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旅人在线阅读

江户旅人

秽多非人

历史 / 外国历史 · 216万字

9.4分 15人评分

横穿东亚的本写手又双叒叕穿越了,一八四一年的江户城,虽然不是站在巅峰的公侯将军,可向上昂扬的路程,也一样充满未知的意趣。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1.我今以身入江户

ku~~cha~~

懂的都懂,本写手又双叒叕第一次穿越了!

一句废话没有,眼下本写手正在翻原主旧账。别的先不提,今儿穿越来,贼老天给咱发配到了哪儿呢?

江户!

西元一千八百四十年十二月的江户,恩,此时是日本仁孝天皇天保十一年年末。也是隔壁那位号称“节俭天下第一”的道光皇帝在位的第二十年,如果不出意外,过几天英国佬就将打下香港岛,宣布香港开埠了。

当然这事不是咱可以插手或者需要关注的,咱们更应该关心的是今天或者明天的下一顿吃啥?或者说有没有的吃?

毫无疑问的,穿越来的这位原主,连个苗字都没有,俗家名是忠右卫门,今年十六岁。至于为什么讲俗家名,那是因为前面十五年都在做和尚这份前途远大且美好的工作。至于现在嘛,因为某些变故,暂时还俗,成了一名“市民”。

说是市民,实则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半年来坐吃山空,啥活计都没干,尽靠存款过生活。如果硬要说个贴切的形容词,町人显然是不合适的,“死宅”在某种意义上更加贴切。

望着脚边一张玉兔微颤,青玉半露,月牙弯儿锁骨并香肩透白的浮世绘,忠右卫门心中一阵呵呵。

恁也是个花和尚!

还好一旁没有什么揉成一团的草纸,不然咱们就要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提早开荤,将来某一道的无限可能,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目光从浮世绘上艰难的离开,毕竟这张浮世绘又大又白,还是挺吸引人眼球的。眼下忠右卫门有些发愁,原身这小子是个不懂经济学问的花和尚,脱离了寺院进入花花世界之后,把自己那点存款花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周身上下把零散铜钱加几个二分金算起来,顶天也就二两了。

明明半年多前从寺院里还俗出来时,身上有足足四十两的巨款,除开买下这间长屋中的一所,花了十二两之外,剩下的二十六两居然半年就给这臭小子开销了干净。

要知道在寺院里十二岁开始参加各种法会,敲钵盂,唱经文,三年多的时间,吃住开销全在寺院里,外加原来的住职和尚从小到大给的私房钱十五两,这才有了这么一笔巨款。若是好生经营,原本完全可以过上小康生活的。

说到这,就不由得怀念起寺院里的美好时光,吃住不花钱,衣裳鞋袜不花钱,除非自己要去订做啥另外的衣裳,不然月均分润能有好几百个钱。

全寺的和尚都沾光,按着等级搞钱,除了搞钱,听以前那些所谓的师兄说,还有年轻女香客和可爱小沙弥的好处,不足为外人道也。

等等,莫非咱也是那位住职老和尚的私生子?

啧啧啧,贵圈真乱,忠右卫门没啥好说的,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住职老和尚已经在半年多前去世,原本说是要传给自家的衣钵被人给搅合了,寺里几个坏东西欺负原主是个未谙世事的小年轻,只说老和尚的财产确实应该分给你,但是他的住职需要寺庙里商议后公推。

傻小子居然就给信了,还志在必得,毕竟老和尚死之前曾经和几个忽悠他的师兄们说过要把衣钵传给他的。但只有这一句话而已,老和尚咽了气就算拉倒,什么证据都没有。甚至看他们的意思,连老和尚的私产都不愿意给忠右卫门,简直是挖绝户坟啊!

一帮糟老头子,坏的很!

摸了摸已经不再光溜溜的脑门,这事情暂且按下不表,二两在这个江户城,顶多也就过三五个月。居京城,大不易。不想办法趁手搞点钱,过不了多久就要断顿的。

寺院里的事情还没到解决的时候,忠右卫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傻小子了,虽然现在也不是什么灵光的人,总比以前强不是。

把钱收进钱袋里,又随意的丢在一旁,这屋子里一点儿烟火气都没有,几乎没有开过火,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可以有东西偷的人家。何况都住在“长屋”这种类似于政府经济适用房里的人,谁能想到曾经是个有四十两金子巨款傍身的土豪。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肚子自然是不争气的叫唤起来。干啥啥不行,干饭第一名呗。家里是肯定没有任何可以垫肚子的东西,这一点忠右卫门记得很清楚。

天保年在江户时代可不是个好年头,恐怖的天保大饥荒夺走了上百万人的生命,就算是作为实际上首都的江户,家家户户也没有从恐怖的大饥荒中缓过来,有隔夜粮的人家怕是没几户。

至于幕府的救济?成年男子十天给米五合,没看错,是十天给米五合,两斤不到。女子更少,只给三合半。就这点米,天天喝稀粥都不够,遑论什么吃饱了。

饥荒最严重的时候,忠右卫门在寺院里,到是没有饿过肚子,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当时江户城内外恐怖的景象。饥荒最严重的时,远在大阪的大盐平八郎甚至发动起义,带领饥饿不堪的农民和町人攻打富商店铺以及官府衙门。

江户也连续发生米骚动,幕府不得不出兵弹压,才把情势稳定下来。若不是老百姓闹将起来,怕是连那十天五合米都不会发放,反正老百姓都是韭菜,一茬一茬的,只要根没断,就和春天里的野草似的,天气稍微转暖,便能再度冒头。

农民就是芝麻,越攥越出油嘛!

正想着是出去找个吃饭的地方,还是喝上一大瓢冷水蜷缩在被窝里挺一夜时,居然有人敲门。印象里似乎确实今天晚上约了人,忠右卫门这便起身,整间屋子除了二两之外,估计最值钱的是那张价值三十个钱的浮世绘,没啥好不开门的。

咱又没有仇家,寺院里几个师兄只当忠右卫门是傻小子一个,根本没把忠右卫门放在眼里,还不至于要花大价钱在江户城下买凶杀人。

打开门,一个尚且能倒映月光的小寸头跳入眼中。好家伙,原来这年头花和尚也是有团伙的?这大晚上的找上门,是准备团伙出门作案?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