死了!还不是因为他们太过招摇!”

“所以说,修仙,低调才是王道!”

“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能轻易犯险!”

何宇一顿说教,系统哑口无言。

直到最后,系统才弱弱的说了一句:“可是,你也不至于五十年就完成了一件新手任务啊?”

前十五年,他说自己太小,第二十年,他说自己刚开始修炼,再等等。

直到第三十年,他终于感觉准备好了,才去将新手任务完成了。

而这件新手任务,不过就是帮凡俗界除掉几头为祸乡野的野狼。

就这样一件简单至极的任务,他又足足准备了十天,花言巧语从系统手里骗了匿灵术,伪装成一名凡人,又在山林中足足学习了十天凡人猎户的狩猎技巧。

这才用凡人猎户的手段将几头野狼除去。

那只是几头普通的野狼啊,而当时的他,已经筑基初期了。

又跋山涉水,向反方向徒步走了十多日,隐匿行踪,返回这个落魄宗门。

从这之后,得到了新手奖励的他,更是死死的躲在宗门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尽管完成系统后续任务有着丰富的奖励,让其眼红不已,可他死活不出门。

哪怕系统放下身段,苦苦哀求,仍然不为所动。

甚至还被他借口骗走了系统一道无上秘法。

高冷的系统,从此就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怨妇......

“好了,此事不要再提,待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去完成任务。”

何宇随口拒绝了卑微的系统,就将意识从识海中退了出来,继续参悟匿灵诀。

这匿灵诀的确是无上秘法,自从他练成后,即使高出自己两层大境界,仍然无法看穿他的真实修为。

“嗖!”

突然,远处一道白色剑光从天边掠过,晃晃悠悠的停在半空中。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浑身浴血,颤颤巍巍的捏出一道法诀,打向落魄宗门的护山阵法。

“嗡!”

护山阵法阵光亮了一半,又灭了下去。

“这个小...小兔崽子,又把护山大阵改了......”那老道话还没说完,却再也撑不住了,双眼一黑,从飞剑上栽了下去。

眼看老道就要摔死当场,一道灰溜溜的大手悄无声息地从阵中飞出,将老道和白色飞剑一卷而起,又飞回了宗门。

整个过程瞬息而过,灰色大手在灰蒙蒙的天色中毫不起眼,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一刻钟后,何宇坐在宗门的一处偏殿中,那名垂垂欲死的老道躺在他面前的一处床榻上。

“也不知道是谁伤了师傅,下手居然如此狠辣!”

看着老道身上一道道可怖的伤口,他暗自思索,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不过稍纵即逝。

报仇的事待会儿再说,现在首要的任务,还是先为师傅疗伤。

“唉,师傅,早都给你说过了,外面的世界太危险,没事,不要随便出去。”

他皱着眉头,看着躺在面前昏迷不醒的老道,头疼不已。

“道源宗的护山大阵我已经里里外外加持过多次,坚固无比,就在里面修炼,不好吗?你就是不听!”

何宇微微摇了摇头,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掏出一粒丹药,顺手喂入老道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道精纯的灵力,游走老道全身,瞬间将他本来流血不止的伤口封住,并弥补老道之前亏空的精血。

这名受伤的老道,就是何宇的师傅,端木言风,道源宗的第七十三代掌门人。

他本是金丹修为,可惜六十年前受了重伤,伤了根本,修为跌至筑基后期,自那以后,不多的门人弟子走的走,散的散,短短时间,道源宗就剩他一个孤家寡人。

多数人若是经此一事,大多数都会一蹶不振。

何宇也是冲着这道源宗人少,加上师傅受伤,无人打扰,才拜入端木言风门下。

谁知这端木掌门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越老反而越是激情四射,在宗门养伤养了二十多年,待到伤势稳定,又打上了何宇的主意。

精心培养何宇二十年,却不知为何,他的修为一直停留在练气九层,耗尽端木掌门莫大的心血,也无济于事。

眼看光大宗门的美好愿景无法实现,老人家一气之下,自己出山到处搜集灵药,一心想恢复伤势,顺便寻找能继承衣钵的弟子。

“唉!”

想到这里,何宇不由微微一叹,没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拜了这样一个中二师傅......

“何师兄,何师兄,师傅怎么样了?”

两声略带青涩的童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偏殿门外,走进两名十一二岁面容清秀的小道童,得到何宇的传声,才知道师傅受伤了。

他们是端木掌门十年前,在凡俗界一处布满瘟疫,几乎死绝的镇子中,救回的两名孤儿。

因为不知道父母姓名,所以随端木掌门姓,一个叫端木念秋,一个叫端木恨秋。

“伤势我已经止住了,可是不知为何,师傅一直没有醒来!”

何宇沉吟了一下,对两名道童说道。

“何师兄都没有办法,那该如何是好?”两名道童不由焦急万分。

端木掌门虽然天生爱自由,喜欢在外面浪,但是对何宇及两名道童是真的煞费苦心,四人相依为命,感情极好。

“唉!”何宇轻轻一叹,接着说道:“你们先出去守在外面,我再想想办法。”

“是,劳烦何师兄了。”两名道童走出门外,如两个门神一样,守在偏殿的两侧。

在他们心中,就没有何师兄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那他们就更解决不了了……

见两名道童出门,他连续布下五道隔绝禁制以及三道连环阵法,这才将意识沉入识海中。

“刚才,你说你有办法?”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