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者的无限旅途在线阅读
免费

归一者的无限旅途

用其无

科幻 / 时空穿梭 · 30.2万字

有一天,一面修行面板在陈行面前打开,带他走上了一边学习修行,一边穿越世界的旅途。
我穷时勤勉修行,我达则行道诸天。
就是一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故事。
主要是自己走和看别人走。
就这样。

目录

第1章 王前审判

迎着晨光,他们走上了山顶的法坛。

这法坛没有使用任何石材,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土胚。只是显得过于平整、干净。

罗伯没有关心奇怪建筑的心情:

“陈行先生,你是打算查看一下君临的情况吗?”

“请在此稍等。”

陈行挂好腰间的寒冰,整理清楚身上单薄的衣物,走向了法坛的中心。

周身勾连,意志、精神、气统合,以小五行山川总摄法为凭,陈行运转起了法坛调摄的庞大气息,视线好似突然一跃,到达了高空。

只看一眼法坛周围的情况,他带着一点点笑意,越过苍翠的北境,扑向君临。

很快,陈行‘到达’了君临的‘红堡’,循着记忆中艾德的特征,无声无息地笼罩而下。

红堡,君临的内城,是国王居住的地方。

此时,一大批人正押送着一个跛脚的囚徒,缓缓向外走去。

“哈!来的早不如来得巧!”

这一行人,正是压着艾德史塔克走向审判场、或者刑场的狱卒。

陈行的意识驾驭着元气,倏忽来去,很快找到了审判的地方。

君临的贵族们已经聚集在了一起。场下,贫民们争先恐后地抢占位置,贪婪地渴望即将到来的血腥。这是他们少有的娱乐。

新王乔弗里拜拉席恩坐在属于他的椅子上,不停地扭来扭去,相当的亢奋。

“我真是等不及想看到那个叛徒!打断他的另一条腿,我要把所有的弩箭都钉在他的身上!”

坐在他旁边的,是新王的母亲瑟曦兰尼斯特。

瑟曦一脸高傲,志得意满,因为她刚刚取得一次重大的王权胜利。她打败了以乔弗里并非国王之子为由,反对新王即位的艾德史塔克,并将他囚禁。

这充满成就感的兴奋,甚至让她放下了教育乔弗里的想法。

在她的右方,艾德的女儿,倾慕乔弗里英俊面貌、尊贵身份的珊萨史塔克,像是一个僵尸一般坐着。

她在父亲与政敌争斗的时候,为了和她心中的王子乔弗里长相思守,选择了政敌。一定程度上出卖了父亲。

陈行环视一圈,重新关注艾德史塔克。艾德是肯定要救的,但不是现在。

这场热闹,他也想看。

艾德到达了现场。审判正式开始。

瑟曦骄傲且自得:“艾德史塔克!承认你的叛国罪!如果你承认,我可以放弃对你执行死刑!让你披上黑衣,成为绝境长城的守望者。”

众所周知,绝境长城就在北境。艾德到那里披上黑衣,基本上相当于回到了家族和孩子身边。

瑟曦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艾德认罪、承认乔弗里的正统性,交换他回到北境的结果。

庭外交易,是贵族们常常做的事情,这一次,甚至是当庭交易了。

跪在庭前的艾德抬头看向女儿珊萨,又转头看向广场上激愤的人群。他要屈服了。

他嗫嚅着,说到:

“我承认我的罪行,我确实因为个人的私利背叛了劳勃国王,背叛了维斯特洛。”

终于,艾德在敌人完全掌控局势的情况下,承认了敌人想让他背负的罪名,让亲者更痛,仇者更快。

他本不应该屈服,坠入这险恶的陷阱。但是,他面临的压力和摧残,远超外人的想象。

只要认罪,就可以回到家人身边。多么美好的未来啊?

他已经经历了漫长的,不见光的黑牢生活,他的身体、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意志早已降到了极低点。

他被驯服了,他愿意相信。

法坛边,陈行握好剑,已经准备好出发。

罗伯在法坛边,不停地踱步。

审判场。

瑟曦示意新王乔弗里上前宣布审判的结果。她坐回椅子,优雅地端起一杯红酒,轻轻摇晃。

乔弗里站到台前,疯狂地大笑:

“我很高兴,我们抓住了王国的叛国者!破坏了叛国者污蔑国王的阴谋!获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为了国王的威严!我命令,给我带来他的头!”

瑟曦惊慌失措,不顾打翻的酒杯,慌忙地尝试阻止乔弗里。

珊萨呆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但是,全场只听得到新王那癫狂得呼喊:

“给我带过来他的头!”

“给我头!”

“斩首!”

刽子手,高高举起大剑。

“砰!”

那高高举起的大剑,被突然打飞,刽子手也紧接着飞上半空。

那翻飞的大剑打着旋,铮的一声扎在乔弗里身前。

“啊!!!”乔弗里一屁股摔倒在地,双腿乱蹬,只想要远离身前的剑,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众人惊恐的神色不及改变,看着艾德身边突然泛起的蓝光,一个人形生物缓缓出现。

正是‘折跃’的陈行。

陈行挥舞寒冰,斩断艾德身上的锁链,一把拉起他,戏谑地称呼:“艾德大人,好久不见。是时候回家了!”

艾德呆愣着,还没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神来。

瑟曦尖叫:“怪物!这是什么怪物!这一定是北境谋杀国王的阴谋!卫兵!卫兵!”

陈行背起艾德,君临城外的方向,就开始冲锋。

“抓住他!卫兵,给我抓住他!不然你们都得死!”

瑟曦一边尖叫着,竟然还能一边下命令。

另一边。

陈行已经撞上了维护安全的卫兵,手中寒冰挥舞得极其迅捷,不等卫兵们有所反应,就连兵器带甲,一并斩断。

就算听到命令,不清楚情况得卫兵疯狂涌来,也无法阻止他的行动。

陈行一路冲锋,登上了城墙,在众目睽睽之中,一跃而下。

刑场上,瑟曦像是一只被突然卡住脖子的母鸡,尖叫戛然而止。

外城。

君临的普通民众们居住的地方。因为没有下水道,居民们习惯把各种生活废水扔到街上。甚至,直接把桶一扬,把屎尿泼洒到街上。

这也正是它获得‘屎尿之都’美称的原因。

艾德趴在陈行背上,虚弱地说到:“珊,珊萨。还有,艾莉亚。”

“啊。我可只能救你一个。珊萨嘛,就留她在王宫吧,这可正是她想要的。我相信,她可以获得巨大的成长的。”

艾德沉默了。在几乎必死的局面下,还能挣得一条命,已经很不容易。他也不好意思,再奢求更多了。

只能希望艾莉亚能够逃出君临,回到北境。

兰尼斯特能把珊萨当作一个有价值的人质,不会肆意折磨她。

这一点,北境只要仍然强大,就可以有基本的保证。

到时候打起来,如果抓住兰尼斯特什么重要的人,就可以进行人质交换了。

是的,艾德并没有打算放弃驱逐乔弗里,让铁王座回到正统继承人身上的决定。即使,他在刑场上,耻辱地承认了自己的叛国罪。

陈行在君临的居民房顶前进跳跃。他可不想落到地上,与屎尿同行。

他笑道:“艾德大人,我可是从来没有进过你们的城镇。没想到这次一来,就来了最臭的屎尿之都。现在,我们只需要尽快离开君临,回到你的北境,你的军队里。”

艾德沉默一会儿:“谢,谢谢。十分感谢您的救援。北境的回报,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他注意到了陈行手上的寒冰,知道应该是罗伯找上了他,许下了诺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