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闯江湖在线阅读
会员

女扮男装闯江湖

鈅玄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28.4万字

7.0分 74人评分

女扮男装。
******
江湖传言,天下第一公子,风华绝代,才貌双全。
然,传言公子不恋凡尘,无事入眼。
***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女身男养

“娘,我真的吃不下了。”

沐华庭放下手中盛满鸡汤的碗,看着在床前慈眉善目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夏红梦,终于忍不住了。

三天前,沐华庭还是一个无拘无束的现代小流氓,而且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叫布美丽,整日耍混帮人看守赌场混饭吃,却因为朝一个输钱的黑帮老大说了舒服吗而被老大的小弟给一脚踢下了河,再睁开眼就变成了这古色古香的房间的主人沐华庭,要说穿越就算了,只是布美丽穿来这具身体却有些不一般,明明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却终日男装示人,且府中下人都管自己叫公子,在脑中记忆打完架之后,布美丽才算理清了思绪。

沐华庭是丞相沐北鹤唯一一个女儿,简而言之他没有儿子,而当初自己的母亲生自己时,他的父亲快要过世,父亲当时只想说抱曾孙,所以沐北鹤就随口扯了个谎言说沐华庭是个儿子,让自己的父亲好幸福的驾鹤西归。

本来以为父亲死后可以恢复沐华庭的女儿身,谁知此事却被府中的下人嘴快的传了出去,不出一天,到处都是恭喜沐北鹤喜得贵子的人,连皇上都亲口说了,不得以,若是此时说出,必然是欺君之罪,沐北鹤只好将沐华庭是女儿身的事瞒了下来,连府中下人都无人知道,只有一个从小给沐华庭喂奶的奶娘才知道真相。

也正是因为这事,沐北鹤才没有再纳妾,生怕让人发现而生了事端。

而由于沐北鹤的身份尊贵,沐华庭才几岁时就有无数高人上门求见要教沐华庭医学武术,沐北鹤怕露出马脚,也就让沐华庭随着他们学,也正是因为这个沐华庭才从小就有一身绝好的武功与医术,但也正是由于来人太多,沐华庭才在十三岁时,由于练功而走火入魔,从此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不出三年便嗝屁了,也正是此时,布美丽强悍的灵魂到来,将沐华庭这具身体占据了。

“华庭,你身子太虚了,不多吃点补补怎么行呢。”夏红梦眼中含泪的看着面前好不容易得而复失的女儿,面有愧疚,“都怪你爹,从小将你当儿子养,不然你也不会去学那奇怪的武功。”

“好了娘,这话可别让别人听见。”沐华庭佯装乖巧,躺了三天她手脚都快抽筋了,“也不能怪爹,是我自己想学。”

夏红梦闻言眼里的泪珠滚动的越发厉害,“你这从鬼门关回来一趟,人倒也懂事多了。”

沐华庭呵呵一笑,以前的沐华庭性格孤僻,不爱与人打交道,别说外面的人,就连自己的父母都鲜少交谈。

“好了,娘不打扰你休息了,你再睡会。”夏红梦起身端起汤碗离开,沐华庭忙乖巧的道了一声娘亲再见。

只是夏红梦刚一走,房里就开始翻天了,任由哪个现代人来到古代开始都会有些无所适从,但布美丽不一样,她从小无父无母,独自一人跟着街边乞讨的老王长大,十二岁时,老王死了,而后自己便一个人在街上乞讨为生,到十八岁时,才经人介绍到一家赌坊看门,不过也正是因为那差事让她丢了命,不过经过小时候的历练,布美丽从小适应力就极强,也正因为无父无母所以到哪都逍遥自在。

所以才来古代三天,她就已经熟悉了这所有的格局。

东邬王朝,是一个已经创建一百多年的王朝,经历过五代帝王,现在的第五任皇帝是个三十出头的俊美青年,虽年轻却将东邬王朝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但平静之下的王朝却也有着另一股势力正在风生水起,听府中劈材的阿牛哥说,近几个月经常有在京城外发现壮年的男性尸体,而被杀的大多是名门贵族,尸体旁边往往会留下一张狂龙教的符。

江湖传言,狂龙教乃东邬第一邪教,教主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徒,教员皆是一些武功高强,受过教主恩惠的江湖儿女,至于这个教主为什么会变成邪教,有人说他想串谋江山,也有人说只是因为兴趣。

不过这些跟沐华庭却没关系,沐华庭撇撇嘴,翻开柜子,找出了一套男装换上,几日没有出门,她实在闲不住了。

将头发扎了个发髻束在头顶,沐华庭忍不住感叹,还好自己没有穿越到清朝,大家都没有剃头,折腾几番,看着镜中的自己,布美丽忍不住感叹。

一身云色的长袍合身的套在她五尺的娇小身躯上,淡青色镶着金边的腰带裹出那不盈一握的纤腰,白色的布鞋一尘不染,长发除了头顶的发髻,其余的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柳眉下的丹凤眼狭长而有神,鼻梁小巧嘴唇红润,男装的沐华庭颇有几分英气。

但毕竟是个女人,眉眼之间仍然能看出几分女子的秀美,不过沐华庭已经了解过了,本朝是不反对龙阳之好的,连皇帝都立法明文规定同性可以结婚,虽然当时这个法让皇帝饱受争议是不是喜欢男人,但还是立了下来,所以本朝的男人,较弱一些的都会带着几分胭脂气。

所以像沐华庭这样的一米六几个子的男人并不少见,沐华庭望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又将桌上的淡金色紫罗兰花纹的发带束在了自己额头上,这样一看,倒更像个男人了。

从柜子里捞了几两银子,沐华庭就开始探头探脑的观望路线,府中因为沐北鹤没有小妾,又怕给沐华庭找丫鬟,沐华庭的身份会败露,所以这里十分清静,平常也根本没几个人从这里过。

“阿牛哥!”

沐华庭半个身子隐藏在房间,探出个脑袋,阿牛扛着一捆柴火有些奇怪,却还是走了过来,他来府中也有七八年,从来没有与公子说过话,老爷也吩咐他们这些下人除了必要时刻,不许到公子的院子去,公子一直不曾跟自己说过话,只是最近,公子的话却多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与自己说话投缘,他与自己打听了许多外面的事情。

阿牛毕竟是个老实人,他知道沐华庭整日闭门不出,也就当他听个新鲜,不去想那么多,只是沐华庭的心思,他哪里知道。

“公子,怎么了?”阿牛看着沐华庭那探头探脑的模样,忍不住心头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