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年贵妃在线阅读

清宫年贵妃

云卷云舒33

古代言情 / 清穿民国 · 49.2万字

9.4分 114人评分

醒来之后,年媛媛是崩溃的。
听说她嚣张跋扈且英年早逝,生下来的儿子没一个活下去的。
肿么办?
当然是抱大腿逆袭!!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京城

夜色如墨。弯牙似的月亮挂在天空中,洒下一层淡薄的银辉。

年媛媛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屋外的海棠树。屋内灯火通明,屋外漆黑一片。

她其实根本就看不清树上的海棠花,也闻不到海棠香味。当然,这是因为海棠花原本就是无香的。

“愁死了,真的愁死了。”

年媛媛摸了摸脑门,狠狠地拍了拍。

她怎么就穿越了呢?偏偏还是清朝,还是雍正的后院。她还是——那个据说十分嚣张跋扈的敦肃皇贵妃,年氏。

嚣张跋扈其实没什么。

最关键的是,她死的早,生的儿子还没一个活下来的。出身高贵又怎么样?一手好牌全糟蹋了。

康熙五十五年,十五岁的年媛媛,奉旨嫁入雍亲王府,成为皇四子胤禛的侧福晋。入了宗牒,是记在本本上,钉钉子的侧福晋。

今儿,是她刚刚过府的好日子。

她穿着一身嫁衣,正等着四阿哥胤禛的到来。

但天都黑了,听说这位主子爷仍然忙于公务没过来。

“侧福晋,要不您还是回榻上坐着吧?”

婢女小桃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低声道:“婢子刚刚似乎瞧见有人提着灯笼过来了,会不会是主子爷?”

“他不来才好呢。”年媛媛没好气地说着,可还是口嫌体直地坐回到了床榻上,规规矩矩地就将盖头给盖在了头顶上。

伴随着门口推门而入的声音,年媛媛只觉得自己的心头一紧,心跳都跟着加快了好些。

主子爷回来了?

那位据说劳模一般,从不近女色,但独独宠爱她这位贵妃的雍正爷?

屋内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年媛媛只听见好些脚步声,再紧跟着就是房门被带上的声音。她的盖头很大,盖着以后就什么也瞧不见了。

“小桃,是主子爷来了吗?”

年媛媛喊了一声,但是没有人回答自己。

“...”年媛媛伸手,就想要将自己的盖头给揭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才刚刚伸出去,她却碰到了另外一只温暖的手。

那手就在自己的头顶,轻轻触碰到时,年媛媛能够感觉到那上头的薄薄一层茧。感觉着,这手孔武有力——该是一位男子的手。

是主子爷?

年媛媛想着,手指就轻轻摩挲了一下。

茧还挺厚实,古人都这么不注重保养的吗?

胤禛蹙着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他的手,正被另外一只小手给握着。水葱一样的手指正在他的大手上摩挲着,仿佛十分地感兴趣。

不乏几分小心翼翼,但更多的还是好奇。

“摸够了?”

胤禛被摸得有点儿舒服,但还是开了口。随即抽开了手,背过身去,冷冷道:“看你好像想自己揭开盖头的样子,那随你。”

“…”

年媛媛听见这声音,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她这还是第一次摸一个男子的手!

结果好像就这么被嫌弃了。

“主子爷。”

年媛媛一边十分“听话”地真的就将自己的盖头掀开了,一边小心翼翼地就抬了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他原本是蹙着眉的,脸色看着很是疲惫。

可他在瞧见自己的时候,忽然眼神稍稍动了动,像是心情好了一些似的。

年媛媛心头一喜,暗自道:“果然长得漂亮还是有优势的。”

“嗯。”胤禛很是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随手将年媛媛手上的盖头扔在一边,道:“你是侧室。”

“过门能有喜服已是恩典,旁的倒是没了。这儿是暖春院,是给你独立的小院子。有小花园和厨房,你自己看着安排吧。”

“更详细的,明日你给福晋请安见过以后,她会跟你说的。”

“妾身明白了。”

年媛媛说完,搭在腿上的手就开始不自在了起来。

将大腿上的衣裳捏了起来,捏得皱皱巴巴的,攥在手里,不撒手了。

她是知道的。

她知道——洞房花烛夜应该发生什么。

“歇下吧。”

胤禛却自顾自地站到了一侧的架子边上,双目闭上,双手伸开。

“…”

年媛媛看得一愣,心说这是啥意思?

胤禛却就又转头过来看向年媛媛,问道:“给我宽衣。”

“…”

年媛媛这才如梦初醒,拖着自己又长又重的衣裳,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朝胤禛走过去。

可她才刚刚迈出步子,脚下就因为衣裳太长,而踩到了衣摆,看着就要摔在地上。

年媛媛心头又是一紧。然而…事情却并未像那些甜甜的言情小说一样,会有一个男主从天而降将她给接住,紧接着就是公主抱和…

她摔在了凳子边上,紧接着一下子抱住了凳子,才不至于整个人趴到地上去。

而胤禛…

仍然站在架子边上,看着她。

嗯…还是连步子都根本没挪动一下的那种。

年媛媛看得心头一沉,心中却忍不住骂道:“说好的宠冠后宫呢?这都是假的吧?人家根本对你一点儿都不在意!”

“妾身…踩到衣裳了。”

为了缓解尴尬,年媛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

胤禛却好似一副看傻子的眼神一样,仿佛是想说:“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我当然看出来了。”

年媛媛无法,只得到了胤禛身侧,帮她宽衣。

好在,这个她还是会的。

临出嫁前,额娘在这些事上千叮万嘱,教过她。

一阵折腾以后,年媛媛悉悉索索的就将胤禛的衣裳解了下来,放在了一侧的架子上头。

胤禛仿佛对此还算满意,并未吐槽。而是径自朝着床榻上就走了过去,自己就给自己盖好了被子。

“睡之前,记得将蜡烛吹了。”

胤禛淡淡地说着,说完以后再无言语。

年媛媛心跳得很快,心说这又是什么意思?

要她自己宽衣?

然后呢?

在架子跟前站了足足两刻钟的年媛媛,才终于将这一身衣裳给解了下来。

她像是豁出去似的。

既来之则安之,都这样了,还是想着怎么好好活下去吧。

吹熄蜡烛以后,屋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年媛媛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悄悄地就钻了进去。

她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身侧人安安稳稳地躺着,手又抓了抓被子。

胤禛却毫无反应,只偶尔能听得见均匀的呼吸声。

年媛媛咬着牙,心说让她主动些就主动些好了,便就开了口:“主子爷?”

胤禛却仍然没回答。

直到这个时候,年媛媛才发现——

原来身侧的四阿哥胤禛,早已熟睡了过去。

他就这么累?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年媛媛十分震惊,但很快还是松了一口气。也就往远一点的地方挪了挪,闭上眼睛也准备着要睡觉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