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捉妖司在线阅读
会员

大唐捉妖司

雪儿格格

仙侠 / 古典仙侠 · 102万字

7.9分 17人评分

新书《新手法医》已发。
书友普群:282025022
死牢中,法医周泽苏醒过来,发现生命进入最后六个时辰的倒计时。
看着前任留下的信,他才知道,这是一个魑魅魍魉与人类共存的世界。
他不想死,只想活下去,可自从看到作恶之人肩头的心鬼,周泽渐渐有了新的想法......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凌迟处死

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嗽过后,周泽大口喘息缓解刚刚的缺氧。

这次重感冒好难受,头疼的仿佛要炸裂般,双耳不断鸣叫,周泽捶着头,努力深吸气。

随着头疼的缓解,一股子霉味儿直冲鼻子。

难道近来一直下雨,家中发霉了?

伸手习惯性的朝着左侧划拉一下,手中空空如也。

没有抓到台灯,更没有摸到眼镜,指端似乎抓到一些条索状的东西,还湿漉漉的。

瞬间周泽张开眼,房间的光线昏暗,双眼的视力渐渐恢复。

他下意识朝脸颊摸去,没戴眼镜,视力竟然如此好。

没空感慨这些,因为眼前的环境,让他下意识屏住呼吸。

房间正中一张矮桌,三面墙壁,背后的墙壁顶端,有一个30×50厘米的窗,墙壁没有壁纸没有乳胶涂料,这是石头堆砌的,石头和缝隙上面有黑褐色的点密布。

显而易见,这是血迹,干涸的血迹。

屁股下面铺着一些黑乎乎的茅草,霉味儿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

对面所谓的墙,是手臂粗的木头栅栏组成,间隙非常小,仅有的一扇栅栏门,也被锁链缠绕着。

至于房间内唯一的光亮,是栅栏旁边的墙壁上,那有一盏油灯,随着冷飕飕的风吹过,光亮也忽明忽暗。

这是什么地方?

如此布置,难道这里是古代牢房?

感冒发高烧呢,难不成出现幻觉,似乎不大可能,幻觉能闻到味道吗?

谁这么无聊,找一个法医玩儿密室逃脱?

别说,布置的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

周泽叹息一声,曲起一条腿,准备站起身喊人,他不想玩儿,好不容易休病假,睡觉才是王道。

随着腿上的动作,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让他一愣,低头才发现,一根小儿手腕粗细的铁链带着两个大铁环,锁在他的双足上。

铁环完全看不到开口,或者焊接的痕迹,几乎贴合在他的脚腕上。

双脚布满脏污,踝骨上由于摩擦造成的伤口,深可见骨。

伸手戳了一处结痂,疼!

周泽懵了,疼代表清醒和真实,也就是说,这些伤痕都是真实存在的,也并非什么密室逃脱。

那么这铁环,是如何套在他脚腕上的?

他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仔细看看双手,手指没了握刀的硬茧,十指十分瘦弱,摸到肚子上,那点赘肉也不见踪迹。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难道......穿越了?

最后这个想法,让周泽一哆嗦,赶紧朝后挪了挪,靠在墙壁上。

远处一阵吆喝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周泽屏住呼吸仔细听着。

“地字牢丁号张兴全,断头饭送上!”

一阵铁链的响声,门似乎被打开了。

“不要,不要啊!我是冤枉的,求牢头怜悯,跟徐明府求个情,重新审理此案吧!”

“哎,赶紧吃饭上路,我就是小小胥吏,没那个能量替你伸冤.....”

“要不让我见见不良帅也行,此事真的是妖孽作祟,非人力所为......”

那个牢头叹息一声。

“妖孽?你可有证据?此时见谁都无用,圣人要的是案子了结,攀咬毫无意义,难不成你希望不良帅也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今日的断头饭好好吃,明日不送了。”

随着锁链的哗楞声,脚步远去,只余刚刚吼叫那人的呜咽声。

油灯配合着闪烁几下,让人心中发凉。

从声音判断,那个地字号丁字牢房,距离这里并不远。

上来就是送断头饭,这个太吓人了,而且二人的对话里面,都是什么词儿,不是明府就是不良帅,还什么妖孽所为。

这些东西能联系起来?

