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戒在线阅读
会员

仙戒

路痴谷神

仙侠 / 修真文明 · 41.1万字

6.0分 小编评分

欲铸三千轮回,创造神尊之路!惊心动魄的修行之路!踏上巅峰!断气回肠的千年绝恋!至死不渝!不可分割的兄弟情义!患难与共!爱人死去,化成本命法器的器灵。修筑基、领悟五行术决,吞噬凝元兽珠,修为不断突破,一步一步走向巅峰,凭一己之力,扬名修真界!

品牌:红杉万橡

本书数字版权由红杉万橡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废物的固执

“不要过来……”

“你现在太弱了……”

朦胧中,一片漆黑的空间传出断断续续的呼唤。

“这是梦吗?”

“为什么这么真实?”

“你是谁?”

“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漆黑的空间没有人回应。有的只是“哐当!哐当!”的锁链撞击墙壁的声音。

……

澄净的天空满是湛蓝,又过了一个难眠的夜。

陆直从梦中惊醒。

这样的梦一次又一次回荡在他的心中,每当陆直想要走进那片黑暗的空间,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挡着他,仿佛不愿他接触那里。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再想也无济于事。还有一个月就要考核了,也不知道以我的修为,还会不会通过考核。毕竟李长老已经帮过我那么多了。”

说罢,陆直紧紧地攥住了拳头。

一想到这件事,陆直坚定的心就会出现瞬间的迷茫。

他本是玄剑宗外门李长老捡回来的弃婴。听李长老说,当初见到他的时候,他连一件被子都没有盖,就这么赤裸着躺在玄剑宗五十里外的山林中。幸亏鸟兽似乎都不喜欢他当时瘦小的身子骨,要不然,早就被野兽叼走了。

来到玄剑宗这么多年,他在外门无依无靠。李长老之前捡回他是觉得此子不凡,想带回宗门好好培养一番。没成想陆直的资质十分普通,甚至说成愚钝也不为过。

都过了这么多年,陆直还停留在练气期三层的实力上,这在整个宗门里都是顶尖的,不过是下面那个尖。

“即使李长老放弃我,我也绝对不能放弃我自己!”

陆直瞬间又是重新拾回自己的信心。

“该去看看药园了,想想那三叶芝昨日就有些发黄,怕不是要枯死了吧。”

一溜小跑,远远地就能看见一个方圆三四十丈大小的园子,周围用低级灵玉围成一圈,向四外散发着翠绿色的光芒。

虽说低级灵玉在北海长洲的坊市上,也不过是一两块下品灵石就能买来一块,但这整整一大圈的灵玉,即使材料再低级,细想也要不少灵石。

“不愧是北域的大宗门,一块外门药园就是如此惊人的手笔。”

……

还没等陆直使用特殊手印开启药园大门,大门便不请自开。

“你是谁?在我玄剑宗药园有何企图?”

陆直看到一个修士模样的身影从大门走出,喝声道。

那修士二十出头模样,腰系白玉带,面容倜傥,一手拿着一株三品灵药。竟仿佛没听到陆直的喝声一般,径直往前走。

陆直双眉紧蹙,想了一会,不悦道:“你是哪位师叔的弟子,可有宗门的取药令牌?”

那人方才止步,面露不耐,厉声道:“区区练气三层的废物也敢挡我脚步,是不是以为老子也是跟你一样的废物!我乃内门弟子,核心弟子赵剑天是我兄长,你还要拦吗?”

那人还一脸轻蔑的撇撇嘴,斜眼看着陆直,好像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一样,从上到下打量着他。

“原来你就是外门李长老捡回来的那个废物孤儿啊。听说现在还是练气三层的修为?再有一个月就要滚蛋了吧?哈哈……”

陆直手心已经被指甲抠出鲜血。

最近几年来,每次遇到宗门的师兄甚至师弟,陆直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话。他倒是不在乎自己的修为如何如何,他在乎的是自己孤儿的身份!

每一个人都有父母,为什么我就没有?

我的父母又在哪里?

为什么他们会抛下我?

陆直的心就像纠在一起的荆棘草,每一次跳动就会带出无尽的伤痛。

“练气三层?孤儿?”

“那又能怎么样?我还不是好好地活着?我不知道师兄是什么身份,但我知道虽然我是一个孤儿,我有我的尊严!”

“我的资质是很平庸,但我可以通过勤奋获得同样的成功!即使我是一个孤儿,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们,问一问当初他们到底为什么扔下我!”

“不过,我听的嘲讽已经够多了!即便师兄是内门弟子,修为远高于我,我也绝不退缩!”

听到陆直的呐喊,对面的修士却是不喜起来。

“呦,怎么了?伤自尊了?不忿了?是不是想打我啊?”

说着他还将头向前探了探,装出一副讨打的样子,道:

“想打就打过来,不要顾忌。哦,我忘记了。你不过练气三层,哪里是我的对手?只不过是怒火中烧,语无伦次吧!”