甭管是穿越还是啥,必须从这里出去,周泽的目光不断打量这个房间,逃出去这个想法,让他脑海中闪现了无数的计划。

不过,看看窗口的栏杆和脚上的铁链,周泽秒怂。

越狱是不现实的,铁环他试了掰不动,外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样逃出去,只是换个地方死。

脑子里面想着,目光落在油灯旁的凹陷内,似乎油灯下方的石头缝隙里面塞着什么东西,随着光亮闪烁,能感觉到那缝隙很深。

周泽想都未想,拎着脚上的铁链,尽量不发出声音,朝着油灯的方向手足并用爬过去。

不过五六米的距离,他足足挪了一刻钟。

凑到近前,周泽将油灯拿起来,挡着风朝下方照亮,石头缝隙里面果然塞着东西,整整齐齐似乎是一张折叠的纸。

周泽左右看看,捡起一根比较硬的细枝挑拨了半天,纸被抠出来。

油灯放在桌上,双脚夹着铁链,竖起耳朵仔细听外面。

除了那个张兴全呜咽的声音,没有别的动静,似乎这牢房里面并没有多少人。

这个发现,让周泽咬紧牙关。

死囚一定跟死囚关在一起,那人距离如此近,那么是不是代表,他的断头饭也不远了?

展开那张被折叠如指甲盖大小的纸,周泽凑近油灯仔细观看。

这竟然是一封信,字迹潦草,仿佛用蘸水钢笔写的,有的地方纤细有的地方过于用力,已经刺破纸张。

只见上面写着:

能看到这封信,至少你不是傻子。

那就让我跟你多唠叨两句,反正我马上也要死了,算是真正的解脱。

我猜你也叫周泽,或许还有一个曾用名叫周三元,不知道你来自哪个时代,是否看过恐怖游轮?

这里就是类似那种无限循环的模式,我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少次死而复生,不过永远也逃不出去,摆脱不掉最后的结局。

我累了,惧怕了,不想再这样无限重复。

我知道,只有自杀才能结束这一切。

从你醒过来,到被处死,还有六个时辰的时间,先估算一下,刚刚浪费了多少时间,这种等待的滋味儿最难受。

是不是觉得,那个丁字号房的犯人张兴全吃了断头饭,没你啥事儿了?

呵呵,整个天牢里面就关着你们二人。

他找不良帅,就是想将罪责推给你,他刚刚喊叫的话,一定让你很糊涂,又是说自己冤枉,又说这些不过是妖孽作怪,反正跟他没关系。

别天真的以为,这个不良帅就是个捕头头目,只会豢养暗桩刺探情报,找他诉苦或者求情都没用。

我曾经听那个牢头说过一次,这个不良帅是个捉妖师。

什么等级不知道,只是知道,他们这些捉妖师隶属捉妖司,他们是这个国家真正强大的存在,斩妖、捉鬼、监控朝臣、掌控国运龙脉,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他们都能做。

循环了这么多次,我太高估自己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事儿跟谁有关,更不知道谁才是凶手,就将我所了解的一切,全都跟你说说吧。

这里是唐国,当然不是历史上那个盛世唐朝,只是类似的平行空间。

这里应该有鬼怪或者修炼之人,毕竟他们对这样怪诞的说辞,没有多么震惊和难以接受。

你姓周名泽字三元,排行老三,是国子监的生徒,刚刚参加完秋闱的进士科举。

半月前,你父亲明威将军周毅夫受命,带领西周迎亲使团回长安,圣人也就是皇帝,接见了使者,入夜你父亲将人送回都亭西驿。

亥时三刻,突然妖风大作,驿馆被红雾笼罩,随着天狗食月消散,京城其他地方都恢复正常。

唯有都亭西驿依旧沉浸在红雾中,一夜惨叫声不断,但是谁也无法进入。

天亮后,在都亭西驿唯一幸存的就是鸿胪少卿张兴全,他披头散发,口中只是大叫有妖孽。

而你父亲周毅夫不见踪影,使团近百人全部被一剑穿颈,除了头颅染血,尸体内部和周遭,一滴血都没有,尸身僵硬,面容惊恐。

外围守军全部中毒而亡,丝毫没有抵抗,死的很安详,脸上带着笑意。

随后左金吾卫直接到了你家,你家中二十多口都被割头。

你父亲依旧不见踪迹,而你双眼赤红,浑身是血,提着你父亲的横刀跪在院中。

没人知道,是谁杀了使团近百人,也没人知道,你家的家人到底是谁斩杀,更不知道你父亲的去向。

圣人为了安抚西周,斩了鸿胪少卿张兴全。

至于你,会被不良帅施法,装扮成明威将军凌迟处死。

凌迟的滋味,我受够了,意识消失之后,你依旧回到这个时间点,重复一样的过程,继续等待死亡。

还有不到十二小时,想想怎么逃吧。

落款是周泽两个字,还画着一个笑脸。

看着最后这个笑脸,周泽手中的纸都在颤抖。

从未有过的恐惧,将周泽包围着,做法医一直切人来着,没想到有一天要被人切,而且是活着切,这是报应吗?

这次如若无法逃脱,就要无限重复,这要怎么做?

难不成跟那人学,去自我了断?

就在这时,一只纯黑色的老鼠不知从哪儿跳出来,直接落到桌子上,直勾勾地盯着周泽,与他近在咫尺,一咧嘴带着阴森的笑意。

“吱吱!”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