陆直握紧了拳头,两眼涨红,眼球充血,像极了发怒的怪兽。

对面修士不以为意,正要转身走开,毕竟在宗门内伤了同门弟子不是没有惩罚。

正待他要离开时,暴怒的陆直早已不能遏制胸中的怒火,一鼓作气,调动了全身的灵气,向对面比他强大了不止一筹的对手发出了愤怒的一拳!

青衫震颤,肌肉抖动,陆直仿佛将全身的气力都用在了这一拳上。长久以来累积的愤怒、不忿,以及对自己的不争气,都融在了这一拳里!

拳风呼啸,吹在对面修士的脸上,竟劈啪作响!

不过,练气三层就是练气三层,即使陆直用出了全部实力,依旧摆脱不了修为低下的命运。

“哼!”

只见那修士不紧不慢,冷哼一声,这才运起灵气于臂袖,轻轻一挥,写意般的向陆直的一拳迎去。

“嘭!”

拳头与臂袖的对碰,使得周围空气莫名一颤。出乎意料的是,陆直拼尽全力的一拳竟是不能奈何对方轻轻一挥的臂袖!

在相撞的瞬间,陆直就被一股巨力直接推开,狠狠地撞到来时的路上!

陆直不甘心!自己竟然如此被别人轻而易举的击败,甚至对方还没有真正动手,自己就已经一败涂地!

“怎么样?尝到失败的滋味了吧……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没用?要不是宗门规定不得私自斗殴,我早就把你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

此时陆直倒在路上,嘴角流出丝丝鲜血。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陆直双眼盯着那个将他无情地击倒在地,又狠狠践踏他的自尊的修士,眼神流露出一丝恨意。

恨自己的不争气。恨对方毫无来由的羞辱。

之前的交手虽然没有太长时间,但陆直毕竟是练气三层的小修士,被炼气九层的核心弟子攻击之后,也是受了极重的伤。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孩儿想你们。

为什么自己的实力这么弱?

为什么人人都可以欺负我?

此时陆直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仿佛任何时候,他都可能陷入昏迷。

“记住,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内门弟子赵剑阳就是我!要报仇随时欢迎!放心,你是死不了的,不过得趴在洞府里养个把月了。”

说罢,那人抖了抖身上的袍子,仿佛这一番动手会弄脏他的衣袍。

陆直眼看着对方的身影在自己眼中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漫长的小道上。这才踉跄着似滚带爬回到洞府。

作为玄剑宗的外门弟子,陆直所住的洞府只不过是一个简易的石洞,里面全然没有任何布置。

这些年来在外门打拼了许久,也堪堪熬到练气三层,身边没有灵石,没有丹药,没有符篆,没有朋友,说来也是一件伤心事。

此时陆直的眼皮已经有些沉重,拳头甚至还在流淌着鲜血。他瞟过一人大小的“石床”上静静躺着的三尺长剑,嘴角不由得露出几许惆怅。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当年那个资质愚钝,修为低下,连练气期都跨不过去的废物。”

“不过,赵剑阳!总有一天,这笔账我会讨回来的!”

就在陆直昏迷之后不久,整件事的经过已经上报到外门长老那里。五名筑基后期或筑基大圆满的外门长老,正在对此事思量处理办法。

“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值得为了他和内门弟子过不去吗?我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好。”

说话的人是筑基后期的刘长老。他也是一步一步从外门弟子熬出来的,因此了解外门弟子的苦处。此时他看似不帮陆直,其实已经在帮他了。内门弟子,不是区区外门弟子能惹得起的。

“也好也好,咱们外门的长老比不上内门弟子的师父。说不得什么时候碰了他们的眉头,自己就要倒霉了。此时还是别管了。”

“不行!这个不懂事的小子一定要受到惩罚!那赵剑阳能在药园取灵药,想必已经有了取药令牌,要不然,他怎么敢私自挪用宗门物资?而且据我们的了解,当时还是那个外门弟子先动的手。此子一定要严惩!”

一旁微微发胖的王长老毫不留情的否决刘长老的话,让对方讪讪一笑,顿时场面尴尬不已。

李长老此时内心也是不希望陆直受罚。毕竟是自己捡回来的孩子,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即使对方资质愚钝,说自己对他完全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几位还是不要吵了。”看了一眼微胖的长老,李长老出言劝阻。

“王长老说的对,但刘长老说的也在理。这件事上,虽说那外门弟子先动的手,但如果赵剑阳要是先把取药令牌出示,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陆直那小子也不过是为了维护宗门的利益。”

说罢,他看了一眼端坐一旁的冷脸修士,那是外门康长老,一身修为达到金丹初期,在他们五人中数他修为最高。

冷脸长老思量了一阵,道:“区区小事,不用劳烦几位老友如此费心。况且那外门弟子还是老刘捡回来的吧。看在老刘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